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血淋淋的真相-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790章 血淋淋的真相

    小÷说◎网 】,♂小÷说◎网 】,

    “冰神道果,在冰离出生不久,就被大长老以及冰离那一脉的强者们联合出手,将它炼化到了冰离的体内。”

    听到这话,楚逸心中浮现一股怒意,眸子中有着冷冽的寒芒乍现,双眼都是变得有些红了。

    冰离出生不久,那个时候,他还没有被他父亲冰皇带回来——

    自然,也就没有人能够知道他的天赋如何。

    而在不知道他的天赋如何,比不比得上冰离的前提下,那些人直接就把他否定了,瞒住他父亲冰皇,将冰神道果给了冰离!

    这算什么?

    这就是无视当年冰神应劫前的嘱咐,这就是动了私心的欺瞒偷盗!

    “冰神道果没了,那是你祖父应劫之前,送给未来孙子你的礼物——”

    “是冰神想要弥补一下,不能亲眼见到你出生的遗憾和歉意。”

    “结果,却被炼化到了别人的体内。”

    “如此一来,你父亲冰皇大怒,大闹了一场。”

    “很快,矛盾升级,就演变成了冰神宫的内乱,你们这一脉的族人,与冰离那一脉的族人开战。”

    “原本,你们这一脉是嫡系,是最正统的冰神族,也是最强大的一脉,有冰神坐镇,横扫世间近乎无敌——”

    “可神劫之下,冰神应劫,你们这一脉的主心骨没了。”

    “再加上,冰神族几大宿老、太上长老级的老怪物,都非常看重冰离,最后也站到了大长老那一脉的阵营当中。”

    “如此一来,你们这一脉惨败,你的亲人几乎被屠戮一空。”

    “最后,是你祖父冰神的两位亲兄弟,你的两位爷爷,选择了自爆——”

    “这才为你父亲开辟了一条生路,带着你逃出了冰神宫。”

    楚如衣说到这里,楚逸双眼猩红,面目已经变得有些狰狞扭曲——

    他浑身热血在沸腾,内心的恶魔在咆哮,心中焚起滔天怒火,像是一个要择人而噬的恶魔一般,浑身散发出可怕的煞气。

    废我身份!

    夺我传承!

    杀我亲人!

    欺人太甚!

    “冰皇叔叔带着你,找到我们一家的时候,我年岁不大,还只是小女孩。”

    “那个时候,我父亲、我母亲、带着我哥哥和我,隐居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像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往事,楚如衣的眼眶湿润了,说话在的声音在哽咽,颤颤巍巍:

    “我们一家人没有姓氏,也没有名字,父亲和母亲告诉我说——”

    “他们以前受尽苦难,是冰皇叔叔将他们从某个魔窟中解救出来,对他们有再造之恩。”

    “后来,他们便寻到那片小秘境,作为世外桃源,不与外界打交道,与世隔绝,并且生下了哥哥和我。”

    “冰皇叔叔带着你来的时候,你还是个小婴儿——”

    “冰皇叔叔将你给我父母抚养,并且,给你,还有我们一家人,都起了新的一个姓氏名字。”

    “他掏出一块玉佩,上面有着一个非常奇异的‘符号’,流转道韵,带着莫名宏大的莽荒气息,非常不凡。”

    “他告诉我们,那个符号叫做‘楚’,在玄武大陆从来没有出现过,以后就是我们所有人的姓。”

    “于是,你从此就不再是冰神族的人,而是有了新的名字,叫楚逸。”

    “我的哥哥,名叫楚天阔,是冰皇叔叔起的,寓意是希望他以后的人生,会无拘无束,海阔天空。”

    “而我的名字,是我父亲、母亲商量之后起的——”

    “他们希望我的一生,能够一直陪伴在你身边,就像衣服一样贴近……不离不弃……伴你如衣……”

    说到这里,楚如衣再也忍不住,眼泪决了堤一般的汹涌,止不住地流下来——

    此刻的她不是什么王者,不是什么道纹大师,脆弱得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让楚逸看了之后心脏一阵狠狠抽痛。

    楚逸强忍住胸中的无尽怒火和恨意,化作一抹柔情和担当——

    他走上前去,轻轻揽住了楚如衣的肩膀,让脆弱的她靠在自己肩膀上,也算是有个安慰和支撑。

    不然的话,楚逸真怕楚如衣会倒下去。

    无声的抽泣,没有大叫痛哭声,只有眼泪不断流下,最是让人心碎。

    靠在楚逸肩头不知道抽泣了多久,楚如衣才算渐渐平复下来,继续开口道:

    “将你送到我们这里之后,冰皇叔叔就离开了。”

    “我不知道冰皇叔叔去了哪里,但我见到——”

    “我父母曾经苦苦哀求、劝阻冰皇叔叔很久,让他留下来,不要犯险。”

    “冰皇叔叔离去之后,我又在父母嘴里听到一些生命禁区、十死无生之类的话语——”

    “所以,我知道,冰皇叔叔一定是去了一个很可怕的地方。”

    “至于他为什么非要去绝地冒险,我想是为了你吧。”

    “你的体质,不仅仅是普通那么简单,据冰皇叔叔所说,你的身体非常特殊,有着大问题。”

    “冰皇叔叔离去之前叮嘱,在他回来之前,不要教你武道修炼,因为根本没用,你不可能跨得过锻凡境。”

    “所以,我们便一直等他回来,没有教你武道修炼。”

    “然而,这一等就是八年,你也八岁了——”

    “冰皇叔叔没能回来,意外却先降临了。”

    “冰神宫大长老那一脉的强者杀到。”

    “自从冰皇叔叔带着你逃脱之后,他们就一直在各处搜寻你们的下落,要赶尽杀绝——”

    “历经八年,终于被他们找到了我们隐居的那个小秘境。”

    “我们根本抗衡不了他们,无奈之下,只能开启一处一次性的古传送阵,带着你逃亡。”

    “这一下子,就差不多横跨了半个大陆,从中央圣境,来到了这南域。”

    “然而,冰神族的强者手段通天,硬是被他们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将我们的方位大致推演出,一路追杀了下来。”

    “我们虽然有金银小丑这样的东西隐蔽,但依旧没能逃脱冰神族强者的追踪——”

    “他们宁肯错杀百万,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只要见到形体相似的可疑人物就全部灭掉,将我们逼了出来。”“最后,我们被追杀得走投无路,被逼进了荒武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