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 败圣光-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750章 败圣光

    轰!

    闪电爆发,雷霆咆哮,此地崩开。

    作为天戟九式的第四式,刺天式的威力绝对可怕,不会弱于什么圣光术圣剑——

    再加上楚逸远远超出同阶的强大战力,这一战的结果可想而知。

    轰!

    符文圣剑爆碎,化作无数符文碎片,彻底归为虚无。

    楚逸身后猩红色的魔鹏翼一振,瞬间撕裂千丈虚空,手持雷电战戟逆势而上,化作一道雷霆,极速向着圣光少君杀去。

    噗!

    圣剑爆碎,压箱底的至强杀招都被毁掉,圣光少君面对楚逸恐怖的攻势,根本无力招架——

    第一时间,他的胸膛被雷电战戟刺穿,半边身子爆炸开来,几乎快要直接被钉杀!

    楚逸的眸光很冷,手持雷电战戟继续跟进,要对圣光少君展开霸道绝杀。

    “住手!”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冷冷的呵斥声响起——

    地上,圣光少君的黑衣女剑侍俏脸冰寒,祭出了她一直捧在手上的那把宝剑。

    轰!

    刹那间,宝剑发威,迅速放大,爆发出雷霆之势,向着楚逸立斩而去。

    “嗯!?”

    楚逸浑身汗毛炸立。

    从那把宝剑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非常恐怖的危险气息,第一时间舍弃圣光少君,极速远退而去。

    而救下了圣光少君之后,那把宝剑也没有再对楚逸展开轰杀,直接带着重伤的圣光少君远去。

    “王者的气息?”

    楚逸轻语,望着那把带着圣光少君远去的宝剑,若有所思。

    能够让他如临大敌,感受到致命危险的东西,自然是王者兵器无疑了。

    “天啊!”

    “圣光少君败了,被楚逸打残!”

    这一战落幕,全国剧震,各地涌现起山崩海啸般的惊叹与欢呼。

    “这……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样!?”

    森罗殿殿主、老国师、于侯、南侯、老元帅等老辈强者惊颤,苍老的面容之上是遏制不住的骇然与惊恐。

    谁能想到,当初还只是抬手就能捏死的楚逸——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就如同彗星般迅速崛起!

    不仅血虐了他们的后辈天骄,而且如今更是达到了,让他们自身都惊惧的恐怖地步!

    现在的情况是,连森罗殿殿主、老国师这等顶尖老辈强者出手,都不见得会是楚逸的对手了!

    楚逸,已经真正地成长起来了!

    “他真的无人可敌么……”

    神风学院,夜凌云脸色惨白,整个人仿佛被抽掉了浑身气力,看起来没有任何生气,像是瞬间苍老了几十年。

    “唔,这一届的神风少君,似乎真的有些不一样呢。”

    “击败了圣光那条疯狗,至少不会是倒数第一了,倒也算是争气,比他的前辈们都要强。”

    “嗯,应该是神风的龙脉进阶,导致这个楚逸麻雀变凤凰,一飞冲天——”

    “不过,击败圣光那条疯狗后,想必这个楚逸的辉煌也到头了。”

    “明天便是十国少君会,自然会有人收拾他。”

    某处酒楼的包厢里,有几个青年在轻语,一个个的气息都如渊似海,深不可测。

    与此同时,神风殿内。

    当楚逸强势击败圣光少君后,神风王、以及火皇朝上使的脸色都有些僵硬——

    两人都感觉脸上有点火辣辣,像是无形中被楚逸狠狠地抽了一巴掌。

    “我觉得——”

    “这一届的圣光少君,有点差劲,远远弱于历代平均水平。”

    相顾无言,尴尬了好一会儿之后,火皇朝上使率先打破沉默,皮笑肉不笑地笑着。

    “嗯,英雄所见略同。”

    “当年我遇上的圣光少君,那可是强得一塌糊涂啊!”

    “这一届的圣光少君,的确是有些差劲,不然的话不会输得这么难看。”

    神风王顺着刀疤男子的话语,大笑着附和刀疤男子。

    “不过,这对你们神风来说,是好事。”

    “至少,这一届的少君会,你们不会再垫底了,恭喜恭喜。”

    刀疤男子大笑着说道,举起一杯酒要与神风王干杯——

    实际上,他的内心真的很不好受。

    当初,他当着那么多人贬低楚逸,认为楚逸肯定会垫底,会惨败于九国少君——

    结果现在,少君会还没开始呢,楚逸就强势击败了圣光少君,狠狠地打了刀疤男子的脸。

    “哈哈,没错没错,值得庆贺。”

    神风王大笑,连忙也是举杯相迎,实际上内心也是像吃了屎一般难受。

    这两人的做派,就是典型的表面笑嘻嘻,心里mmp。

    逍遥侯府邸,对决落幕之后,楚逸从空中下来,便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去了。

    逍遥侯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直觉告诉他,楚逸可能会是一个活着的神话,而现在就是他横空崛起的过程!

    今天大败圣光少君,或许只是一个开始——

    接下来的十国少君会,才是楚逸真正大放异彩的舞台!

    而此时的楚逸,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便钻入了九殇之棺当中,因为血月残念在找他。

    “你的成长让我惊讶,天赋远胜如我。”

    “我相信,你很快就能杀了那些人。”

    “到时候,我会将最后的传承给你。”

    血月残念背着楚逸开口,让楚逸鼻子有些发酸,忍不住伤感。

    “银老,如果我帮血月前辈完成了夙愿,那么他会彻底消逝吗?”

    楚逸问道。

    “大仇得报,执念自然也会散去。”

    银老轻声叹道。

    “那……”楚逸欲言又止。

    “没用的,执念不可能长存,就算你不帮他报仇,执念也早晚会有彻底消散的一天。”

    银老知道楚逸的想法,这一番话让楚逸彻底沉默。

    “不过,如果你有朝一日足够强大的话,或许还真的能够改变一些什么。”

    “就比如,你身上那件东西,让你承载着那种使命,这就是一次伟大的尝试——”

    “有可怕的生灵在你身上布局,要改变某种亘古不变的规则,想借助你的手,找回曾经逝去的战魂。”

    而且,银老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楚逸震撼。看样子,银老早就已经知道他身上系统的存在,知道地球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