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2章 巧妙破阵-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52章 巧妙破阵

    和五曜圣地的三个老头不同,浮在虚空中的卫凌笑,此时却是双眼放光,一副大开眼界,求知若渴的模样。

    他看着楚逸渐渐隐入阵中的身形,轻声说道:

    “若是让尉老家主知道,有人能如此轻而易举,进入他亲手布下的九灵玄阵”

    “不知道他老人家会做何感想?”

    旁边的牧鹤大师,也是一脸饶有兴趣的样子。

    他听卫凌笑提起了天璇峰尉家家主,不由得也笑了起来,点头应道:

    “尉重央那个老家伙,可是自负得很哪”

    “这不,他知道老头子我来了,也不出来露个面欢迎一下。”

    卫凌笑虽然知道牧鹤大师是在调侃,却还是笑着替尉重央解释了一句:

    “尉老家主和程希弦一样,都很看重此番比试。”

    “若非如此,他老人家也不会亲自守在天璇峰,调动维系九灵玄阵的灵气了。”

    “而且就连其他几位家主,也被尉老家主分派了任务,让他们各自操持自家星峰的灵气。”

    牧鹤大师听完,又打趣着问卫凌笑:

    “那你是如何从那老家伙的魔掌中逃脱的?”

    卫凌笑哈哈一乐,先是看了一眼身后的太子煌这些少年,然后用幸灾乐祸的语气回道:

    “林家主和许家主他们可没我聪明”

    “我和尉老家主说,牧鹤大师您身份尊崇,我又忝为此次南域天才大会的主持者”

    “自然要出面接待大师和诸位少年英才。”

    “至于程希弦,程家的高层中有比他修为还高的人,自然也用不着他出面了。”

    他们正聊着闲话时,楚逸已经踏入了九灵玄阵。

    此时,在场众少年只觉得虚空中的那种凝滞,陡然间变得如有实质一般

    而他们身上先前的别扭感,也在一瞬间变得更加严重:

    原来那种感觉,是周围的时空被寒气冰封而引起的异样感!

    而且他们发现,九灵玄阵中的氤氲寒气,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渗透到了自己身边。

    这些寒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从无形变成了丝丝片片的透明冰晶,然后又慢慢开始互相凝结。

    那些冰晶越是清晰,这些少年们越感觉身体沉重

    体内的血液和法力都受到很严重的影响,各自的动作也不由自主变得缓慢无比。

    这种奇异的景象,让他们不由得面色大变,心里又忍不住地啧啧称奇。

    便在这时,众少年身前的卫凌笑,一指九灵玄阵中的楚逸,对他们高声说道:

    “你等仔细看着,这阵法术和道纹术着实玄奥精妙啊!”

    “若是以后,你等有机缘修习这些异术的话,今日你们所见所闻,必然也大有益处。”

    说着,他赫然一抬手,在众人身前布下一道无形盾墙,将侵袭而至的氤氲寒气挡在了身前

    与此同时,牧鹤大师也微微一抬手,将已经凝化出实质的冰晶一举驱散。

    这些少年们,原本也正运起修为,抵挡着四下里蔓延而来寒气

    见此情形,他们顿时都放松下来,一边点头称是,一边紧盯着楚逸的身影。

    此时,楚逸虽然已经深入大阵之中,身形也被云雾一样的寒气所笼罩

    但比起白天时的那种煊盛耀眼的雷光,太子煌他们还算看得清楚。

    只见楚逸已经站在了那颗浮在半空的冰球之前,一副被寒气冻住的样子。

    不过,还没等他们替楚逸担心,楚逸便又动了起来。

    他和白天时一样,也是上下翻飞,围着那颗偌大的冰球绕行起来。

    随着楚逸的身形越来越快,众人只觉得九灵玄阵内多了一座巨大的冰晶。

    虽然不知何时,九天之上已经不见了星辰和弯月,但九灵玄阵内却开始变得光华四溢。

    再看阵眼处的楚逸,却已经停下身形,正探出一只手,摸向那颗缓缓旋转的冰球

    不一时,九灵玄阵中的光华开始内敛,继而又如平地起惊雷一般,玄光乍起!

    等雾气和光华消散一空后,楚逸和那颗大冰球,也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虚空中的姚芷蓉和“林大叔”见此情形,不由得顿时就是齐齐变了脸色,原本就提着的心,骤然间更是变得有些慌乱起来。

    不过,就在她们刚要有所动作时,却见牧鹤大师摇手一指远处,像提醒众少年一样高声说道:

    “不用找了”

    “那家伙已经破了此处阵眼,赶去下一处阵眼了。”

    姚芷蓉她们和众少年这才一惊,急忙顺着牧鹤大师指着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楚逸正缓缓靠向另一处阵眼。

    见楚逸好像没事人一样,火皇朝的少年们都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神情里也带了几分自豪。

    而宋临安和班玉曣等少年,则是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楚逸破九灵玄阵的事,他们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

    但这些人里,除了裴长锋和火皇朝的少年外,都没有人亲眼见识过楚逸破阵的经过。

    然鹅现在,他们从头到尾看了楚逸的破阵经过,却还是不明就里,甚至变得更加一头雾水了。

    在他们眼里,楚逸好像只是很随意地走了几步,又围着那颗大冰球绕了几圈,摸了几下而已

    怎么就莫名其妙地破了,难住五曜圣地三大长老的九灵玄阵?

    一时间,他们又开始议论纷纷。

    承光宗的红罗,却面色平静地独站一边,眼睛里隐隐透着了然的眼神,一双玉手也在不知不觉间紧紧握住。

    若是让有心人看到她这副样子,一定会很奇怪,她似乎是在强自按捺心里的激动?

    而另一边,知虚神山和不劫神山的那两个少年,眼里也是略带惊讶和疑惑。

    他们虽然也不懂道纹术和阵法术,但却见识过许多高深莫测的秘术。

    只是,和五曜圣地的三个老头一样,他们也从来没见过,有人施术时,会像楚逸这样轻松自如

    而且他们见识过的许多施术手段里,也从来没有哪一种和楚逸所用的这种手段相近!

    从头到尾,没看见道纹显现,也没有符文肆虐

    甚至,就连楚逸踏入阵中时,也没看到他去抵挡阵眼暴发出的威势。

    那番情形,就好像楚逸能在大阵中另辟蹊径,从而躲开了大阵的威力一样?这种异象,让这两个见多识广,认知非凡的神山少年,此时也是觉得大开了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