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楚大师-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06章 楚大师

    “想靠弹琴来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进而化解你看不透我场域阵法的难堪吗?”

    “呵,不自量力的家伙,我看你根本就不是什么知命师,也不懂什么知命秘术!”

    矮子离冷冷地说道,顿时将楚逸弹奏沧海一声笑的风头给扫落一地。

    其他人也从刚才那大气、豪迈的琴声中反应过来

    楚逸的琴技的确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但他和离的比试,无疑更牵动所有人的神经。

    离已经出招,非常专业,动作方式让人一看就是不由得信服

    而反观楚逸,什么动作都没有,居然跑来弹琴?

    很显然,楚逸根本不是什么知命师,他刚才根本就是在信口开河。

    一时间,无数道目光都是向着楚逸身上凝聚而去,想知道他面对离的比试,该怎么应付?

    只怕会被打得原形毕露!

    然而,楚逸却是直接无视了矮子离的逼迫,以及其他人质问的目光,不慌不忙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缓缓地饮下一杯酒

    喝完酒,楚逸嘴角微微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诡异弧度,向在那里不断冷笑的矮子离投去一道有些戏谑的眼神。

    做完这一切,他才不慌不忙地出手,也不说话,以手为笔,以法力代墨,在虚空当中开始勾画起来。

    很快,一个类似五角星的玄奥符文,就被楚逸勾画成型。

    而在楚逸勾画的过程,矮子离的脸色一变再变

    从最开始得意的笑,最后变成了一脸的阴沉,如同吃了一吨屎拌死耗子般难看。

    这怎么可能!?

    这是知命秘术当中,一个比较重要的符文!

    楚逸居然真的画出了他在黄纸上勾勒的符文!

    “怎么样?”

    “离大师,我画的东西可与你在黄纸上勾勒出的东西一样?”

    又饮下一杯酒之后,楚逸才淡淡开口,向矮子离投去一道如同猫耍老鼠般的戏谑眼神。

    听到楚逸的话语,矮子离宛如被一柄重锤砸中般,身子猛地就是一颤,脸色骤然大变,眼神当中流露出深深的骇然与惊恐。

    苍天可鉴,矮子离着实是被楚逸吓了个半死。

    他看得非常清楚

    至始至终,楚逸都没有施展任何秘术,没有任何动作!

    结果,楚逸居然真的看透了那张黄纸!

    他布下了一道又一道场域封印,动用了他在知命秘术上的强大手段,即便是高阶尊者都根本不可能看透

    结果,被楚逸用两只眼睛看透了!

    楚逸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他已经修成了窥天神眼!?

    一想到这里,离原本输给楚逸的愤怒心情,转而变成了深深的惊恐,以及敬畏。

    要知道,如果楚逸真的只是凭借一双眼睛,就能看破他布下的层层封印

    那楚逸在知命秘术之上的造诣,绝对要远远超过他,甚至都快到了他师尊墨大师那样的地步!

    绝对的宗师级水平啊!

    “离公子,怎么回事?”

    在场,所有人见到矮子离突然如此反应,都是瞪大了双眼,惊奇不已。

    荧荧公主更是亲自起身,走过去询问矮子离这是什么情况。

    难不成,是楚逸真的赢得了比试,将离公子打击成这样?

    “我……输了!”

    “是在下有眼无珠,在此向大师赔罪!”

    “望大师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小子过多计较!”

    矮子离的脸色变了再变,最终他一咬牙,豁然起身朝着楚逸深深地跪拜了下去,诚惶诚恐地开始认错。

    他被楚逸表现出来的实力彻底震撼,深深为之敬畏。

    “咝!”

    见到这一幕,在场的南宫玲玉、端木秀婉儿、罗浩、火傲宇等人,无一不是倒吸凉气,目瞪口呆。

    楚逸,居然真的是一尊知命师,而且在知命秘术上的造诣,要远超离公子!?

    这个事实未免太过惊人!

    就连太子煌都是瞳孔猛地一缩,脸色为之一变,看向楚逸的眼神当中不再像之前那样平淡,而是开始爆射出精芒。

    楚逸斩了火炎飞,成为了火皇朝年轻一代中的天下第二,这件事完全没让太子煌的情绪泛起丝毫波澜

    然而现在,听到楚逸是一尊比离公子还要可怕的知命师,太子煌都是深深被震撼。

    这意味着,即便是火皇亲临,都得看在楚逸知命大师的身份上,给他三分面子!

    “他……知命师?”

    姚芷蓉整个人都快懵了。

    按理来说,她应该是这里所有人当中,最熟悉楚逸的人才对

    但楚逸却给她一种非常陌生,完全看不透的感觉。

    认识这么久,她从来没听说过楚逸居然是一尊知命大师!

    “这家伙……真的是知命大师?”

    荧荧公主心中也是非常不平静。

    她眼中的那个出身蛮荒小国的乡巴佬,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给了她太多震撼!

    “次身的确说过,他与知命师有点渊源……”

    娜琳在轻语,眼神一直在楚逸身上不断打量,目光也是变得火热起来。

    除此之外,端木秀婉儿、烟罗郡主、南宫玲玉的美眸当中也是泛起异彩,看向楚逸的目光变得越发不同起来。

    “唔,看在你诚心诚意认错的份上”

    “我便大发慈悲地原谅你一次好了。”

    “爷爷也不要你叫了,钻跨也免了。”

    “不过,正所谓破财消灾,你随便对我意思意思,这件事就揭过了。”

    俯视着跪在地上的矮子离,楚逸也不是特别恶劣的人,准备敲诈一番就收手算了。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

    “冒犯了大师,小子岂有不赔罪之理?”

    “请大师稍等,等这次宴会结束,小子便去准备赔礼,一定让大师满意!”

    矮子离诚惶诚恐地说道,只要楚逸不追究他,一切都好说。

    “嗯,可以。”

    “另外,本来对于你的身材问题,我还想出手帮你一把的”

    “不过,出了刚才的事,我原谅你已经是格外开恩了,自然也就不准备再帮你了。”

    一边喝酒,楚逸一边又是淡淡一叹。

    当然,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帮矮子离解决身高问题之所以这样说,只是为了再气气矮子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