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打爆-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747章 打爆

    “圣光少君?”

    听到逍遥侯的传音之后,楚逸的眸子愈发变得冷冽了起来,嘴角更是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诡异弧度——

    他看着眼前的那个白衣青年,就像是看着一个即将入土的死人,目光中带着丝丝残忍和冷漠。

    “你就是那个楚逸?”

    这个时候,白衣青年开口了——

    他的双手负在身后,脑袋微微扬起,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倨傲,冷漠地俯视着楚逸,眼神当中是赤果果的蔑视。

    他直接称呼楚逸的名字,而不是叫他为神风少君,这份姿态高高在上宛如主宰。

    “正是你爷爷。”

    “你是圣光的野种吗?当年爷爷的确在那里玩了几个贱婢,的确有可能留下野种——”

    “怎么,今天你来到这里,是来认祖归宗的吗?”

    “如果是的话,见到爷爷,为何还不跪下?”

    楚逸嘴角噙着淡淡笑意,目光当中尽是玩味——

    他不急不缓地说出这样一番话,听得身边的逍遥侯一阵目瞪口呆,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

    他到底还是低估这个小师弟了,这个嘴巴太厉害,杀伤力简直堪比神器——

    这一番话说出口,绝对能让白衣青年气到爆炸!

    “你说什么!?”

    果不其然,下一刻,白衣青年直接炸毛了,那张俊朗帅气的脸庞此刻变得狰狞而扭曲。

    他额头上的青筋直冒,双眼瞬间就红了,浑身爆发出恐怖绝伦的杀气,席卷开来,让得周身的虚空都是寸寸皲裂,然后炸开。

    在这股恐怖的威压之下,逍遥侯感到胸口一阵发堵,都快要透不过起来了——

    这个白衣青年的实力,绝对恐怖得过分,仅凭气息就能死死压制住逍遥侯!

    “我说什么你听不见?难道聋了吗?”

    楚逸淡淡开口道,目光变得愈发玩味起来,看着白衣青年的眼神,就像是猫在看着老鼠:

    “还不滚过来跪下?”

    “再晚一点的话,可能你想跪都不行了。”

    说话的同时,楚逸身上的气息散发出丝丝缕缕,便将白衣青年爆发出来的威压尽数挡下,让逍遥侯的呼吸重新变得畅快了起来。

    逍遥侯的眼睛都直了,看着楚逸那张噙着淡淡笑意的脸,难以说出什么话来——

    楚逸的实力又有飞跃?

    已经达到了他难以想象的地步,丝毫不弱于那个白衣青年!

    “嗯!?”

    见到自己的威压被楚逸尽数挡下,白衣青年的瞳孔也是猛地一缩——

    他的眼神深处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震惊,随即很快便再次恢复成凌厉与狠意。

    “你在找死!”

    “区区神风国的少君而已,每次都是雷动不动的倒数第一,怎么有勇气在本少面前放肆!?”

    “这就镇压你,击败你那可笑的自信和底气——”

    “让你知道差距有多大!”

    “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白衣青年暴怒开口,内心杀意爆棚而起,被楚逸这般蔑视,是真的气得都快炸了。

    话语一落,他恐怖的气息尽数爆发,宛如一座活火山喷发一般,呼啸而起,席卷这片天地,尽数向着楚逸镇压而去——

    与此同时,他的身子动了,携带风雷之怒而起,速度快到绝巅,只在地上留下一道残影,便极速挥拳向着楚逸的脑袋狠狠轰来。

    之前,他就是这样,随便一出手,便将神风王国的夜凌云、子衿王子、伏涛、巫马少阴等几大天骄击败。

    在他看来,楚逸虽然是少君,比夜凌云他们要强,但也强不到哪里去——

    在他暴怒一击之下,绝对要被碾压!

    他要用绝对的力量横扫楚逸,让楚逸知道,惹怒他的下场有多惨烈!

    然而,真正的结果非常残酷,完全不是白衣青年想象中的那样。

    白衣青年杀来,楚逸反手就是一巴掌拍出。

    轰!

    刹那间,神光涌现,风雷炸开,此地湮灭。

    噗!

    血肉炸开化作血雾的声音响起。

    “啊!”

    凄厉无比的惨叫声传来,上达碧落下黄泉,直叫地狱当中的恶鬼听了也头皮发麻。

    交手的一瞬间而已,来势汹汹的白衣青年直接遭劫——

    楚逸随意的一巴掌拍出,却蕴含着颠覆乾坤的恐怖级力量,将白衣青年的攻势尽数湮灭,并且将他的双手、双脚全部打爆!

    嘭!

    双手双脚全部被打爆,只留下一个身子的白衣青年落地,浑身已经是血肉模糊——

    他整个人惨烈不已,没有了刚才一脚踢爆逍遥侯府邸大门的霸气和风光。

    “啊!”

    哀嚎声不断,剧痛让白衣青年生不如死。

    他已经达到了开脉领域,原本能够断肢重生——

    但是,楚逸刚才那一巴掌拍出,不仅打爆了他的手脚,还留下一种力量残余在他体内,肆虐他的肉身,让他连断肢重生都不能。

    “我说过——”

    “不懂得珍惜下跪的机会,再想下跪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楚逸淡淡开口,嘴角依旧噙着淡淡笑意,目光依旧玩味无比——

    废掉白衣青年,对他来说,仿佛就如同捏死一只蝼蚁那么简单。

    事实上也的确这样,以楚逸如今的实力,哪怕眼前的白衣青年也达到了开脉领域,也完全不够看,能够轻易捏死。

    之所以还留着他一条命,是因为楚逸想弄清楚,白衣青年到底是什么人——

    肯定不会是圣光王国的少君,因为太弱了,才大开两脉而已。

    “啊!”

    “你该死啊!”

    “我乃少君大人的人,你敢这般折辱我,少君大人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等死吧!”

    这个时候,白衣青年一边哀嚎,一边无比歹毒怨恨地撂下狠话。

    话语一落,他就跑了,拖着一个‘残破的身子’,化作一道流光远去,去找他背后的靠山去了。

    楚逸平静地看着白衣青年远去,眸子当中虽然依旧是一片冰冷,但是没有再出手拦截。

    所谓的圣光奇才,原来不过是圣光少君身边的一条狗而已——

    真要杀了他,楚逸觉得脏手。

    要搞事情,那也得针对那个圣光少君本尊,这才符合楚逸一贯以来的魔王风格——他不仅是大魔王,而且还号称‘天骄屠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