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5章 牧鹤大师?-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35章 牧鹤大师?

    山谷的虚空当中

    比起包括八王爷在内的其他人,作为引发这场巨变的罪魁祸首,楚逸更能清晰感受到,那只熊罴战兽爆发的恐怖威势

    因为,那只暴怒中的熊罴战兽,明显深知主人心意,甫一登场,便对着楚逸咆哮连连

    所以,它所散发的那种令人窒息,直逼人心的滔天威慑,也是主要集中向楚逸压迫。

    那三位新到的古教弟子,与程家主他们离着最远,中间又隔着楚逸和八王爷等人

    是以,北冥幽焰和熊罴战兽的可怕威势,对这三个少年的影响最小。

    但即便如此,在这三位少年的心里,也对这只熊罴战兽的威势之重,和程家主的修高之高,感到心惊不已

    同时,他们对身处那股气势漩涡中心的楚逸,也不由得生出了几分钦佩之意

    那可是紫府元尊级战兽,相当于尊者级巅峰强者

    在这么一尊恐怖战兽的威势之下,别说明堂武尊了,就是一般的洞房世尊,都会被压制得直接跪下。

    可偏偏,此时的楚逸,却硬是抗住了那恐怖的凶威。

    只见,他的面目有些扭曲,身上有如压着一座太古神山一般,腰背微屈,两只眼睛里暴射出几道精光。

    他正运起自己的全部修为,咬牙硬扛着扑面而来的汹涌威势

    然而,即使这样,他也只撑了短短数息时间,便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抵御不住了。

    这种连绵不绝又汹涌澎湃的莫大气势,直如天穹盖顶一般,又好似有一片天河倾泻下来,将他压制得连动都不能动一下。

    不过,一路走来都是顺风顺水的楚逸,在此刻面对这种前所未有的大凶之势之下,陷入了困境当中

    他的斗志,反倒被逼得更为高昂无畏。

    牙关紧咬之下,舌尖都被咬破了,嘴角隐隐流出一丝血渍,面目也变得发越发狰狞。

    “噬灵天功!”

    倾刻间,楚逸身形一振,如有上古巨魔天神护持在身一样,浑身暴起一股直欲逆天而行的凌厉气势。

    只一瞬间,这种气势,便引得九天云外也天雷阵阵,轰然炸响!

    此时,场上众人也忽然感受到一般磅礴气势,向他们扑面袭来,不禁又都看向楚逸。

    “哈哈哈哈哈……能奈我何!?”

    却见楚逸傲然立于雷鸣电闪之下,于这种生死危机之间,口中又发出一阵气冲云霄的豪放笑声

    似乎是在嘲笑对面那位气势熏天的程家主一样。

    但是所有人,无论是太子煌、姚芷蓉这些朋友,还是裴长老、玄钦方,亦或是那三位古教弟子

    都能从楚逸的笑声里,听出一种宁为玉碎的绝然之意!

    星河教那位品貌非凡的宋临安,像是一位护花使者一样,有意无意地挡在天启教的班玉曣身侧。

    此时他的神情虽然沉静安然,心里却在暗暗惊呼:

    这个楚逸不简单,实在不容轻视!

    面对紫府元尊级的可怕战兽,他竟然还在试图反抗那股势不可当的威慑之气!

    而被宋临安掩在身后的班玉曣,心里也是震惊不已,非常不平静。

    只不过,她那张有些稚嫩的小脸上,既有不明所以的茫然之色,又隐隐泛着一种莫名的兴奋神情。

    这让她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初出茅庐,不解世故的小丫头。

    至于悬幽寺的那个胖子无来,却是凝眉怒目,手上捏着一则高深玄妙的法诀,心里也在暗自思量:

    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楚逸,竟然恐怖如斯!

    如果换作是我承受如此恐怖威压的话,只怕……

    想到这里,无来脸上的怒相之下,又多了几分惊愕。

    他看向楚逸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忌惮起来。

    而这个时候,那只暴怒中的熊罴战兽,也察觉到了楚逸的气势有所变化,马上便意识到楚逸是在反抗自己的威压。

    它登时变得更为凶恶可怖,连连挥动掌中那只玄天巨斧,将周围的虚空劈得支离破碎

    轰!

    轰!

    伴随着虚空湮灭的异象,它迈开粗如巨鼎的双腿,朝着楚逸走去,准备撕碎那个胆敢反抗自己的渺小蝼蚁。

    它在虚空中迈步,并未直接踩踏在地面

    但是,在它那巨大无比的脚掌踩踏之下,虚空被大力挤压,导致那隔着有一段距离的大地,也发出一阵一阵的剧烈震颤

    一阵阵轰隆巨响,像是从地心处传来一般,盖过了虚空惊雷的轰然之声。

    见此情形,楚逸的眸光变得越发冰寒,内心更是感到无力至极: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狼狈!

    那个高高在上的程家主,仅仅只是召唤出一只战兽而已

    而这只战兽,还只是以势迫人,并没有真正出手,便将他逼到这种境地!

    何其可怕!?

    迈入尊者领域之后,楚逸在整个火皇朝,都是排得上号的强者

    但现在刚出了火皇朝,初次踏足这广博无边的南域大地,就遭遇如此残酷的巨大打击!

    明堂武尊,竟弱小如蝼蚁!

    现在,他只能堪堪守住自己的心神,不让自己受伤,根本无力反抗!

    而若是这只恐怖的庞然大物,此时对他出手的话

    他是断然抵敌不过的。

    啊,大老婆,二老婆,还有我那素未蒙面的三千老婆

    你们家老公的实力,还是不够强悍,这一次只怕是要……

    以前无往不利的底牌,现在拿出来也根本起不了用

    楚逸感到一股深深的无力感,除了坐以待毙,他什么都做不了,近乎绝望。

    然鹅,就在这个时候,事情突然出现了转机。

    程家主身旁,那位玉衡峰的卫家主,身形一动,以迅疾无比之势,闪身挡在了程家主的身前。

    他脸色轻松,神态自然,动静之间对熊罴战兽发出的滔天气势,视若无睹。

    在众人不解的眼神里,卫家主缓缓地摇了摇头,看向程家主,道:

    “够了,程希弦”

    “把你的战兽召回去吧。”

    “他不过是个不懂事的小辈,无意之间犯了些小错而已。”

    “你犯不着动杀心。”

    见到卫凌笑居然劝阻自己,程家主的脸上一片讶然,根本没有料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他稍作愣怔,继而很是疑惑地大声质问:

    “卫凌笑,你要拦我?”

    “你应该知道,那小子岂是犯了点小错而已?”

    “他坏了我七星圣地的大事!”

    而对于程家主的激烈反应,卫凌笑却很无所谓地笑了笑,淡淡开口道:

    “不就是两枚玄珠吗?”

    “就算没了这些,又有何妨?”

    卫凌笑一向以自己的道纹秘术为傲,甚至更胜过他自己的武道修为。

    此外,在整个七星圣地中,武道天资佼佼者数不数胜,但有道纹天赋的人,却是寥寥无几。

    眼下,他难得见到一个同时身具阵法、道纹两门秘术的少年

    而且,可怕的是,这个少年在阵法和道纹秘术上的造诣,竟然像是并不输于他!

    所以,他当然不想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楚逸,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程希弦斩杀。

    而程希弦哪能想到,眼前的卫凌笑,竟会对素昧平生的楚逸,动了爱才之心

    他天性乖张,行事诡谲

    卫凌笑这样帮楚逸说话,他也依旧不打算轻易放过楚逸。

    当下,程希弦不顾卫凌笑的阻拦,不依不饶地再次高声道:

    “便是火皇朝的人皇到了,也不敢对本皇如此无礼!”

    “这山野小子狗胆包天,如何能轻易放过?”

    卫凌笑听了,忽然收起笑意,一脸正色地说道:

    “此番南域天才大会,是我与知虚神山的牧鹤大师”

    “一同为这些年轻小辈讲道解惑。”

    “他们,包括那个楚逸”

    “现在也算是和我、牧鹤大师有半分弟子缘。”

    “就算你不顾忌我,难道你也不看牧鹤大师的面子?”

    说到最后,卫凌笑竟是一脸肃然之色,一只手遥遥指向虚空

    他这番举动,既像是在给程家主指引,又像是在欢迎从那里而来的某个存在。

    而就在程希弦和其他人都不解其意的这个时候

    卫凌笑所指的虚空处,突然传来一阵声势浩大的隆隆之声。那里的虚空赫然裂开,一股雄浑巨力从中传来,如同春雨润物无声,淡淡地便化去了熊罴战兽爆发出的所有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