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2章 结束-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872章 结束

    “混账!”

    “你们想干什么!?”

    见到楚逸和姚芷蓉联袂出现,萧迟第一时间转身就走,但依旧逃不掉楚逸的魔爪。

    只留下几句愤怒不甘的咆哮声,在金空间当中回荡,萧迟也遭劫,被楚逸强势打爆。

    至此,血盟的两个种子奇才,也都覆灭在楚逸手上。

    不过,就在萧迟被轰出局的一瞬间

    八极大阵里面,只剩下最后的八个人,赛事结束。

    虚空一阵波动,所有人都出现在外界。

    “怎么回事!?”

    “只剩下八个人了,为什么我手上没有令牌?”

    一道惊呼声响起,合欢谷的落子鸢面色很冷,非常不解。

    “我也没有令牌。”

    “我也没有。”

    还有几尊贵族的少主,此刻也都非常疑惑。

    熬到了最后,成为了最后的八人之一,可他们手中却没有令牌

    这意味着,哪怕他们一直没有出局,也无法成为八秀之一,拿不到晋级的资格。

    “令牌都在我手里。”

    “怎么,你们想要吗?”

    这个时候,楚逸高高扬起了他手中的四道令牌。

    “你怎么有这么多的令牌!?”

    落子鸢的秀眉都是立起来了,盯着楚逸手中的四道令牌,恨不得一把夺过来。

    “我抢来的,不行吗?”

    楚逸淡笑着。

    “你!”

    落子鸢还想据理力争,再激烈争取一番什么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黑袍,脸色带着诡异面具的身影出现,一把按住了落子鸢的肩头,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谷主!”

    落子鸢一惊,随即不知道是听到了合欢谷谷主的传音,亦或者从别的途径知道了真相,顿时目瞪口呆。

    莫剑霄、古家双子王,血盟的两尊青年杀神,都是被楚逸给斩了!?

    “有四块令牌的,只能算作一块晋级。”

    “没有令牌的,出局。”

    这个时候,淡淡的宏大声音响起,话语虽然很平和,却充满了莫大的威严

    火家长老在开口,宣布这一场皇朝大秀的结果:

    楚逸、姚芷蓉、明晖、夜姬、罗浩,一共五人,成功晋级,有资格参加即将到来的决战。

    到时候,他们将与四大古世家的奇才、火家的嫡系奇才一起竞争,角逐那最后参加南域天才大会的八个名额。

    “左门,好样的,算你们狠!”

    “这事够绝,咱们走着瞧!”

    炼尸派古家之主,以及血盟的盟主皆是怒发冲冠,在那里向徐霆峰撂下狠话,杀意森然

    末了,临走前,这两位大成尊者级存在,更是深深地看了楚逸一眼,眸子中凶芒毕露。

    这一次的皇朝大秀,炼尸派和血盟被楚逸针对,参赛的人全部被轰出局

    这对炼尸派、血盟来说,是莫大的耻辱。

    古家之主,以及血盟盟主,感觉自己的脸被楚逸狠狠甩了一巴掌,心中自然杀意滔天。

    要不是左门的实力不弱于他们,再加上有火家的长老坐镇此地

    他们估计就会直接动手,要强势灭杀楚逸!

    不过,梁子已经结下了,哪怕现在他们不发难,以后有机会也绝对不会放过楚逸。

    “莫剑霄,你小子不行啊!”

    一道嘲笑声响起,罗浩嘴角噙着揶揄的笑意,看向站在那里脸色铁青的莫剑霄。

    嘲讽完莫剑霄之后,罗浩直接就撕裂虚空而去。

    莫剑霄遭遇人生的滑铁卢,在这里一刻也不想多呆,也化作一道长虹远去。

    其余的各族各大宗门,也都走得七七八八,纷纷三缺一。

    “楚逸公子?”

    楚逸和姚芷蓉正走向徐霆峰、左熙他们,背后突然响起一道银铃般清脆的呼唤声

    这声音娇嗔、温柔、带着媚功,宛如蜂蜜般甜腻,让得楚逸心中都是一酥。

    不用回头,他也知道,肯定是夜姬那个妖精在叫他。

    此时,面对这一祸国殃民**神的呼唤,楚逸心中一沉,按捺住体内快要沸腾的热血,头也不回地来到左熙身边。

    下一刻,徐霆峰直接撕裂虚空,要带着他们回归玄州。

    “哼!”

    夜姬盯着楚逸一行人消失的虚空,原本魅惑十足的眸子中,也是泛起点点寒芒,一张妩媚诱惑的脸上浮现冷意。

    出道以来,以她天使般的绝美容颜和魔鬼般的火辣身材,再配上合欢谷的特有秘术媚功

    在对付男人这条路上,她就没吃过这样的亏。

    以往,哪怕有定力特别足的非常人,能够按捺住冲动,不被她诱惑得倒在她身下

    但在面对她的交谈、示好时,也会心神荡漾。

    可现在,面对她的殷切呼唤,楚逸居然直接无视,连头都不回,看都不看她一眼!

    这让夜姬难以忍受,第一次开始怀疑自身对于男人的杀伤力,同时也感觉自己的惊艳和风华受到了侮辱

    若是以往,她还想拉拢楚逸,和楚逸套套近乎

    但从这一刻起,她就从心里忌恨上了楚逸。

    她此刻内心有一种冲动:

    她一定要将楚逸征服,要把他诱惑得深陷泥潭,臣服在她身下!

    “别看了,人家根本不屑于你。”

    落子鸢与夜姬之间似乎并不和,此刻出声嘲讽,似乎很乐于见到夜姬吃瘪。

    “要不是谷主让我对你手下留情”

    “我早就把你吸干一万次了!”

    面对落子鸢的嘲笑,夜姬眸子一横,向落子鸢投去一个冷冷的眼神

    随即,她扭着水蛇腰,只留给落子鸢一道曼妙的背影,很快便消失在天际。

    “哼!”

    落子鸢的脸也沉了下来,看着夜姬背影的时候,目光极为复杂,掺杂着各种各样的感情。

    身为合欢谷的男性第一传人,他经常与夜姬双修,阴阳共济

    他也是和夜姬风流过多次,但始终没有被她吸干的少数人之一。

    最后,落子鸢转过身去,选择了一个与夜姬相反的方向离去。

    皇朝大秀落幕,这里的人都走完了,只剩下火家长老还盘坐虚空的时候

    一道年轻的身影显化了出来。

    “傲宇,你觉得这群人怎么样?”火家长老开口道,看向身边那道年轻身影,目光中带着慈爱与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