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 韦家奇才-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24章 韦家奇才

    楚逸人还在半空,便听到有人在下面叫自己“小子”。

    这时他尚还沉浸在喜悦当中,一时间还以为是玄钦方又在挑衅自己顿时大笑一声,道:

    “玄钦方你这个老癞蛤蟆”

    “先前是你让小爷破阵的。”

    “现在你又想从小爷这里夺走那什么珠子”

    “你能稍微要点脸吗?”

    下面的姚芷蓉知道楚逸还没不清楚眼下的形势,赶忙飞身而起。

    她来到楚逸身边,低声和楚逸说起了刚才的事。

    见状,五曜圣地的一名蓝衣少年,以为姚芷蓉是想和楚逸串通一气,顿时有些恼怒

    不等三位长老发话,蓝衣少年便也纵身而起,追了过去。

    行至半途,他凭空祭出了一柄狰狞凶相、长达数丈的尺状兵刃。

    这柄兵刃的左右两侧,都布满犬牙交错、泛着幽光的玄齿

    尺脊上则是密密麻麻、参差不齐的狼毫细针。

    蓝衣少年眸如星寒,身形暴长,一手捏出法诀,口中冷喝道:

    “左门鼠辈,安敢欺我五曜圣地?”

    “拿命来!”

    那柄尺状兵刃,在蓝衣少年的怒力催动之下,幻化出更为庞大的形体

    虚空之中,显化出一群硕大无比的巨狼幻影

    巨狼幻影,张牙舞爪,撕裂虚空,散发出滔天凶威,咆啸着冲向楚逸和妳芷蓉。

    而那柄巨大的尺状兵刃,更是带着一股极阴极寒之气,直直斩向楚逸和姚芷蓉,气势非常可怕。

    下面的其他四位少年看得津津有味,嘴角都是扬起一抹嘲讽般的弧度,对蓝衣少年信心十足。

    在他们眼中看来,蓝衣少年拿下楚逸和姚芷蓉,全然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们都面带傲气,淡淡地轻声谈论起来:

    “对上那个小子,韦千泷一出手就祭出了狱狼寒尺,算是小题大做了,杀鸡焉用牛刀?”

    “可不是嘛……就算那小子学过些阵法之术,他的修为也不见得能高到哪去”

    “顶多刚刚迈入虚极境而已,不值得他如此大动干戈。”

    “嘿嘿,韦千泷到底还是年轻易怒,历练得少,脾气依旧那么急,一言不合就要下杀手,啧啧……”

    罗浩、南宫清武、夏一鸣几人,听着他们的话,不由也都神情凝重,着实为楚逸捏了一把汗。

    八王爷和太子煌两人,也是面色有些阴沉难看。

    那个韦千泷,虽然年少,但至少也是虚极境的尊者修为。

    而且那把狱狼寒尺,看着极为诡异

    就连离了这么远的他们几人,也都能感受到那柄兵器的可怕威势。

    楚逸,只怕是要遇到麻烦了

    如果,他还是当初败了五皇子的实力,只怕不会是眼前这蓝衣少年的对手。

    这个时候,异变突起,楚逸也已察觉

    他身形一动,将有些惊慌失措地姚芷蓉挡在了自己身后。

    与此同时,他心意一动,直接召唤出了殒星之剑。

    “青苍!”

    随着一声暴喝,楚逸调动起体内澎湃如海的元灵之力,以倾天彻海之势

    直接使出了神鬼剑术中的第二式青苍。

    青苍这一式,他刚刚学会没多久,一直还没有机会用,现在倒可以拿蓝衣少年来试试威力。

    轰!

    骇人的威势爆发而出

    楚逸如同一尊临天帝王般,满头黑发狂舞,眸光冷冽如电,浑身暴发出滔天威势

    殒星之剑光茫大盛,风雷之声大作,剑意冲霄而起,斩破长空,杀向那柄尺子杀器

    一时间,两招相击,虚空炸裂,符文乱爆,法则冲霄。

    山谷两侧的许多山石巨木,被这等剑势碾成粉碎,直接化作了齑粉。

    下一刻,楚逸大手一挥,殒星之剑挟着苍冥神威,再次发出一道雄浑无比的剑气

    这道剑气迅疾无比,如同流星赶月一般斩向了,再次飞掠过来的狱狼寒尺。

    轰!

    一声巨响!

    众人只觉得大地一阵剧烈的晃动,似乎正有地龙翻身一样

    那道山谷也再次遭受波及,被这场对决所爆发出的可怕力量,炸出无数巨大的坑洞。

    韦千泷却只见自己的狱狼寒尺,竟被楚逸的殒星之剑,直接打得横飞,没入了漆黑的虚空大裂缝之中。

    而那些巨狼幻影,更是被楚逸剑上发出的浑然之力,全部震碎!

    见此情形,下面的那四个少年同时瞪大了双眼,微微惊呼出声:

    “那小子居然能挡下狱狼寒尺”

    “莫非他手里的那柄剑,也是一把尊器不成?”

    “看来我们有些看走眼了啊。”

    “这家伙的实力,怕是不弱于韦千泷。”

    而那位裴长老见此情况,却像是早有预料一般,冷冷出声斥责道:

    “阵上对敌,本就该如狮子搏兔,拼尽全力。”

    “韦千泷心存轻敌之意,竟敢托大!”

    “若非那个楚逸手下留情”

    “只怕他早已败了!”

    那四个少年听了老者的话,顿时都是身子一震,纷纷收起了刚才的骄傲和轻蔑,神情也稍微变得凝重起来。

    太子煌刚才便已经瞧见韦长老在凝神聚气,这时听了裴长老的话,顿时明白过来

    只怕这三位长老,早已看出楚逸和韦姓少年,那一招的威力。

    如果不是楚逸没做追击,那位韦姓长老,现在恐怕已经在出手援助他的那位同姓小辈了。

    而战斗中心,趁着打飞蓝衣少年兵器的这个间隙,楚逸对一脸惊色的姚芷蓉,正色道:

    “去找太子煌他们”

    “这里我自己处理。”

    姚芷蓉没有犹豫,知道自己继续留着也只会拖累楚逸,于是又回了荧荧公主他们身边

    心里却早已掀起滔天巨浪,为刚才楚逸的那一剑震惊不已。

    她离着楚逸最近,最能感受到那一剑的威势,和当时楚逸身上暴发出的雄浑气势!

    她原以为,自己也已经踏入了虚极境

    差不多算是追上了楚逸的步伐,想来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也不会太大。

    可现在见识完楚逸的那一剑后,她不得不承认:

    自己和楚逸之间的实力,根本无从比起。

    无论是楚逸的修为实力,还是他那些神秘莫测的功法绝学,都要远远凌驾于她之上!

    韦千泷一招失利,脸上顿时挂不住,面目变得越发狰狞起来,内心又怒又气又急。

    他眸光一寒,将狱狼寒尺重新召唤出来,阴冷无比地盯着楚逸,冷声说道:

    “我倒是小瞧你了!”

    “刚才应该直接出手,以无上秘法,将你轰杀的!”

    楚逸淡淡一笑,目光玩味,底气很足,道:

    “正好相反,我倒是高看你了。”

    韦千泷听了,怒极反笑,面目狰狞,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间吐出几个字:

    “那你再接我一招试试!”

    话音一落,那柄悬在他头顶上空的狱狼寒尺,再次动了起来。

    这次,韦千泷不再有所保留。

    他运起全部修为,全力出手,狱狼寒尺暴起更为凛冽的寒气,和浸人骨血的阴冷。

    “千寒噬月!”

    随着他一声凝重的大喝,那柄本就巨大无比的狱狼寒尺再次幻化暴长。

    一瞬间,风云变色,周围的时空为之冻结,骄阳烈日也隐入虚空。

    山谷两侧的山石巨树,全都蒙上了数丈厚的玄冰。

    一些修为稍微弱的人,只觉得自己似乎突然像浸入到了玄阴寒池一样,浑身都是刺骨冰冷

    不得不急忙运起法力,抵抗这种噬骨侵心的阴冷。

    却见韦千泷的狱狼寒尺,竟然不如先前那般迅疾,反而是在缓缓迫向楚逸。

    而且,那狱狼寒尺所过之处,斩裂虚空,皆结出一道道锋锐无比的冰椎这些从虚空中出现的巨大冰椎,带着无尽的极寒之气,跟随着狱狼寒尺,一起刺向楚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