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4章 风速破阵-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54章 风速破阵

    这个时候,被众人调侃的姚芷蓉,也已经冷静下来了。

    她脸上隐隐泛起淡淡的红晕,一敛身对卫凌笑和牧鹤大师行了个礼,然后才正色说道:

    “方才晚辈有些冒失,还请卫家主和牧鹤大师体谅。”

    “楚逸是我左门的少主,实在不容有失。”

    “因此,晚辈还是想请卫家主施以援手,带晚辈与火皇朝的人过去。”

    这番话,姚芷蓉既掩耳盗铃一般,解释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行为

    又顺势对卫凌笑提出了请求,也算是大方得体,而且暗含她的心意。

    哪知,卫凌笑听了她的话,却是有些面露苦笑。

    他一指远处,长叹一声说道:

    “没用的,那小子破起阵来,速度实在太快”

    “眨眼间,他现在已经又换去别处了,我们跟不上!”

    说着,卫凌笑像是又想起什么一样,顿了一下,看向躲在一旁的裴长锋:

    “你去通知你们五曜圣地的那三位长老”

    “让他们直接前往最后两道阵眼。”

    然后,他又看了看姚芷蓉和牧鹤大师,解释着说道:

    “那两处阵眼非比寻常,楚逸应该是破不掉的。”

    “我们也直接去那边等着吧。”

    说完,他不等牧鹤大师开口询问,但直接朝着另一处方向飞去。

    姚芷蓉等人见状,赶紧也带着满心的疑惑跟了上去。

    而裴长锋却像是得了赦令一样,马上逃向裴长老三人身边。

    然后他把话一说,便低着脑袋杵在那里,打定主意不再跟过去。

    裴长老三人原本也在惊疑不定,听了他的传话,再略一合计,便决定依言而行。

    至于装死的裴长锋,眼下裴长老三人也顾不上理会,也就由得他了。

    于是,三个老头运起修为,按照阵法之术,直接从九灵玄阵穿行而过,奔向最后两道阵眼。

    一路上,他们越往前越是心惊不已。

    原本裴长老三人以为,他们只闯阵不破阵,怎么着都应该比楚逸快才是

    哪知道,他们一路行来,却再没遇上楚逸,更没见着楚逸破阵的情形!

    韦长老心里藏不住事,发现自己一直再没遇上九灵玄阵的阵眼,便忍不住疑惑道:

    “莫非那小子已经赶在我们之前,将九灵玄阵的这几处阵眼全给破了?”

    可惜,就算卢长老再如何足智多谋,现在也被不按套路出牌的楚逸搞糊涂了。

    他和裴长老都是一脸凝重的表情,两人谁也没去搭韦长老的话茬。

    直到他们三人看到虚空中的卫凌笑和牧鹤大师等人时,裴长老才惊呼了一声:

    “楚逸在那!”

    韦长老和卢长老定睛一看,果然看见楚逸浮在虚空,正在听卫凌笑和牧鹤大师说话。

    他们三人急忙飞身上前,恰好听到卫凌笑在啧啧赞叹:

    “没想到,你小子越往后面,破起阵来就越是驾轻就熟”

    “真是一点都不给别人偷师的机会啊!”

    而牧鹤大师则是一脸笑意,既惊且疑地也说了一句:

    “原本老头子都有心推迟明日的南域天才大会了”

    “没曾想,你一夜之间就连破五道阵眼!”

    不等楚逸回话,卫凌笑又接过话头,纠正道:

    “他哪是用了一夜啊?”

    “我看这小子,就只是随便闲晃了一圈而已。”

    牧鹤大师听了,也是嘿然一笑,看向卫凌笑说道:

    “老头子这不是想着,得给你七星圣地留些颜面吗?”

    他们两个像说相声一样开始斗起嘴来,倒让一旁的楚逸,想谦逊两句都没有机会。

    而那些少年们,却还在语带惊讶地议论着楚逸的壮举。

    裴长老他们听了一会才知道,卫凌笑他们和楚逸,竟然是一前一后来到此处的。

    这时,楚逸也已经看见这三个老头了。

    他施施然来到裴长老身前,淡淡一笑,说道:

    “前面的阵眼,我都已经破了。”

    “剩余的最后两处阵眼,恐怕还得三位长老亲自出手。”

    韦长老是个急性子,一听楚逸要在最后撒手不管,顿时就是有些急眼了。

    他瞪起一双虎目,语带不满地冲着楚逸大声叫道:

    “怎么?你小子想反悔不成?”

    楚逸却不理他,而是深深地看了一眼裴长老,依旧语气平淡地说道:

    “那两处阵眼我都已经去瞧过了”

    “阵中只有两个高手坐镇,没有什么道纹秘法。”

    “所以,那两处阵眼还得你们自己去破。”

    说完,他又怀疑地看了一眼裴长老,然后便转身走开了。

    虽然他并没有开口质疑裴长老,但韦长老和他的两次对话,确确实实都让他心生疑窦!

    就算真如裴长老所说的那样,五曜圣地中除了柳家之外,只有裴家的家主和裴长老知道柳如烟的事

    但韦长老的这种反应,在楚逸看来还是有许多奇怪之处。

    只是,楚逸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其中的蹊跷。

    卢长老比其他两人都多了几个心眼,一见楚逸要走,马上朝他喊道:

    “楚公子留步,且容老夫再多问你一句。”

    楚逸停下身形,回过头来并未说话,只是很平静地看着他。

    只见卢长老面带几分赧然之色,踟蹰着问道:

    “楚公子可否能具体告诉老夫,那七枚元灵玄珠,究竟是如何消失的?”

    “我想知道细节。”

    说完,他又马上补了一句:

    “楚公子切勿介怀,老夫不是疑心于你”

    “只是,此事对我五曜圣地,颇为要紧!”

    楚逸听完,还是面不改色,用平淡的语气回道:

    “我只是略通一点阵法术和道纹术而已”

    “论修为,论见识,哪里比得上三位长老?”

    这一番话,楚逸的言下之意自然是说

    你们三个活了几百岁的老头都不懂的事,我一个后生小辈,又怎么会知道?

    韦长老一听楚逸这么说,马上又叫道:

    “你小子一直呆在阵眼处,也只有你接触过元灵玄珠……”

    不过,还不等他把话说完,楚逸就开口打断他:

    “若是你们信不过我,可以去问问牧鹤大师和卫家主。”

    “之前我破阵的经过,他们也都看在眼里。”

    便在此时,听到了这边动静的卫凌笑和牧鹤大师他们,也都一起飞了过来。

    卫凌笑看着韦长老,语带深意地说道:

    “韦长老不必急着感谢楚逸,还是先去破阵吧”

    “总不能,让楚逸帮你们,把最后两处阵眼,也一并破了吧?”

    说到后面,他连连停顿,像是有意在强调什么似的。

    他身后的少年们听了,全都一脸怪异的表情,像是在极力忍受着什么一样

    而韦长老却是一脸复杂,眉毛胡子一齐抖个不停。任谁都能瞧出来,他的脸上有羞恼,有愤然,也有尴尬,甚至还有一丝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