第698章 婆罗古界-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698章 婆罗古界

    “法会因由分。”

    楚逸轻语,长身而起。

    金刚经,全称是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是佛教的一则**,作用是能够震散修士的灵魂、元神!

    完整的金刚经,也是一则至尊神通,与神鬼剑术应该是同一等级——

    楚逸现在掌握的第一部‘法会因由分’,差不多相当于神鬼剑术第一式圣日!

    “嘿嘿,又是一大杀招!”

    楚逸心里非常满意。

    现在,他掌握的神通、秘技都是不少了,所以那些如来神掌之类的系统神通,楚逸不打算再全部升级——

    只升级魔神变、源天之眼等,这些还派得上独特用场的。

    咔擦!

    就在楚逸欣喜的时候,一道闪电炸响,从不远处的山谷处传来。

    “那是!?”

    楚逸的瞳孔猛地一缩,连忙施展源天之眼,向着那处山谷看去,只见:

    山谷当中此刻被一道道雷霆所充斥,虚空在破碎,一道门户在雷海当中若隐若现——

    似乎有什么东西,要逆天地规则从里面出来!

    “终于来了么。”

    楚逸轻语,双眼微微眯起,浑身肌肉紧绷,做好了大战的准备。

    咔擦!

    咔擦!

    雷电愈发肆虐,虚空龟裂,那扇门户终于打开。

    一个人形生灵从中冲了出来。

    轰!

    刹那间,漫天雷霆全部轰向那个人形生灵。

    咔擦!

    最终,那个人形生灵手中的一块秘宝破碎,挡住了那漫天的雷霆。

    “哈哈哈哈哈,从漫长岁月的沉睡中复苏,天地规则却大变,禁止跨界——”

    “现在终于回归外界,真是不容易啊!”

    “多亏了主上大人赐予的应劫道宝,挡住这天地规则——”

    “当然,也多亏了我本就修为薄弱,再加上自斩一刀后,更是不过区区劫道境而已,没能引发天地规则的正视——”

    “如果是主人他们的话,断然不可能跨界成功,会引来灭世天劫。”

    畅快的笑声响起,那个人形生灵露出真容,是一个老者。

    老者的发须皆花白,身上的道衣在刚才的雷电当中被击碎,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狼狈——

    但他的精神抖擞,两颗眸子如同金灯一般璀璨,浑身散发出的气息摄人无比,让躲在暗中的楚逸,一阵心惊肉跳。

    楚逸不知道劫道境是什么境界,但肯定是在觉醒境之上,这是一尊非常恐怖的老怪物,至少也在大宗领域!

    尤其是,他在跨界前,还自斩了一刀,巅峰修为还要在什么劫道境之上!

    “我真能搞死他吗?”

    楚逸内心有些没底。

    “唔,这就是正在演化成型的至尊道场吗?”

    老者在虚空漫步,一边抬头看向泰山,一边自语:

    “啧啧,真是世事无常啊!”

    “当年那一战,整片婆罗古界都被打崩,强大如天尊、道祖、界主、神王等俯视万古的存在——”

    “都遭劫,被打残。”

    “整片婆罗古界都被毁灭,只留下这一颗凡俗星球,被当作炼狱,囚禁婆罗古界的天尊、道祖们——”

    “漫长岁月过去,号称永恒不死不灭的天尊、道祖们,也被诸天巨头联合布下的炼狱大阵所侵蚀,彻底炼化成道果!”

    “啧啧,屠杀亿万生灵,葬下漫天神佛,灭了整个婆罗古界——”

    “只为了造出一个至尊道场!”

    “不久,等至尊道场彻底成型,诸天万界的道子、神子等进场——”

    “注定会有不少天纵人物会在这里成名,争得造化,成就至尊果位,威震诸天!”

    隐藏在暗中的楚逸,听到这些,内心很不平静,对于地球的来历又多了解了几分。

    这里葬下的,居然是一个名为婆罗的古界!

    整个世界都被葬下!

    “唔,只是不知道,婆罗古界的那个帝君,当年被诸帝联合围杀,到底死没死?”

    “如果这至尊道场,也葬下了帝君的话——”

    “那这里的造化,就不止是至尊果位了,说不定能让人证道成帝啊!”

    老者似乎是沉睡了太久,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地说了很多。

    而听到这些,楚逸的内心就更加不平静了。

    帝君,不就是装逼大会的群主吗!?

    仗剑红尘已是巅,大梦浮生百万年!

    “我参悟金刚经,不知道用了多久的时间——”

    “再这样拖延下去的话,可能三天的时间就要到了,还是动手吧!”

    最后,楚逸不再多想,收敛所有气息,藏在虚空当中,向着那老者而去,要进行刺杀。

    “嗯!?”

    老者的神觉非常恐怖,在楚逸接近的一刹那,他就感受到了什么,豁然转身,一掌向着楚逸所在的位置拍去。

    轰!

    虚空崩陷,老者的一掌之威非常恐怖。

    “这么强!?”

    楚逸的瞳孔猛地一缩,浑身汗毛炸立。

    眼前老者给他的感觉,绝对不弱于上官老国师、于侯!

    “分身术!”

    情况紧急,不由得楚逸多想,箭在弦上已是不得不发——

    他施展分身术,快速在虚空当中穿行,继续向着老者袭杀而去。

    “圣日!”

    在接近老者的时候,楚逸毫不犹豫打出这一强击。

    轰!

    刹那间,符文大剑横空,以摧枯拉朽之势斩向老者。

    嘭!

    老者脸色微变,随即一掌拍出,打爆了符文大剑。

    圣日是楚逸最强大的底牌之一,可在老者的面前,却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这是……神鬼剑术!?”

    老者的脸色很难看,第一眼就看出了圣日的来历。

    “你是谁!?”

    “给老夫出来!”

    老者咆哮,真个动怒了,开始主动出击,不断拍掌轰向楚逸所在的虚空。

    以楚逸现在化神一段的修为,施展圣日后,虽然不再被彻底掏空身子,但也感觉虚弱不少——

    只能施展分身术,在虚空中逃窜。

    “法会因由分!”

    逃窜了一会之后,楚逸再次接近老者,念出金刚经的咒语。

    “啊!”

    老者遭劫,元神被金刚经冲击,被打得身子在虚空当中一个踉跄,差点跌落下去。

    “佛法奥义!?”

    “你到底是谁!?”

    老者的脸色有些苍白,刚才的金刚经对他的元神冲击很大,眼神当中更是流露出震惊与恐慌。

    “我是谁?”

    分身术的次数到了,楚逸不得不从虚空当中显露出真身——

    他一上来就是一声暴喝,接着又是念出一句‘法会因由分!’,将老者的元神又冲击了一遍。

    与此同时,趁着老者元神遭劫,被冲击得精神恍惚,有些神志不清——

    楚逸第一时间拿出了那把鹿卢剑,高高扬起,抡动剑鞘,向着老者的脑袋狠狠砸去。“我是帝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