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不服?来咬我啊!-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0章 不服?来咬我啊!

    “什么?!”

    人群无比震惊,一片哗然。

    许多人瞪大了眼睛,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不敢相信,他们亲眼所见到的事实。

    施展出火凤杀的申屠雪,居然被楚逸正面击退了!

    “那是什么可怕神通?威力竟然恐怖如斯?”

    “那一剑出现的时候,我感受到一股,死亡般压抑无比的窒息!”

    “柳家什么时候,又出了一门顶尖神通?竟然比火凤杀还要强!”

    人群中惊疑声不断。

    许多人一头雾水,从来没听说过,柳家还有这一神通。

    人群后方,柳如烟呆呆地望着——

    场中傲然站立,洒脱无比的楚逸——

    她双眼通红,两行清泪划过光洁俏丽的脸庞,重重地吐出几个字:

    “是……亚祖绝学——墨剑术!”

    这一刻,柳如烟的声音有些发颤,激动无比。

    楚逸击败了,申屠家的火凤杀!

    这让她,不得不想起自己的父亲,被火凤杀重伤的柳天铭。

    那不仅是**的伤势,更是一种精神的摧残——

    至今还,深深影响着柳天铭。

    而今天,楚逸,为他报了仇!

    同时,柳如烟心中狂喜。

    之前柳家祖境开启,楚逸不仅拿到了,最珍贵的一道元灵送给她,而且——

    在那么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他竟然将亚祖绝学——

    墨剑术,领悟了!

    要知道,这是柳家有史以来,最强大一门神通之一!

    在族内,可以排进前三!

    柳家亚祖,当年不曾留下传承,而是将这一绝学,带进了祖境。

    可惜,一直以来,没人能通过亚祖考验,获得传承。

    楚逸,是第一个!

    他将墨剑术,从柳家祖境中,带了出来!

    “墨剑术……亚祖的墨剑术!”

    人群中,重伤的柳三刀一阵发呆。

    他看向楚逸的眼神,越发变得钦佩无比。

    而听到柳如烟,和柳三刀的低语——

    有人顿时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拍着大腿叫唤了起来:

    “是墨剑术!对,墨剑术啊!”

    “当年,柳家那位惊艳才绝的,亚祖的绝学!”

    “在那个时代,柳家亚祖,位列荒镇第一强者,力压申屠、西门和乌家!”

    “柳家亚祖的墨剑术,终于被柳家后人传承下来了,第一个施展的,竟然是楚逸!”

    场中,倒退了数十米的申屠雪,面色惨白。

    她稳了稳身子,听到人群中的话语——

    俏脸变得凝重,眼神则愈发犀利无比。

    她不甘心,死死盯着楚逸,从鼻间轻哼出几个字:

    “墨剑术,很好!”

    “楚逸,你很强!”

    “但我,并未输!”

    随着她话语一落,气势骤然大涨——

    丝毫没有因为,之前被楚逸击退,而受挫。

    她一言不语,气质变得很冷——

    继续向着楚逸杀去,铁了心要玩真的。

    “墨剑术又如何?改变不了,你今日惨死的命运!”

    西门翼震惊过后,也是寒声开口。

    他愈发见识到,楚逸的恐怖实力——

    就愈发意识到,楚逸很不简单。

    同时,他也愈发想要,尽快杀了楚逸!

    “来呀!怕你们?”

    楚逸轻笑,从容淡定。

    即便是面对年青一代中,两大王者,一般人谈之色变的强人——

    他也丝毫不畏惧。

    “楚逸真的成了气候啊!隐约养成了,一种无敌势!”

    “是啊!一人独战两大种子级天才,竟然还隐隐间,占据了上风!可怕!”

    “从此之后,人们提及,荒镇年青一代中的,风云人物,必然绕不过楚逸!”

    “赌石击败木大师,逼得他退出赌石界。没想到,武道修为也这么厉害!”

    人群议论纷纷。

    大多数人,看向楚逸的眼神都变了,与一开始截然相反。

    可以想象——

    从今天起,楚逸这个名字,必将响彻整个荒镇!

    厉害的,不止是赌石!

    就在西门翼和申屠雪战意高昂,要对着楚逸杀去的时候。

    门口处,突然传来一声大喝,如同闷雷般,在所有人耳边炸响:

    “两位,把楚逸让给我来杀,如何?”

    所有人脸色一变,大惊失色,纷纷向着门口处看去。

    楚逸现在风头无两,独战两大顶尖天才,还占据了上风,战威无敌——

    竟然,还有人敢如此强势,开口闭口就要他性命?

    来人必定很可怕,不然——

    何以敢说这种话?

    肯定又是一尊,被雪藏的种子级天才!

    门口处,一位青年御风而行,一步三丈,急速而来。

    在他身后,乌元等乌家高手紧紧跟随,一脸杀气,对着楚逸放肆叫嚣:

    “楚逸,还不滚出来受死?!”

    “我乌家的护道者大人到了,誓要报先前之辱,娶你狗命!”

    “乌家不可辱,护道者大人,今日为你而出世——”

    “誓必斩你狗头,报之前大仇!”

    此话一出,人群再一次轰动:

    “乌家也有一尊护道者?今天特意为了楚逸,而出世?”

    “这就有意思了,护道者对决护道者,没毛病!”

    “果然,四大家族,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都有着让人,永远也看不透的底蕴!”

    “乌家高手被楚逸打残,种子级天才出世,四雄之一的乌恒赶来报仇,却被楚逸再次打成死狗,乌家颜面扫地——”

    “现在,不派乌家四雄中更强的人,而是让护道者出世,这是铁了心要找回场子啊!”

    “乌家对这尊护道者,肯定很有信心!”

    楚逸目光微凝,脸色终于浮现,一抹严肃与凝重。

    来人,乌家的护道者,很可怕。

    比西门翼、申屠雪,都要可怕!

    因为,楚逸之前还能够,看透申屠雪、西门翼的修为——

    与他一样,都在二劫地武者。

    所以,他无惧。

    而现在,他完全看不破,乌家这尊护道者!

    只感觉,如渊似海,深不可测!

    对方,至少也是三劫地武者,甚至更强!

    而仅仅二劫地武者的楚逸,之前对战,又消耗了体内太多的玄力——

    再加上,不能施展分身术等神通——

    一旦真个对上,乌家护道者,必输无疑!

    “他娘希匹的,还要点脸不?”

    “一个个上,这是想要玩死老子啊!”

    楚逸心里暗骂,有些着急:

    “难道,我真的要动用那件底牌?”

    “不行啊,那件底牌是用来救命的,现在不能动用!”

    想到这里,楚逸真的发愁。

    这个时候,乌家那尊护道者,龙行虎步——

    眸子中散发凌厉的光芒,摄人无比,向着楚逸逼来:

    “楚逸?出来一战,敢否?”

    听到这话语,楚逸面色一沉——

    他目光变得冰冷无比,胸口有一团,熊熊怒火在燃烧。

    他妈的,挑衅!

    赤果果的挑衅!

    高高在上,看不起人!

    完全看不起人啊!

    不行,老子一定要动用那件底牌!

    把你揍得哭爹喊妈,看你还叼不刁了!

    是的,没错!

    老子一定要,把你再次打成一条死狗,让你乌家颜面,彻底扫地!

    敢惹我,他爷爷的,我让你知道什么叫下场!

    楚逸在心里大骂,面色变了又变。

    最后,他使劲一拍大腿,面露可怕的杀意——

    指着乌家护道者的鼻子,破口大骂:

    “他妈的?你问老子敢不敢?!”

    “老子告诉你,给老子洗干净耳朵,好好听清楚了——”

    “老子就不敢了!”

    “你要怎么地,不服?”“来啊,咬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