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 再破九灵玄阵-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51章 再破九灵玄阵

    楚逸听了卫凌笑的再次问话,突然从恍惚的状态中反应过来,冲他一笑,然后心领神会地点了头,答道:

    “晚辈没意见,听从卫家主的安排。”

    其实他并没觉得卫凌笑的安排有什么不妥,恰恰相反的是

    无论卫凌笑是何用意,楚逸心里都对他的这个安排很满意,甚至还有些感激:

    因为,有了宋临安、班玉曣这些少年在场,裴长老那三个老头心里也会多一份顾忌。

    别看刚才裴老头的那通长篇大论,让楚逸听着很有些交浅言深的感觉

    但楚逸可无法确定,自己帮他们的破阵之后,五曜圣地的三个老头不会过河拆桥,再掀旧帐。

    而且,其实他并未完全信了裴老头的话

    毕竟,裴老头的话里,有许多相互矛盾的疑点:

    比如,裴长老肯定是从一开始,就知道他和柳如烟的事了

    但既然柳如烟对五曜圣地“无比重要”,这些老头又为何不管不顾,几次为难于他?

    只不过,楚逸不愿也不敢拿柳如烟来冒险。

    因此,他才会答应了裴老头的求助。

    而裴长老这时听着众少年的议论,脸色难免尴尬,看向裴长锋的眼神也多了些不满

    但他还是很好地掩饰了过去,冲卫凌笑和牧鹤大师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也没有异意。

    而裴长锋就没裴长老那么淡定,或者说是厚脸皮了

    他垂头丧气地遭遇着众少年的鄙视眼神,感到脸上有些火辣辣,一心只盼着地上能突然出现个大洞,好让他能钻进去冬眠。

    裴长老本来心里就已经起了怒气,一见裴长锋这副担不起事的模样,不由得脸一沉,再次重声命令道:

    “你还在这杵着做什么?”

    “还不赶紧向楚公子道歉?”

    这时,楚逸听了之后,却只是很无所谓地看了看呆若木鸡的裴长锋,嘴里淡淡说了一句:

    “道歉什么的就不必了,我等还是赶紧动身吧。”

    他现在心里挂念着柳如烟,对裴长锋道不道歉,完全不在乎。

    因为,在楚逸心里,这些人与柳如烟相比起来,实在太不值一提,所以他不想再和裴长锋浪费时间。

    然鹅,楚逸越是这样表现得毫不在乎的宽宏大量,裴长锋心里对他的怨恨也就越重

    裴长锋不聋不盲,自然能感觉到:

    在这种两相对比之下,他在众少年的心里,形象已经是有很大的损坏了。

    尤其是,还当着他准备泡的班玉曣的面

    他现在甚至已经不敢去想,此时班玉曣在用什么眼神瞧着自己了。

    不过,这倒完全是裴长锋自作多情

    因为,班玉曣从一开始,就压根没怎么关注过他,直接无视了过去。

    倒是裴长老见楚逸不计前嫌,就忍不住又狠狠瞪了裴长锋一眼。

    然后,他又暗暗冲卫凌笑着点了点头,示意赶紧动身。

    卫凌笑自然和其他人一样,早已经将一切都看在眼中

    此时,他见裴长老一副没脸再呆下去的样子,也是淡笑着,一抬手将虚空撕裂。

    牧鹤大师,见卫凌笑已经出手,便也赶紧招呼众少年,一起从虚空裂缝赶往九灵玄阵。

    这次,就连洛青简和莫如晦这两个,一直对沐月宫里的人和事,都漠不关心的少年,也都跟着楚逸他们一起动身了。

    咻!

    一阵横渡虚空之后。

    当楚逸他们再次从虚空出现时,九灵玄阵外的韦长老正杵在那里,一脸气急败坏的表情

    而那位卢长老的脸上,也是一愁莫展的郁郁之色。

    只见,在他们不远处的虚空中,悬浮着一颗巨大无比的透明冰球。

    而五曜圣地的这两位长老,虽然谁也不说话,却都时不时地会朝那里看上一眼。

    此时的九灵玄阵,看着风平浪静,可见识过九灵玄阵的太子煌等人,都知道九灵玄阵已经发动了。

    而且,他们和其他少年一样,虽然离着九灵玄阵还很远,但都能察觉到,虚空中似乎有某种无形的阻滞

    这种感觉,让他们只觉得身上很别扭,像是比以往多了些沉凝,少了些轻灵。

    而楚逸却莫名有些觉得,这种感觉和韦千泷使出千寒噬月时的那种压力,很是相近。

    当然,千寒噬月和狱狼寒尺的威势,远没有现在这么大而已。

    至于卫凌笑和牧鹤大师,则像是故意想让这些少年体验一下九灵玄阵的威势一样,并没有急于出手庇护

    他们两人站在众少年身前,脸上挂着淡淡笑意,目送裴长老和楚逸向九灵玄阵落去。

    只见那个急性子的韦长老,已经在朝着裴长老大声喊话了:

    “那小子可是答应了?”

    楚逸听了,一翻白眼,不想去理会那个暴躁无脑的韦长老。

    他没和裴长老一起落下,而是继续信步向前行了一段,这才停下身形,观望着九灵玄阵的第三处阵眼。

    那颗巨大冰球,与他之前见过的雷灵玄珠所化的雷球一般大小,只是这冰球上面萦绕的是氤氲寒气。

    此时,楚逸识海中的象形道,又开始自动运转了。

    那边的裴长老,也不知和韦长老、卢长老说了些什么

    继而,韦、卢二人的脸上,都是浮现一副半信半疑的神色。

    尤其是韦长老,还特意朝着楚逸又喊了一句:

    “如果你小子真能帮我五曜圣地破了着九灵玄阵”

    “那之前的事,老夫也不再和你追究了。”

    一听此话,楚逸心里不由得生起一种有些奇怪的感觉,一时却又捉摸不透。

    因此,他也只是轻哼了一声,并未说话,而是径直朝着九灵玄阵行去。

    韦长老见楚逸不答理自己,心中不禁觉得有些恼怒,但眼下有求于人,也不好发作,只能悻悻地哼了一声。

    而他边上的裴长老,却是先看了楚逸一眼,然后暗暗示意韦长老别再多说话。

    倒是卢长老,一见楚逸准备自行入阵,急忙开口喊道:

    “楚逸回来!”

    然而,他只喊了一句,便也被裴长老拦下,示意先看看楚逸的动静再说。

    只见楚逸的身姿悠然从容,步法却又极为诡异,看着与他们之前入阵时大相径庭。

    三个老头见此情形,不由脸色一变,相互间低声交谈起来:

    “那小子所用的是何种阵法术?”

    “我哪里知道?不过瞧着倒是比我等之前入阵时轻松!”

    “你们可曾听说过,左门有哪个人物精通此道吗?”

    “未必便是出自左门!”

    “我瞧楚逸所用的破阵之法,与我见过的诸般阵法术都不一样。”

    说到这里,韦长老和卢长老看向楚逸的眼神,不自觉得多了几分好奇,少了几分敌意。

    而裴长老却是一脸凝重的模样,眼神里悄然多了几分复杂。

    韦长老和卢长老都不知道,其实裴长老心里想的,和他们二人完全不同。此时,裴长老想着的,是他只见过一面的柳如烟,还有他裴家和柳家正在商量的一件重大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