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火皇-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07章 火皇

    “大师…您的意思是?您能帮我治好我的矮小之症?”

    楚逸只是随口淡淡一提,矮子离却是身子一颤,激动得声音都有些颤抖。

    矮小之症,低人一等,这是他心中一扯就撕裂的伤痕

    如果真有机会治好,只要不是要他的命,付出其他任何代价,他都愿意。

    楚逸见到矮子离这么大的反应,心中也是得意一喜,他的目的达到了

    矮子离的体格问题,自己要搞定没啥大问题,装逼大会里的大神肯定会有办法。

    但他却是断然不会出手的,之所以说这话,也只是为了气矮子离而已。

    当然,楚逸心里虽然是这样想,但嘴上可不会蠢得直接说,而是淡淡开口道:

    “只要是病,就有办法治”

    “我在这一方面,也算略有造诣。”

    楚逸的话一出,顿时就是全场皆震。

    就连太子煌都是忍不住停下手中的动作,眉梢一挑。

    端木秀婉儿、烟罗郡主、南宫玲玉等人的眼中,更是泛起异彩连连。

    天赋妖孽,声乐惊人,知命秘术还压离公子一头,现在居然还说能够治好离公子的身材顽疾?

    要知道,这可是火皇都束手无策,墨大师都无能为力的矮小之症啊!

    “大师,请您一定要帮帮我!”

    “我的顽疾若是能痊愈,我为了大师肝脑涂地,万死不辞,做牛做马都行!”

    矮子离顿时震撼了,再度跪下来给楚逸猛烈磕头。

    此刻的他激动得手足无措,不知道要如何在楚逸面前表忠心,哪里还有半分知命大师的模样?

    “行了,别跪了。”

    “你这事情,等你送赔礼过来之时,再说吧!”

    楚逸的话淡然而随意,矮子离听了,却仿佛看到了黑暗中的一抹曙光,激动得将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似的。

    太子煌抬头深深看了楚逸一眼,眸子中闪过一抹精芒,但很快又归于平静

    但他的心中,却是掀起滔天巨浪,久久难以平静。

    之前楚逸斩了五皇子,太子煌都不曾真正正视楚逸

    因为,在他的眼中,楚逸不过是一个拼命追赶自己,但永远都不可能追得上的人。

    但现在,楚逸完全颠覆了太子煌之前对他的认知。

    这人简直深不可测!

    而就在宴席上的风头都落在楚逸身上之时,大殿当中最至高的宝座之上,无声无息地出现一个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身穿一袭火纹金黄长袍,黑金冠束发,体型健硕,剑眉星目,和太子煌颇有几分相似。

    他的面容不怒自威,身上隐隐散发出傲视九天的气魄,仅仅只是平淡地端坐在那里,却好似一头九天巨龙在横亘

    明明没有任何威压从他身上散发出,却给了在场所有天骄一股快要窒息般的压迫感,仿佛如见神明!

    毫无疑问,这就是当今火皇!

    “拜见吾皇!”

    众人纷纷起身,一同给火皇行大礼。

    “免礼!”

    火皇的声音响起,很平淡,很温和,却又那么地不容置疑,带着滔天的权势和威严。

    “多谢人皇!”

    众人拜谢,这才敢安然入座。

    不过,每个人在火皇的威压之下,都是精神紧绷,表情拘谨,举止非常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放肆

    连酒桌上的美酒和佳肴,都是不敢再吃了。

    只有楚逸,显然和他们不一样

    他有些纳闷,无论是酒还是茶,这可都是好东西

    不吃白不吃,指不定在这里吃上一次,下一次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得上。

    所以,他并无太多顾忌,当着火皇的面,依旧在那里大快朵颐

    而在所有人都不敢吃的情况下,楚逸这般做法,无疑便是显得有些出众。

    一时间,众人都以一副看白痴一般的眼神看着楚逸,这货是没带脑子?

    火皇都没用膳,他竟然敢吃得这么随意?

    “你就是楚逸?”

    火皇开口,目光流转,淡淡扫向楚逸。

    “回人皇陛下,小子便是楚逸。”

    楚逸先是微微行了一礼,随即才直视着火皇的眼睛,不卑不亢地回答。

    他当然不担心火皇会因为他吃肉喝酒而罚他

    掌管亿万里疆域的一代人皇,必定是心怀乾坤,胸藏日月,岂会那般小肚鸡肠?

    而且,他既然敢在八极山中斩了五皇子,就不可能在这宴会上连两块肉都不敢吃。

    “好一个英雄少年。”

    火皇再次开口,却是给了楚逸一个极高的评价,让得在场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

    火皇夸楚逸是英雄少年,这可是天大的荣耀!

    “不过,我且问你一句”

    “你可知道,火炎飞是我孩儿?”

    然而,下一句,火皇话锋一转,说到了五皇子身上!

    终于步入正题,这是要问楚逸的罪吗!?

    姚芷蓉面色一紧,火傲宇、火离魅他们都是心中一笑,很期待见到楚逸悲剧收场。

    “知道。”

    是祸躲不过,面对火皇凝重如山的目光,楚逸依旧不卑不亢地答道。

    “你既然知道是我孩儿,为何还蛮横无理地在八极山当中,把他的头颅砍下?”

    火皇的声音依旧平淡,但在场众人已经听出了些许意思。

    看来,火皇是真的要维护五皇子,借八极山的事情,问楚逸的罪!

    “修炼一途,本就是九死一生”

    “八极山中,我既然与他遭遇,自然便只能殊死一搏,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火皇您身居高位,对于武道修炼有多残酷,想必比我清楚”

    “真要到了战场之上,生死搏杀的时候,谁会在乎敌人是不是一个身份尊贵的皇子?”

    “唯一的信念,只是活下去而已”

    “别说只是对上五皇子,在那种情况下,即便是遇到人皇陛下本人,小子也会拼死为自己一搏!”

    楚逸开口,声音不算大,但却掷地有声,落在一众天骄的耳中,更是宛如九天惊雷般炸响。

    这个楚逸,他怎敢如此放肆!?

    这是和火皇陛下说话的态度吗!?

    这是赤果果地在冒犯人皇的威严,简直无法无天!

    姚芷蓉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着实是被楚逸捏了一把汗。

    太子煌的头豁然抬起,向楚逸投去一道如同天剑出鞘般的眼神,锋芒毕露,冷意凛然。显然,只要火皇有所表示,太子煌便会直接出手,无情地将这个胆大包天的楚逸镇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