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5章 晚宴-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45章 晚宴

    那些侍女离开之后,沐月宫里还隐隐萦绕着,从她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

    罗浩和南宫清武他们轻嗅着袅袅余香,一边品着玉杯里的美酒,一边感叹不已:

    “随便一个小侍女,都能有这样的修为,这七星圣地真是不简单啊!”

    “是啊,我家要是有这样的人物,绝对是核心天才级别。”

    “还有这杯中美酒,喝起来甘醇凛冽,绵味悠长,也不知是怎么酿造出来的?”

    另一旁,太子煌虽然只品酒不说话,但是心里也是感慨不已:

    卫家这种不露声色的做法,无形装逼,比起自己家皇城里的那种霸气侧露,更加令人钦服。

    仅仅只是一个七星圣地的卫家而已,就已经有如此高深莫测的实力了

    也不知道那三大古教,和实力更加强横的三大神山,又是何等的气派!?

    楚逸听着火离魅他们的大惊小怪,面色依旧平静,不以为意,心中却也是有些震动。

    他先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看向对坐在他身边的姚芷蓉,小声说道:

    “果然是无形装逼,才最为致命”

    “看来这位卫家主,还真是深谙此道。”

    姚芷蓉本来也和火离魅等人一样,在惊讶于玉衡峰的这些手段。

    她甚至在心里暗暗想着,左门什么时候,也能有如此大的气派。

    此时一听楚逸这么说,她马上递给楚逸一个警告的眼神,示意楚逸别乱说话。

    楚逸看到姚芷蓉煞有介事的眼神,不由得也是摇头轻笑起来

    这妮子,实在是有些过于紧张了

    楚逸心里不禁想,可以稍微调戏,让她将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

    于是乎,他用玩味的眼神,有些轻佻地看着姚芷蓉,嘴里轻声哼唱:

    “确认过眼神”

    “我遇上对的人。”

    姚芷蓉虽然不知道这首歌,但仅凭歌词的意思,也知道楚逸又在不正经,俏脸马上又染上淡淡红晕。

    她心里正波澜起伏,不想让楚逸看穿,只得把俏脸转向另外一边,压低声音想撇开话题,说了一句:

    “你别乱说了”

    “小心让七星圣地的人听见。”

    “到时候又会惹上麻烦!”

    楚逸见到姚芷蓉这副有些慌乱的样子,心中不禁又觉得她越发可爱,也不想再逗她了

    于是,他仰头喝下一杯酒,故意叹了一口气,然后面带委屈地说道:

    “听你的,都听你的。”

    姚芷蓉没有看到楚逸此时的表情,只是耳里听了他的话,以为楚逸在认真,心里顿时涌起了一阵暖意。

    整理了一会心绪,平复了刚才内心的慌乱之后,姚芷蓉再回过头来时,发现楚逸的目光已经从她身上移开,正盯着别处在看

    在裴长锋之外的三个少年脸上,来回扫视。

    “麻蛋,这几个人里,到底哪个小王八蛋,才是柳家的公子哥?”

    楚逸在心中暗暗思忖。

    他想找柳家的人,当然是想打听一下自己大老婆柳如烟的消息。

    虽然说小鬼难缠,但小鬼总比老鬼好忽悠一些

    而且这些五曜圣地的小子们,好像都没什么脑子的样子

    这从已经被他搞成半个白痴的韦千泷身上,就可以看出些端倪了。

    所以,楚逸打算趁着那三个老鬼都没来,在今天晚上的宴会上,从柳家的那个小鬼口中,套出些柳如烟的消息。

    也许是因为怕给五曜圣地丢人现眼,裴长锋他们特意没有带韦千泷来参加宴会。

    这四个少年并没有像火皇朝的南宫清武他们那样,对玉衡峰的那些小侍女,表现出太多惊讶

    他们正抬头打量着沐月宫的晶石穹顶,看上去这四人好像对那块硕大无比的透明晶石更感兴趣。

    而另一方,星河教的宋临安,还是陪在天启教的班玉曣身边。

    班玉曣的俏脸上神采飞扬,一双钟灵毓秀的眼睛,正在四下里滴溜溜乱转

    她时而对着沐月宫的某处指指点点,时而又打量起七星圣地的那些少年

    好像在她的眼里,这里的所有东西,都很新奇似的

    宋临安则是一脸无可奈何地看着班玉曣,时不时还面露苦笑地摇摇头。

    至于悬幽寺的那个胖子无来,依旧坐在离宋临安二人不远的地方

    他虽然看上去有些形单影只,却是面色平和,已经独饮独酌起来。

    若说在场的众位少年里,除了楚逸之外,还有人不太把沐月宫当回事的话

    那应该只能是知虚神山的洛青简,和不劫神山的莫如晦二人了。

    这两个少年都是一脸平淡,像是对沐月宫里的一切,早都司空见惯了一般,丝毫不感兴趣

    这两人相对而坐,既不饮酒,也不说话,一脸冷漠

    看上去,好像谁欠了他们两百五不还似的,是到沐月宫讨债来的,没有半分来参加宴会的热情和兴致。

    而比邻而坐的楚如衣和离公子、娜琳小姐三个人,虽然也不说话,却也在悄悄观察着沐月宫的格局和布置。

    就在楚逸准备起身,准备去忽悠裴长锋那四个小鬼的时候

    卫凌笑和牧鹤大师两人,突然联袂出现在沐月宫的正中央。

    他二人一出现,便将大殿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引了过去。

    只见卫凌笑一脸轻笑,悠然自得地对身边的牧鹤大师说道:

    “牧鹤大师,晚辈这处沐月宫,可还入得大师的眼?”

    他不急于和大殿里的这些少年说话,却先向牧鹤大师炫耀起沐月宫来了。

    牧鹤大师还是一脸随和的神态,摆摆手笑着调侃道:

    “左右不是老头子我的宫邸,我操心这个干嘛?”

    卫凌笑仰头大笑一声,然后一脸正色地看向牧鹤大师,很认真地说:

    “若是大师不嫌弃,晚辈就是把沐月宫送与大师,又有何妨?”

    牧鹤大师听了,脸色微微有些诧异,既而失笑一声,说:

    “老头子虽然已经在知虚神山做了多年客卿

    “眼下却还没想过要换个地方。”

    “如果卫家主,是想和老头子一起探讨道纹秘术的话,也不必这么费心。”

    “老头子随时欢迎你来知虚神山做客。”

    听了牧鹤大师的回答,挖人失败的卫凌笑,脸上并没有半分尴尬之色,只是神情中多了一些怅然。

    他随手取来一只青玉酒杯,又亲手斟满,然后双手呈给牧鹤大师,依旧很认真地说:

    “如此,晚辈就多谢大师了”

    “请大师满钦此杯。”

    牧鹤大师见卫凌笑这般郑重其事,心里既生出些感动,又不由得有些疑惑:

    这个卫凌笑,竟然会如此痴迷于道纹秘术?那他刚才拉拢我的举动,究竟是因为他的赤子心性,还是别有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