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眉目传情-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37章 眉目传情

    楚逸见那位林姓中年人,一直在对自己“抛媚眼”,心里顿时不禁泛起一阵恶寒:

    这家伙难道还有龙阳之好,喜欢重阳节赏菊?

    艹,小爷我可是个钢铁直男!

    他不想再和林姓中年人“眉目传情”,浑身鸡皮疙瘩都恶心起来了,连忙移开眼神,又去观察从神山来的一老二少。

    只是

    程希弦和裴长老这些人,现在都围在那位貌似有些玩世不恭的牧鹤大师身边,楚逸也不好靠上前去。

    不过,这样也好

    有那位牧鹤大师在场,即便那些人对他楚逸再有怒气,应该也不敢当着牧鹤大师的面,再找他的麻烦。

    楚逸心里这么想着,也是轻舒了一口气。

    平静地看着谈笑风声的牧鹤大师,他心里又暗叹一声:

    看来这牧鹤大师,也能算是他的半个贵人了。

    之前他搞出那么大的阵仗,气氛非常紧张,大有性命之威

    可随着这老头一来,居然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一切看起来是这么的平静融洽。

    除了……

    想到这里,楚逸忍不住抬手摸向自己的灵台处。

    不知为何,他额头上的灵台处,虽然一直不痛不痒

    但刚才,在那只熊罴战兽出现,对他爆发凶威后,便开始隐隐有了些异样的感觉。

    好在此时,那只熊罴战兽已经消失不见,他额头处那异样的感觉也随之消失。

    这个时候,在那位牧鹤大师面前

    程希弦站在卫凌笑身边,一脸肃穆的神情中,带着几分恭敬

    五曜圣地的裴长老他们,也是站在最前面

    而裴长锋,则带着一脸呆然的韦千泷,和另外三个少年,站在三位长老身后。

    这几人因为辈份低,也不敢太过靠前,时不时地还回过头来,眼露凶光地看一眼楚逸。

    楚逸见了,只是不屑地撇撇嘴,扭开眼神,却又忍不住看向那个奇怪的林姓中年人

    他居然还在眉目传情地看着自己!

    麻蛋!

    这个猥琐的东西,太特么恶心人了!

    楚逸连忙又转过头去,看向另一边。

    火皇朝一行人,理所当然是八王爷和太子煌站在最前面,在和牧鹤大师攀谈。

    姚芷蓉则是站楚逸身后不远处,眼中隐隐带着几分关心和担忧,想凑上楚逸身前去,却又犹疑着没有举步

    毕竟,在现在这种局势下,她一时间也不太方便和楚逸窃窃私语。

    倒是那个男人婆荧荧公主,却没有姚芷蓉那般小心翼翼,她直接不管不顾地也凑到楚逸旁边。

    她脸上带着一些疑惑和惊喜,低声和楚逸说道:

    “本公主以前倒是小瞧你了,没看出来”

    “你这野小子,居然还懂阵法之术和道纹秘术?”

    “说说看”

    “你还会什么本公主不知道的神通吗?”

    然而,楚逸现在正暗暗思索这奇怪的林姓中年人,顾不得搭理荧荧公主,直接无视。

    因为,直觉告诉楚逸

    自己虽然长得清秀,有点小帅

    但不及太子煌俊朗,也没有宋临安那般白净出尘,更没有无来那么雄伟强壮

    这姓林的家伙就算真是有龙阳之好,喜欢当搅屎棍,也不应该第一眼就看上他。

    再加上,楚逸总感觉这林姓中年男子,给他有一股强烈的熟悉感

    所以,楚逸在脑海中努力回想,这林姓中年男子,可能与他有的关系。

    很快,他识海中闪过一道身影,不由得眼光顿时就是一亮。

    而一旁的荧荧公主,见到楚逸根本不搭理她,不由得公主脾气发作,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贝齿轻咬朱唇

    对着楚逸恨恨地哼了一声,也把头扭到一旁,不再理会楚逸。

    却看到,罗浩、火离魅几人,正一脸艳羡的神色,在打量着牧鹤大师身边的那两个神山少年

    洛青简,莫如晦。

    荧荧公主见状,心里也不由得一动:

    据说,知虚神山和不劫神山在收教弟子时,向来不问出身来历,只讲机缘天赋。

    这两个少年,有幸能拜入两大神山学习武道,一定都是天赋绝佳,并且伴有大气运之人!

    而就在这时,班玉曣、宋临安、和无来三人,也迈步来到了众人中间。

    此番三大古教,并没有像火皇朝和五曜圣地那样,委派教中前辈带领宋临安他们

    因此,宋临安三人也只是简单地向牧鹤大师问候了一句,便又退回了后面。

    他们三人,虽然正好都站在火皇朝和五曜圣地的人中间,但旁人明显都能看出来

    班玉曣和宋临安两人,更像是相识已久的好朋友

    而悬幽寺的那个大胖光头无来,却像是不合群一样,和那两个金童玉女稍微站开一些。

    罗浩和火离魁几人,见眼下无事,便抱着结交同辈的心思,朝班玉曣这边靠了过来

    却不想,那边五曜圣地的裴长锋他们不知为何,竟像不约而同一样,也向班玉曣他们走去。

    这两拔人当然都发觉了对方的动静,他们的脸色不禁都变得难看起来。

    不过,怒目相向的少年们,还没来得及开口挑衅对方

    便听到中间的宋临安,正在和班玉曣低声交谈:

    “我之前听师尊说起过那个洛青简。”

    “他的身份非常神秘,是牧鹤大师从一头雷猇兽的洞府中捡到的。”

    “据说当时的洛青简已经八岁了,却还不懂人言”

    “好像他自幼就是被那头雷猇兽养大。”

    “牧鹤大师发现洛青简的时候,那头雷猇兽已经修炼到紫府元尊级别”

    “而八岁的洛青简,竟然已经踏入到王者领域!”

    火皇朝和五曜圣地的那些少年,此时听说洛青简竟有这么离奇的身世,不由得都是脸色微变,同时低呼一声。

    一时间,他们也顾不得找对方的麻烦了,都用猎奇地眼神,重新审视起洛青简来。

    班玉曣的脸色微微泛红,像是刚发现身边围过来这么多人一样,双眸流转地朝着他们分别看了一眼

    然后,她才对着宋临安轻轻吐了吐舌头,用怀疑的语气,轻声问道:

    “你家师尊,说得是真是假啊?”

    “雷猇兽可是很恐怖的凶兽,天性喜欢吞食生灵,怎么可能把一个婴儿养到八岁?”

    她问的这一句,也正好是罗浩和裴长锋等人想问的话。

    于是,这两伙刚才还在彼此敌视的少年们,又将眼神转向宋临安,等着听他的回答。

    宋临安没有搭理火皇朝、五曜圣地的少年,目光至始至终只在班玉曣身上

    他眼神诚恳,一脸正色地说道:

    “我师尊岂会言虚?此事千真万确。”

    “上天有好生之德,野兽也有舔犊之情。”

    “或许是因为那只雷猇兽,把洛青简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才会发生这么离奇的事情吧。”

    听到这里,裴长锋和火傲宇都是好奇心大作,竟不约而同地同时开口,看向宋临安问道:

    “那后来呢?”

    说完,他二人彼此都是对视了一眼,脸上都不由得显出几分尴尬神色

    而他们各自身边的那些小伙伴们,也都用惊讶的眼神看着他们。

    下一刻,裴长锋和火傲宇急忙都是板起脸来,再次恶狠狠地瞪视对方。

    班玉曣见状,眨着一对灵动清纯的眼眸,左看了看,右看了看,却似乎并没看到想看的人

    然后,她的视线越过火傲宇这些人,朝着更远处看去

    裴长锋顺着班玉曣的目光,偷眼一看,发现班玉曣正在看向楚逸,心里不由得一阵非常不爽。

    他和火离魅那些火皇朝的人一样,也是打着结交朋友的旗号,来找宋临安这三人的。

    只是,裴长锋心底还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小心思

    那便是,他想借机打探一下,宋临安和班玉曣是什么关系。

    毕竟,班玉曣生得貌美如花,楚楚动人,脸上又总是一副宜喜宜嗔的可人模样。

    裴长锋早在她和宋临安、无来两人,从虚空出现时,便已经对她动了心思

    传说中的一见钟情见色起意。

    但是刚才大家都在忙着看楚逸,和程家主的那只熊罴战兽,他实在不好去找班玉曣搭讪。

    而现在,因为牧鹤大师的到来,长辈们都上去见礼问候了,总算是让裴长锋逮到了机会。

    可惜的是,裴长锋还没搞清楚班玉曣和宋临安的关系

    却又发现自己的心上佳人,竟然好像很上心楚逸?

    此情此景,虽然不着边际,但是捕风捉影,让裴长锋醋坛子爆炸,更加恼恨大出风头的楚逸。

    他脸上一副平静模样,两眼灼灼,心里却是暗暗打定狠辣主意:

    之后的南域天才大会上他一定当着班玉曣的面,好好教训一下那个哗众取宠、胆大妄为的山野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