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 再见楚如衣-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41章 再见楚如衣

    这位来自道纹师公会的林姓中年人,自然就是楚如衣用金小丑面具,易容装扮的。

    楚逸之前和楚如衣朝夕相处了那么长时间,对她言谈时的举止,和走路时的姿态,再是熟悉不过了

    还有,楚如衣那双剪水秋瞳般的眼睛,和她眼神里独有的那种韵味,也早都被楚逸牢记于心

    因此,在刚见到林姓中年人的时候,楚逸才会感到那么的熟悉

    而在楚如衣连番向他使眼色时,他便隐隐约约地猜到了林姓中年人的真正身份:

    道纹师出身,又和他相熟

    在楚逸的认知中,只有姑姑楚如衣符合这些特点,其他再无别人。

    而在最后的时候,听到林姓中年人和他说起“治好双腿”的事

    楚逸就在心里直接确定了,林姓中年人就是姑姑楚如衣。

    因为,在这个异世大陆,楚逸几乎没有给人治过病,只为楚如衣一人医过双腿。

    楚逸做梦都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姑姑楚如衣

    当初,姑姑楚如衣说要离开自己,独自去借助山川地势,以道纹秘术修行

    原以为,再次见面,至少也得过个一年半载

    不曾想,这么快就在南域天才大会上遇到了。

    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而楚如衣见到楚逸,心里也和楚逸一样,满是情难自持的喜悦之情

    只是楚如衣生性谨小慎微,没有楚逸这么神经粗条,当然不敢在玉衡峰上,露出一丁点的破绽。

    她稳了稳心神,轻轻拍了一下楚逸的后背,又急急将楚逸推开,眼神里似羞似怯,瞪着他嗔骂了一声:

    “小逸,注意点。”

    “免得被人瞧见了,招来麻烦。”

    楚逸看她明明一副精干豪爽的大汉形象,眼中却满是女人的温柔眼神,心里更觉得有趣了。

    他故意扭头朝两边看了看,然后一脸正色,大声说道:

    “人?哪有人?没有人啊”

    “来,再抱一下。”

    说着,楚逸又朝楚如衣伸出了双手,作势还要抱她。

    楚如衣见状,急忙又退开几步,

    那慌慌张张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小鹿。

    其实楚如衣知道,楚逸是在打趣自己的扮相和“容貌”。

    但她还是忍不住又一挑眉头,假作生气地瞪了楚逸一眼,低声说道:

    “你小点声!”

    “被人听见了怎么办?”

    刚才在山下,楚逸叫她“林大叔”的时候,楚如衣就知道这小子“不安好心”了。

    这么长时间没见面,这小子真是越来越没正形!

    楚如衣现在的表情有些狼狈,眼神里却又带着几分温暖和欣喜。

    楚逸看了,不由得咧开嘴,嘿嘿直乐。

    他倒不是有心想占楚如衣的便宜

    只是,刚才他与程希弦的熊罴战兽对峙时,其中的那份惊险绝望,丝毫不亚于一场生死大劫

    而现在,他出乎预料地在七星圣地,见到了楚如衣,情绪当然容易亢奋。

    楚如衣看楚逸一脸傻笑,眼神里像是对自己又多了几分依恋和亲切,心里顿时也很感动。

    她朝着楚逸那边踱了几步,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温和起来,声音轻柔地说道:

    “你不要再闹了。”

    “若是让人发现,姑姑假扮了道纹师公会的人”

    “那麻烦可就大了。”

    说着,她习惯性地抬起左手,想要拨弄自己耳边的秀发

    然而手刚伸到一半,楚如衣便也反应过来

    眼下自己还是男儿身。

    她神色尴尬地又把手放了下来,脸上有些讪然。

    楚逸见状,顿时笑得更欢了,一副恨不得满地打滚的样子。

    楚如衣看他笑得合不拢嘴,心里也觉得有些好笑,不由得也跟着楚逸大声笑了起来。

    两人哈哈大笑了一会,方才开始收敛心神,正儿八经地说起话来。

    “姑姑,你怎么会来七星圣地?”

    “又怎么会和那个白胡子老头他们一起?”

    楚逸心里一肚子问题,然则又不知该从哪说起,只好拣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问了。

    楚如衣先是很机警地又看了看周围,这才一脸正色地小声回道:

    “我来这里,自然是听说,你要来参加南域天才大会”

    说到这里,她神情不自然地愣怔一下,眼中闪过一丝寒光,继续说道:

    “姑姑易容的这个人,名叫林松”

    “先前我修炼的时候,在一处大山里,偶然遇上了他。”

    “当时他打扰了我的秘修,见我只是孤身一人,便和我卖弄起了他的道纹秘术”

    “说他是道纹师公会的什么奇才。”

    “后来见我一直不理会他,他又起了坏心思”

    楚逸听到这里,顿时面带怒色,轻呼了一声

    大荒原野,孤男寡女,再加上楚逸很清楚,姑姑楚如衣的姿色有多么惊艳不可方物

    所以,这里林松所起的坏心思,就不难猜测了。

    楚如衣白他一眼,示意他安静,然后接着说道:

    “可惜,他学艺不精,实力不够,栽在了我手里。”

    “我将他杀了以后,想到这人的身份,或许可以有些用处”

    “所以就用金小丑,易容假扮成他。”

    “没过多久,我便又遇上了那个卫凌笑。”

    “当时听他说,要派人去道纹师公会请一个人”

    “来他们七星圣地参加南域天才大会”

    “我便顺水推舟,与他比试了一番”

    “然后,他就打消了之前的念头,直接邀请我林松了。”

    楚逸听完她的一番讲述,这才撇撇嘴哼了一声,咬牙骂道:

    “便宜那个家伙了!”

    “若是他还活着,我一定要让他死都死得不痛快!”

    楚如衣见楚逸咬牙切齿,一副像是要吃人的凶相,知道他是在关心自己,心里也是淌过一阵暖流。

    只是,眼下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和楚逸讲:

    “至于我能遇上牧鹤大师他们”

    “是因为一只青玄隼雀。”

    青玄隼雀?

    楚逸眼神里满是疑惑,听得一头雾水。

    然而,他看到楚如衣脸上的神情很是郑重,便知道这事并不简单,也就没有打断她的话。

    却见楚如衣皱着秀眉,眼神里也有了些凛冽之意,像是很不甘心一样,继续说着:

    “那只青玄隼雀,很是神秘奇特!”

    “它不但实力已经是皇者领域的恐怖存在”

    “而且它的腹部,还被人布下了一道高深玄奥的道纹秘法。”

    “最关键的是:”

    “这则道纹秘术,不论是施法手段,还是道纹样式”

    “都和之前你曾得到过的,那几张兽皮上的道纹符号,很是相似,如出同源!”

    “我就是在窥探那只青玄隼雀时”

    “被那位牧鹤大师给发现的。”

    一听楚如衣提到记载着有关至尊元灵所在地的三块兽皮,楚逸马上来了兴致,两眼直冒小星星。

    今天他面对程希弦的战兽时,那种力不从心的绝望,简直可以说是受尽屈辱

    而且,今天两大圣地的那些人,在得知楚逸出身“左门”时,那种不屑和轻蔑,更让楚逸心中愤恨难平。

    因此,他现在最想要的,便是迅速提升自己的修为实力。

    如果能炼化任何一道至尊元灵,掌控那让武神级强者都深深为之忌惮,为之疯狂的力量的话

    什么紫府元尊,什么皇道强者,什么超凡圣人,他通通都能抬手屠灭!

    到那时候,谁还敢蔑视他的出身?

    到那时候,他一个人而已,就势必能够压得圣地级势力俯首称臣他一个人,就是皇族,就是帝族,他自己就是自己最强大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