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脱了条裤子而已-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3章 脱了条裤子而已

    “找死!”

    西门翼怒吼,满头黑丝乱舞,恨欲癫狂。

    楚逸太强势了——

    他和申屠雪有意示弱退出,他竟然还不肯放过!

    真是,欺人太甚!

    “当诛!”

    申屠雪怒喝一声,整个身子都是气得有些发颤。

    什么时候,她变成了,任人随意欺辱的弱种?

    刚才不得已退出,变相对楚逸示弱,已经让她心里憋屈无比。

    没想到,楚逸不知好歹,居然还不依不饶!

    现在,完全不能再忍了!

    “狂妄!”

    乌家护道者大喝,心里却是一阵狂喜。

    刚才西门翼、申屠雪退出,想要捧杀他——

    让他心里很是着急。

    现在好了,楚逸太狂妄,不懂见好就收——

    又把西门翼、申屠雪也拉下水。

    如此一来,三大种子级天才齐聚——

    就算楚逸是三劫地武者,又能怎样?

    无论是西门翼、申屠雪、还是他,都很不简单!

    能够成为种子级天才,身上有的是可怕底牌!

    楚逸再强,单挑无解——

    在三人合力之下,也注定被围杀。

    “我来杀你!”

    西门翼怒吼,全力施展绝学,要镇杀楚逸:

    “狂浪掌!”

    这一次的狂浪掌,比刚才还要强!

    刚才的狂浪掌,仅仅只有一重浪。

    而现在,两重浪!

    两重水浪,高达十丈,咆哮汹涌,铺天盖地——

    如同一片汪洋大海,从天而降,向着楚逸扑杀而来。

    “可怕!原来,刚才西门翼还留了一手!”

    “这狂浪掌,如同天威降世,谁人可挡?”

    人群中,众人脸色大变,又一次倒退数米,怕被这可怕杀招波及。

    “火凤杀!”

    申屠雪暴起,一飞冲天。

    无尽火海再次浮现,将她围绕在中间,神圣得如同一尊火之女皇,霸气而凌厉!

    紧接着,她再次双手结印,整个人化作一只火凤。

    只是,这一次的火凤,比上次那只——

    更大,更加凝实,更为恐怖!

    “这等境界,火凤虚影,都几乎快要实质化了!”

    “果然,王者就是王者,实力永远深不可测!”

    人群再次惊叹。

    申屠雪与西门翼,一火一水,一阴一阳——

    同时发动恐怖的攻势,向着楚逸轰杀而去!

    比上次更加可怕!

    楚逸要怎么抵挡?

    然而,可怕的,远不止这些,令众人更加震撼的是——

    乌家那尊护道者,三劫地武者的恐怖强者,也出手了!

    “流明印!”

    他大喝一声,蹬地而起,一飞冲天。

    与此同时,他双手结印,打出一道又一道,奇异玄奥的神秘法则。

    最终,一方天印浮现——

    如同一座太古神山横空,挤满了整个天地,如同末日降临般,向着楚逸压来!

    “是流明印啊!乌家至高神通之一!”

    “此印一出,几乎无解啊!”

    “当年,乌家一位太上长老,凭借此印——”

    “直接荡平了一座蛮荒大山,几千头异兽,全部被无情镇杀!”

    人群目瞪口呆,听到有人道出,这一神通的来历——

    纷纷脸色大变,倒吸了一口凉气。

    “三大王者,三大无敌术!”

    “即便是一尊四劫地武者的,长老级老辈强者,面对如此绝境——”

    “恐怕也会被,直接轰成碎片吧!”

    “楚逸他,必死无疑啊!”

    这一刻,所有人屏住呼吸,都等着看楚逸——

    尸骨爆碎,血肉横飞的场面。

    柳如烟面色苍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急得身子都在,不由自主地痉挛。

    小音、火兰、梦琪也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在那里默默祈祷:

    “楚逸,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而西门翼、申屠雪、乌家护道者,则是冷笑连连:

    “狂妄的家伙,这下你还不死?”

    他们看向楚逸的目光,冰冷无比,就像看着一头,可怜的蝼蚁。

    这一刻,他们心照不宣——

    放下了所谓的,联手战楚逸一人,很丢脸的膈应——

    准备对楚逸展开,一击绝杀!

    然后,告诉所有人——

    这就是,楚逸一人,对决他们三人的下场!

    地上,楚逸面色平静,眸子亮如星辰闪烁,泛着笑意。

    “本来,我是不打算,施展金刚不坏之身的。”

    “但现在看来,你们的表现,的确很强。我如果硬抗,肯定会受伤。”

    “而我,不想受伤。所以,我只好认真了!”

    “金刚不坏之身!”

    楚逸心意一动,在三大可怕杀招,齐齐对着他轰来的时候——

    立即施展,金刚不坏之身。

    现在的金刚不坏之身,已经是入门五级——

    持续55秒,能够无视,六劫地武者以下的,一切攻击!

    嘭!

    滔天两重海浪轰来。

    轰!

    申屠雪,化作火焰神凤杀至!

    与此同时,一方大印从天而降,如同一座太古神山压来,对楚逸展开强势镇杀!

    然而,面对如此恐怖的攻击——

    楚逸却纹丝不动,就站在那里。

    他就这样,静静地享受着三大杀招。

    没错,就是享受。

    这一点,从楚逸嘴角那一抹,微微上扬的弧度,就能够看出来。

    嘭!

    三大杀招狠狠轰出,击在楚逸身上。

    那里,顿时发生大爆炸,虚空都被轰得扭曲了。

    气浪滚滚如龙,席卷开来。

    符文乱爆,法则成海。

    水火交融,阴阳互逆。

    罡风阵阵,肆虐而过,卷起土石无数。

    许多离得近的人,被这恐怖的战斗余波,所波及——

    直接就被轰飞了出去,大口吐血。

    此时的爆炸中心,被符文风暴所充斥着,光华大盛,耀得人睁不开双眼。

    “楚逸怎么样了?!”

    这是在场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

    “还能怎么样?肯定是灰飞烟灭,尸骨无存,不知道被轰成多少块了!”

    有人冷笑,却说得有理有据,让许多人认同。

    三大可怕杀招齐出,楚逸还傻傻地不躲也不挡,还能剩下什么?

    血液恐怕都被蒸干了!

    “不可能的!楚逸!一定不会有事的!”

    柳如烟披头散发,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在那里喃喃自语,眼睛布满血丝,死死地盯着那爆炸中心——

    浑然不顾被强光刺痛,眼泪混合着血水,直流而下。

    “楚逸哥哥,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小音、火兰和梦琪,也是瞬间红了眼。

    “嘿嘿,那小子真是傻得可以!”

    “难道,他早就想死了,之所以挑衅我等,就是为了求个痛快?”

    地上,西门翼冷笑连连。

    在他看来,楚逸绝对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唔,有可能。”

    “我看那柳如烟,长得一副骚样,估计是在外边偷人,让他发现了。所以,他觉得没脸活了。”

    “这是自杀!不能怪我们,我们是在帮他!”

    乌家护道者,看了西门翼一眼,也是怪笑着开口。

    言语间,充满了浓浓的不屑,以及——

    胜利者对失败者的,侮辱与嘲讽。

    “嗯?申屠雪呢?”

    “她怎么还没出来,不会被误伤了吧?”

    乌家护道者眉毛一挑,面露疑惑。

    刚才,申屠雪化作火凤,向着楚逸轰杀而去——

    到现在,也没看她飞出来。

    按理来说,不应该。

    就在这时,爆炸中心,突然传来一声,女子咆哮的怒吼:

    “楚逸,你个登徒子,我要杀了你啊!”

    紧接着,楚逸那吊儿郎当,痞气流氓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不是吧!你来杀我,我都没和你计较!”

    “你现在这么激动干啥?”

    “我只不过,脱了你一条裤子而已!”“难道很过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