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4章 诡异的三色印记-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14章 诡异的三色印记

    楚逸的识海中,乌色灵珠滴溜溜地高速旋转着,以一种凌厉之势,将三滴圣血吸附到灵珠之上。

    雍州魂鼎,本就是上古大神大禹,采九州青铜之精,所铸的九州鼎器之一。

    鼎器原本就有聚合生灵,化生食馔之力

    而雍州魂鼎,更是雍秦之州的上古遗物。

    虽然扶苏所送的乌色灵珠,并非是雍州魂鼎那样的造化神物

    但这灵珠是扶苏为了聚化秦人遗恨,请求嬴秦先祖,以雍州魂鼎炼就的宝物,自然也继承了魂鼎的神力。

    若非如此,公子扶苏怎能以此灵珠,化去秦人的千年愤恨!

    三滴圣血,被乌色灵珠的疾速带动下,盘旋周转,一直在楚逸的识海转了四十多天

    这四十多天里,楚逸一直不省人事,像个玩累了的孩童一样,静静沉睡在九殇之棺里。

    终于,在第四十九天的时候,那枚灵珠破裂消散。

    而那三滴圣血,却从楚逸的额上双眉之间,一点点地渗出紫府,又渗出洞房,直到渗出明堂

    在他额头形成一道赤色、白色、黑色,三色交驳的印记!

    那印记邪魅诡异,尤如上古神魔遗留的符纹禁咒一般

    楚逸原本清秀的面容,竟被这印记带上了几分神秘莫测的邪气!

    楚逸醒来时,只记得有三股超级元灵之力,在自己身体里乱蹿。

    脑中也全是赤、白、黑三色交缠的映象!

    “你醒了。”

    是银老的声音。

    楚逸翻身而起,额上一阵剧痛!

    他扶着额头,晃晃脑袋,声音晦涩地问道:

    “银老?我这是……”

    “你先别说话,仔细听我给你讲。”

    “你有些行险了。”

    “竟想将三种蕴含有可怕元灵之力的圣人真血,一口气全部炼化。”

    “等我察觉到你体内有异动时”

    “那三滴圣血中的力量,已经冲入你的真元海。”

    原来银老在楚逸陷入癫狂后,就和青年凤守护在他身边了。

    此时见楚逸恢复了意识,银老便将他察觉到的异事,全都告诉了楚逸。

    楚逸瞠目结舌地听完了银老的讲述,急忙闭目内视,细细查探。

    这才发现,自己体内的那三股元灵之力,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时青年凤看楚逸的样子,猜想到他在担心什么,出口说道:

    “别找了,那三道元灵已经刻在你额上灵台处了。”

    “你因祸得福,炼化了那三股超级元灵之力,以及三滴圣血,现在已经是明堂武尊的圆满境界”

    “只差一脚,便可踏入洞房世尊的领域。”

    “那三股元灵之力,非常可怕”

    “一道是火元灵,一道是暗元灵,一道光元灵,并非完整的元灵,却具有比超级元灵还要可怕的威势”

    “加上圣人修为的真血凝炼,力量之强大,威势之绝伦”

    “你能活下来,没有被撕裂得爆体而亡,实在是莫大的造化。”

    楚逸听了,一阵后怕!

    他当时急着提升修为,是想着如果能在天才大会上,见到自己的大老婆

    那无论如何,都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在柳家面前证明自己,让柳家心甘情愿地把柳如烟交还给自己!

    以前楚逸也有过同时炼化许多不同元灵的经历

    但那是在他清醒的时候,以噬灵天功的神通,方才得以合炼不同属性的元灵。

    这次他本意是要炼化那三滴圣血的,哪知道

    那圣血里竟然藏着这般强悍的元灵之力,而且还是不同属性的三种元灵之力!

    更奇怪的是

    这三股力量,都不是完整的元灵,力量却如此恐怖绝伦,远比楚逸以往炼化的任何一道完整元灵都恐怖!

    左祖,你这是坑我啊?

    想到当时自己痛到居然失去意识,楚逸也是禁不住有些后怕

    万一,自己真个挂了咋办?

    事实上,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彻底搞明白怎么回事,他是怎么抗住没死的?

    青年凤沉默了一会,略有疑惑地说道:

    “按理来说,那三股力量,在你的真元海肆虐了很久”

    “就算后来转入你的识海,你的真元海应该也会受到重创!”

    “可是为何”

    银老笑了笑,道:

    “世人之事,离奇者不知凡几,很多事情都是难以解释清楚的。”

    “楚逸,你灵台处的三色印记,于你有莫大的机缘造化。”

    “是你的福气,却也可能是你的祸由”

    “你要多留一个心眼。”

    楚逸听得一脑门雾水,正想细细追究,突然想到一事

    于是大叫起来:

    “我在这里睡了多久?”

    “加上之前的四十天,刚好八十九天。”

    楚逸提起的心顿时放下,摸着额上尚还隐隐作痛的印记,嘻笑道:

    “还好还好,没误了正事。”

    银老轻笑道:

    “正事?你的小命才是正事。”

    “日后若是你再这般不知轻重,怕是就没这么好的机缘咯。”

    “那三股元灵之力,虽然只是残破的游离部分,但它们的完整本体,只怕是来头不小呢……”

    楚逸听得不是很明白,却也来不及多想什么

    是福是祸,都已经上身,以后真要发生什么事,他也便都接着就是。

    楚逸没有深究那三色印迹究竟是何来历,有何用处

    反正它隐没在自己的皮肤内,正常情况下,没有人会发现,也造不出什么影响。

    他离开石室,回到血月城,正好风宏他们已经归来。

    有大鹏和老鼋这两个武尊级别的高手坐镇,这次整合十大王国之行,自然不会出什么乱子。

    加上有逍遥侯辅助,原先那些十大王国的人,已经全都臣服于血月王国

    劫天侯楚逸的权威之下!

    风宏这些人在和楚逸汇报大事

    红孩儿这个小屁孩闲得无聊,上蹿下跳地捣蛋,逮住人就是喷出一口口水,没个消停。

    不时还探头过来,看楚逸有没有忙完正事。

    见楚逸时不时便抬手摸摸额头,不禁凑到跟前,嘻笑着问他:

    “你这是也要开天眼了吗?”

    楚逸这时也已经了解完了血月王国的情况。

    反手一巴掌拍在红孩儿的脑门:

    “什么开天眼?你当我是养单身狗的单身狗,二郞神吗?”

    说着,又不自觉得抬手摸向额上灵台处。

    “我听观音娘娘说起过,二郞神开天眼前”

    “也是天天拿手在额上抠啊抠的”

    “倒和你现在的样子差不多!”

    不等红孩儿把话说完,楚逸一把拎起这小子,随手丢开。

    然后他才反应过来,原来红孩儿是说这事。

    心中一跳,觉得自己这般在意,举动古怪,的确是有些不正常

    毕竟,外人可不知道他这里多了一个三色印记。

    当下,他也不再多作理会,将玄源全部取出

    想了想,又取出些火皇所赐的烈焰酒:

    “诸位兄弟姐妹辛苦啦!”

    “这里有一些玄源,和火家的烈焰酒,让大家修炼和饮用”

    “希望我离开的时间里,大家的修为也能再登新高!”

    一直都嗜酒的逍遥侯,在楚逸实力变强了之后,也没有和他多客气,见到从没尝过的烈焰酒,咂巴着嘴

    直接便探过手来取了一坛,二话不说,打开就是往肚子开始倒灌。

    楚逸望着他,笑而不语。

    很快,逍遥侯也变成了红孩儿,到处上蹿下跳,面红耳赤,逮住人就嘴里不停地吐口水喷火。

    “嘿嘿”

    “火家独享烈焰酒,酒力何等霸道,你以为是参了水的二锅头呢?”楚逸与众人皆是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