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5章 沧海一声笑-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05章 沧海一声笑

    “怎么比我无所谓,随便你提好了。”

    楚逸大咧咧说道,其实是他只懂见招拆招,并不懂主动进攻。

    毕竟,他可不是真正的知命大师。

    “呵,你无所谓?”

    “说得好像你有恃无恐似的,其实是什么都不懂吧?”

    矮子离冷笑,接着说道:

    “我也不要你去算什么大隐秘,不必去捕捉什么天机,就简单点来吧”

    “我给你一个东西,在上面布下符文,让你去推演内部是什么物品。”

    “你要是能猜出来,便算你赢。”

    “你要是猜不出来,嘿嘿!”

    听到这里,楚逸心中明了,没有任何担忧。

    他第一时间点开装逼大会,与神算诸葛亮开始交流起来。

    “完全没问题,什么东西我都能给你算出来。”

    “而且,小主,这一次我也不收你什么费用了”

    “毕竟,马上就要到你送我踏上轮回,这次出手,就当做是一份提前的感谢礼。”

    这是诸葛亮的话语,让楚逸很是欣喜。

    要知道,他刚送了一批人踏上轮回路,手里没有多少空余的庄比币,所以正发愁能不能和诸葛亮先赊账呢

    不曾想,向来狮子大开口的诸葛亮,居然主动免他的单!

    如此一来,楚逸再也没有任何顾忌,当即便是向矮子离点头,表示没有任何异议。

    “那就开始吧!”

    矮子离盯着楚逸的眸子中泛起寒芒,就等着利用知命秘术狠狠地教训楚逸一番。

    他掏出一张黄纸,打出法印,在上面勾画了一番

    然后,将黄纸折叠而起,成一个五角星形状。

    紧接着,他伸出右手,手心浮现一张阵图,以及六块龟甲,八枚铜钱,两杆杏黄旗。

    阵图闪烁发光,六块龟甲在颤抖,八枚铜钱不断跃动,两杆杏黄旗也在轻舞

    矮子离将那折叠成五角星的黄纸放进了阵图当中,被一种神秘的场域阵法所笼罩着。

    在场的所有人,哪怕是修为高深莫测的太子煌,也根本看不透这神秘的场域和阵法,看不透黄纸上写的是什么。

    “我在黄纸上写了一个符号,现在请你来看”

    “你要是能够知道我写的是什么,便算你赢。”

    矮子离冷笑道,成竹在胸,有恃无恐。

    他亲自布下的场域法阵,带有莫测的气息,即便是高阶尊者都看不透

    所以,楚逸虽然迈进了尊者领域,仅凭修为和实力也是无法知道黄纸上写着什么的。

    只有懂得知命秘术,而且在知命秘术上的造诣更要强过矮子离不少,才能看透黄纸!

    在矮子离看来,楚逸死定了!

    而这个时候,楚逸以双眼当作扫描框,正将矮子离布下的场域法阵发给诸葛亮。

    “唔,如果是我亲眼所见,倒是可以直接看透”

    “但现在得经过你的传导,我无法直接观摩他的场域阵法,倒是会麻烦几分。”

    “不过,问题不大,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诸葛亮说着,便开始解密起来。

    “怎么,你还不开始?”

    而矮子离见到楚逸迟迟没有什么动作,不由得脸上的讥讽和戏谑更加浓了,心中已经肯定楚逸根本不懂什么知命秘术。

    “你急什么?”

    “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来,美人们,琴声奏起来,屁股扭起来。”

    楚逸一点都不慌,大咧咧地喝下一杯酒,又一脸浪荡地看向端木秀婉儿、烟罗郡主、南宫玲玉她们。

    端木秀婉儿、南宫玲玉、烟罗郡主她们看着楚逸,眼神当中都是透露出几许厌恶

    短短这一会儿,楚逸给她们留下的印象,就是一个既没有实力,又喜欢打肿脸充胖子,还色眯眯的浪荡虚浮货色。

    所以,她们并没有搭理楚逸的招呼,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太子煌,想请示太子的意思。

    毕竟,太子煌才是这里的少主人,他说的话才能算话。

    “继续演奏吧。”

    太子煌淡淡地说了声,脸上依旧平静,几乎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而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是被楚逸和矮子离的比试给惊到了

    尤其是,见到楚逸对于矮子离布下的场域没有任何动作的时候,绝大部分人都是觉得楚逸的牛皮吹大了。

    他根本就不懂什么知命秘术,注定要被离狠狠打脸!

    姚芷蓉秀眉暗蹙,目露担忧地望着楚逸,想说什么又不好开口

    对于楚逸的举动,她是完全看不懂。

    或者说,自从认识楚逸以来,她就没看懂过楚逸。

    而听到太子煌发话了,端木秀婉儿只好又盘坐着,弹起琴来

    烟罗郡主、南宫玲玉她们也再次开始翩翩起舞。

    “唉,不行,这种声乐不适合大好男儿听。”

    “让我来吧!”

    不曾想,听了端木秀婉儿弹了一会琴后,楚逸却是起身向着她走去。

    “你干什么!”

    端木秀婉儿秀眉蹙起,俏脸之上闪过几许愠色。

    楚逸未免也太过无礼,居然将她的琴拿了过去!

    难道,这个浪荡货色,还会弹琴?

    楚逸却没有搭理端木秀婉儿的恼怒,就地盘坐下来,将古琴横在膝前,两手一挥,开始撩拨起来。

    顿时,低吟浅唱,抑扬顿挫,宛如浪涛拍岸,又好似飞流急下的琴声响起。

    楚逸弹的是笑傲江湖那一首经典曲子。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记今朝……”

    随着琴声,以及楚逸豪迈的歌声响起:

    刚才还一脸不解盯着楚逸的端木秀婉儿她们,顿时变得目瞪口呆,被曲子当中的洒脱、大气、豪迈所打动。

    现在看来,楚逸的举动哪里是狂妄,而且长在骨子里的自信,以及不羁。

    一时间,场面安静了下来,大多数人都是被楚逸这一曲的惊艳所打动,静静倾听。

    “好了,就是这个东西。”

    一曲罢,正当楚逸的手指停止拨弄最后一弦,诸葛亮的好消息也传来。

    “好曲!”

    这个时候,原本一直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太子煌,都是忍不住低喝了一声,被楚逸刚才弹的沧海一声笑所打动。

    端木秀婉儿看向楚逸的眼神当中,也是没了那么的厌恶,转而变成了掩饰不住的惊艳。

    她最大的爱好便是弹琴,但这在武道盛行的火皇朝,被认为是不入流的东西

    所以,很少有人懂琴律,很少有人懂她。

    不曾想,今日见到楚逸居然有这般的才情,着实是大吃一惊。

    其他人也都是心中暗暗震撼,就连矮子离都不意外

    不过,在他震撼于楚逸惊艳琴律的同时,他心里也是越发看楚逸不顺眼了,冷冷地道:

    “一首歌的时间也完了。”“敢问楚大才子,可知道我那黄纸上写的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