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 真相-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839章 真相

    “帮你推算这个,对我来说,的确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嘛,你也知道,出手之人至少也是尊者级别,算得上一尊不弱的人物了”

    “想要推算这件事,可能要烧掉我几个脑细胞。”

    “每推算一分钟,更是会浪费我六十秒的生命。”

    “所以……玛尼玛尼,你懂得啦?”

    这是诸葛亮的话语,显然是想狮子大开口,要楚逸大放血。

    最终,经过楚逸的一番讨价还价之后,还是敌不过诸葛亮的三寸不烂之舌,被他诈掉足足两万庄比币。

    如此一来,楚逸之前通过争夺左门少主之位,而得来的七万庄比币,就只剩下五万了。

    “楚逸小主,稍等几秒钟,很快就给你答案。”

    “当然,如果你觉得这几秒难等的话,或许可以试着练练左右互搏之术。”

    这是诸葛亮的话语,让楚逸简直无语,没好气的回道:

    “几秒钟,是你的时间吧”

    “我们不一样。”

    “我一般和女人上床,都是一两个小时金枪不倒的,左右互搏之术,那都已经年没练过了!”

    然而,不管楚逸将自己的战斗力吹嘘得多么强大,诸葛亮几句话就噎死了他:

    “老夫掐指一算。”

    “你好像,还是一个处男?”

    “这都辗转两世了,你人生的春天到底在哪里?”

    “你如果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第一次品尝到女人的滋味,我也可以帮你算算”

    “不过,费用另说。”

    楚逸的脸都绿了,没有再搭理诸葛亮。

    他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尽快登临柳家,将柳如烟接到身边,再加上云梦瑶,三个人好好地摩擦摩擦!

    一定要尽快摆脱两世老处男这个该死的标签!

    很快,几十秒钟过去,诸葛亮算出来对隐峰出手之人的信息,将它发给了楚逸。

    “该死的!”

    “居然是他!”

    得知真相之后,楚逸的双眼瞬间就红了,胸中怒火简直快要爆炸。

    不是什么炼尸派,不是什么血盟,更不是当初对柳如烟出手的神秘尊者

    而是,金家的强者,金武的祖父!

    在诸葛亮告知楚逸的信息中说道:

    金武在争夺战中败给了楚逸之后,完全接受不了这个结果,非常愤怒不甘,心理扭曲,产生了疯狂报复的念头

    于是,他第一时间赶回金家,向自己的祖父哭诉。

    面对自家爱孙的苦求,金家那位老尊者最终心一横,选择了对隐峰出手。

    便有了这惨无人寰的一幕

    隐峰两尊长老、八位导师,九十个弟子遭劫,在一瞬间被秒杀,头颅被拧下,悬挂到了隐峰的山门之上!

    甚至,很多人在临死前,都压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莫名其妙就失去了生命。

    “哪怕不是师承同一脉,但都是左门的人!”

    “金武,你个狼心狗肺,好狠啊!”

    楚逸低吼,心中杀意疯狂暴涨,恨不得将金武碎尸万段。

    几乎所有人都在怀疑是血盟、炼尸派等外部大敌做的

    不曾想,一切的祸恨源头,却来自于左门内部的一个种子级天才!

    “可恨啊!”

    “当初为什么没有直接冲出擂台,将那个王八蛋的真身灭杀!?”

    楚逸抓狂,心里真的非常难受。

    两尊长老、八位导师、九十个弟子,一百条人命

    他们什么都没做,什么错都没犯,结果就这样遭劫横死,沦为了金武泄恨的牺牲品!

    说到底,这件事真的与楚逸有关系!

    金武最想杀的人,应该是他。

    但是他成为了左门少主,被左门高度重视,即便是金家强者出手,都难以灭杀他

    所以,他只能选择对这些隐峰的人出手。

    楚逸心中愤怒的同时,也带着一丝自责,总感觉是自己连累了这些死去的无辜者,害他们无端遭劫。

    但这真的不是他的错。

    他要夺得左门少主,就无可避免地要击败金武。

    不过,既然楚逸心中有了自责,就一定会为这无辜死去的一百人负责

    他在心中暗暗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亲手灭杀金武,再挑翻金家那位尊者!

    以告祭这死去一百人的英灵!

    “不知道,师尊和其他两位首座,查出来真相没有?”

    “明峰首座是否能想到,他的爱徒为了泄恨,请动金家强者出手,酿造了这一场惨剧?”

    楚逸轻语道,渐渐地压制住自己的愤怒之情,将仇恨深埋心底,开始理智地分析,准备从长计议。

    恢复平静之后,他登上隐峰最高大殿,找向师尊左熙。

    这个时候,玄峰首座、明峰首座,以及几十尊长老还没离去,还在商讨这件事。

    楚逸出现,先是向这些大人物一一行礼,随后又低调地站到左熙身边,向他传音询问:

    “师尊,你们查到凶手是谁了吗?”

    左熙一听,面容有些苦涩,无奈地摇了摇头,向楚逸传音回道:

    “唉,对方是个高手,没有留下任何把柄和痕迹,我们根本追寻不到,没有任何头绪。”

    “不过,哪怕没有证据,我们也知道自己的敌人是哪些。”

    “现在,我们已经基本上将矛头锁定在了血盟身上,不过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徒儿,你最近行事一定要小心谨慎,先不要回血月。”

    “等师尊将这件事处理完毕之后,为师亲自护送你回去。”

    听到这些话语,楚逸淡淡地扫了明峰首座一眼,微微地点了点头,就此退去。

    他没有将金家的人说出来。

    因为,金武是左门的种子级天才,是明峰首座的亲传爱徒,这个身份太可怕了。

    诸葛亮的存在,楚逸没有办法向所有人解释。

    而在楚逸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

    他如果将真相说了出来,指控金武和金家尊者是凶手的话,肯定无法解决矛盾。

    反而,这可能会导致明峰首座发怒,进而导致左门内部不和。

    所以,楚逸什么也没有说。

    不过,他心中的计划已定。

    事情的真相,他已经知道了,是他找诸葛亮推算出来的而婴宁妖尊,也是一尊知命宗师,如果她也能够推演出真相的话,自然便能够当作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