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3章 叫我的名字-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43章 叫我的名字

    楚如衣可不相信,楚逸真能解开那只青玄隼雀身上的道纹秘术——

    不过,楚逸本人却是信心十足。

    自从仓颉老祖,传给他象形道后,已经让他连续几次大显神威了;

    尤其是,这象形道的神通,一遇上阵法、道纹这些秘法,常常是不等楚逸有所意动,就自动开始运转了。

    这让楚逸不得不怀疑——

    如果是他自己遇到那只青玄隼雀的话;

    没准也就是挠挠它,或者给它抓抓痒什么的,就能解开它身上的那则道纹秘法。

    当然,楚逸没打算现在就把象形道的事,告诉楚如衣。

    一来,装逼大会、轮回路解释起来很难说清——

    二来,他更愿意到时候给楚如衣一个意外的惊喜,还能看看楚如衣的惊愕表情。

    这时候,楚逸已经暗暗打定主意,等南域天才大会过后——

    或许就可以拉着姑姑,去找那只来历神秘的青玄隼雀;

    也顺便陪姑姑游山玩水一下,岂不快哉?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楚如衣也仔细叮嘱了楚逸一些事情,这才一起进了宫殿里,各自找了一间屋子。

    楚逸一到了屋内,马上就进入了九殇之棺里。

    因为那两枚元灵玄珠,和他灵台处的异感,实在太过蹊跷了——

    如果不先搞搞清楚的话,他实在放心不下。

    楚逸先是仔细检视了自己的识海,发现三色印记下面,又多出来两个小点,就如同双星伴月似的。

    火、光、暗这三种不同的元灵之力,在他的灵台处,互相旋绕纠缠,玩得很嗨皮的样子;

    而那雷、风那两道力量,则是彼此围绕,躲在下面就像瑟瑟发抖一样,不敢靠近那三道元灵之力。

    接下来,楚逸又试着运起噬灵天功,却发现——

    或许是因为他现在的修为实力,还不够强大;

    以前无往不利的噬灵天功,这次好像也拿这些元灵之力没办法了。

    不过,就在这时,银老的声音突然出现:

    “你的灵台处,又多了两道元灵之力——”

    “这样下去,以后可能会有一些难以预料的事情发生。”

    还不等楚逸说话,青年凤的声音也响起:

    “我当年,也吞服过七星圣地的一枚元灵玄珠。”

    “这种异宝,和其他元灵之力有所不同。”

    然后,青年凤便将元灵玄珠的来历,全都告诉了楚逸,最后还又补了一句:

    “元灵玄珠所蕴含的力量,虽然与元灵之力有所不同——”

    “但在正常情况下,它和元灵之力一样,也是两两不能相见。”

    “你这种情况,确实十分罕见。”

    “不过,你连元灵都能炼化多道——”

    “以后炼化它们,为你驱使,也不是不可能。”

    楚逸听完,即便是他神经大条,此刻也不禁觉得有些头疼:

    先是三道残缺的元灵之力,现在又是两枚元灵玄珠,都是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借住到了自己的灵台。

    这特么的,还讲不讲理了?

    而更让他无奈的是——

    他在九殇之棺里,和那五股力量,斗争了半天,也没想到什么办法。

    最后,也只能先做罢,把这事放一边,等以后看情况再做反应。

    难得清闲,再加上白天大出风头,装足了逼,赚了好多庄比币——

    所以,楚逸想打开装逼系统,搞搞事情,送一些人踏上轮回路。

    然鹅,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门外传来一句娇滴滴的女子声音:

    “楚公子,今天晚上——”

    “我们家主特意在沐月宫摆下酒宴,要为各位贵客接风洗尘。”

    “请您准备一下。”

    听到这软萌软萌的声音,楚逸心里的郁闷也消解了不少。

    他走出九殇之棺,站起身来,脸上荡漾着贱兮兮的笑容,打开房门,准备调戏调戏这小侍女——

    不过,让楚逸动作一愣的是,除了那个小侍女之外,姚芷蓉竟然也在自己屋门外站着。

    她咋来了?

    难道说,这小妮子压抑不住心里对我的崇拜和爱慕,要和我花前月下一番?

    楚逸摸着下巴,心情不正经地想着。

    然鹅,下一刻等他定睛一看,却发现姚芷蓉的脸色,好像有些凝重,一点都没有那种春心荡漾的羞涩和兴奋。

    他赶忙收敛一下自己的表情,换上一副正儿八经的模样,沉声对那个小侍女说: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小侍女脸上笑意盈盈,敛身对楚逸和姚芷蓉轻施一礼,便先离去了。

    心事重重的姚芷蓉,也不等楚逸相邀,便径直走进他的屋里。

    然后,还没等楚逸将门掩上,姚芷蓉便皱起眉头,对楚逸低声说道:

    “你今晚低调一些——”

    “不要再与五曜圣地那些人起冲突了。”

    楚逸听她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一时间有些不解。

    姚芷蓉见他面带疑惑,只好轻轻叹了一声,接着说道:

    “现在我们和太子煌他们,都代表着火皇朝——”

    “所以八王爷和太子煌才会愿意为你助势。”

    “但如果你真的与两大圣地的人,结下仇怨——”

    “等南域天才大会过后,五曜圣地的人,只会寻我左门的麻烦。”

    “到时候,火皇和太子煌,未必还会愿意介入其中。”

    楚逸听了,虽然依旧一脸平静,默然不语,但心里却已经有些认同她的话了。

    之前八王爷问候五曜圣地的三个长老时,那个裴长老的反应,就很耐人寻味。

    而就算抛开火家和裴、韦两家的恩怨不说——

    单单只是五曜圣地的整体实力,凌架于火皇朝之上,便足以让火家规避风险,置身事外了。

    “刚才五曜圣地的一位公子,通知我今晚要参加宴会时——”

    “我听他提过一句,好像五曜圣地的三位长老,今晚会去破九灵玄阵;”

    “所以,他们应该不会出现在宴会上。”

    “至于七星圣地这边,好像也只有卫凌笑家主,会和牧鹤大师一起出席。”

    “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握手言和,平息之前那些事件的好机会。”

    姚芷蓉说这些话时,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微微低着头,没去看楚逸现在的脸色。

    楚逸本来还有些奇怪,姚芷蓉身为左门护道者,一向是心高气傲,现在怎么会突然换了柔软性子?

    而现在见她这副模样,楚逸顿时明白过来:

    原来这小妮子,除了担心左门与两大圣地结怨之外,也是在替他着想。

    楚逸意识到这些,脸上不由得又骚骚一笑,对姚芷蓉笑着说道:

    “嘿嘿,多谢姚师姐的关心,我会把握好分寸的。”

    “只要那些歪瓜裂枣们不来惹我,我才懒得理会他们。”

    姚芷蓉虽然没看到楚逸的表情,但一听到他的坏笑声,不由得心绪震荡,脸色不禁也变得更加红润。

    她心里有如小鹿乱撞,脸上却强装镇定,抬起头看向楚逸,用教训的口吻说道:

    “你现在是我左门的少主,再叫我师姐,有些不合适。”“以后,你就叫我的名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