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8章 大会开始-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58章 大会开始

    秀了一晚上,出尽风头的楚逸,当然不会想到,太子煌和八王爷正在研究他帮助五曜圣地的动机

    对他来说,今晚是个丰收之夜。

    他不仅将七枚元灵玄珠全部集齐,而且他还在破阵过程中,又领悟到了布阵之法,对象形道掌握精进了不少

    对道纹秘术的运用,也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至于,他灵台处又多了五枚元灵玄珠的麻烦,楚逸已经见怪不怪,不把此事放心上了。

    俗话说“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楚逸甚至在想,能不能用那七枚元灵玄珠,召唤出神龙?

    另外,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初步得知了大老婆柳如烟的消息

    虽然只是支言片语,而且语焉不详,但即使如此,楚逸还是兴奋不已。

    “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

    回到自己的休息之所后,楚逸都是忍不住哼哼了好几首儿歌,那种压抑了很久的激动心情,方才渐渐平复下来。

    鉴于七星圣地的灵气浓厚无比,冷静下来的楚逸,当然不愿入宝山而空回,便直接钻进九殇之棺,开始修炼起来。

    时间流逝,很快便是虹日东升,照亮了整座玉衡峰。

    这么一点时间,就算在九殇之棺内放大十倍,楚逸也不可能突破境界,只得从九殇之棺出来

    不过,他的修为也是精进些许,将道基打得非常牢固。

    “噫吁兮,危乎高哉武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楚逸长身而起,一边感叹着玉衡峰的灵气之精纯浓郁,一边又对尊者领域的修炼之难感慨万分。

    而此时,大殿外已经渐渐有了人声。

    今日是南域天才大会的正式召开之日,各家少年难免有些激动,很多人早早就出现在大殿内了。

    楚逸刚一走出门外,便有不少人一脸热情地和他打招呼

    看来经过昨晚的那些事情之后,各家少年都对他改观许多,他的名声已经初步点亮。

    楚逸的心情也很好,口花花地和他们问候寒喧:

    “咦?昨晚天黑眼神不好,原来林公子长得这么英武!”

    “哇!尉公子也很精神嘛。”

    “嘿嘿,卫公子霁月清风,很有些卫家主的风范啊。”

    “啧啧,半夜不见,娜琳小姐的胸大肌又大了不少哦……”

    最后那句话一出口,原本都是一脸乐呵的少年们,刹那间脸色都是变得有些奇怪了。

    他们先是一脸暧昧地看了看,娜琳小姐的某个部位

    然后,又齐刷刷地看向楚逸。

    楚逸知道自己一不小心真情流露,赶紧讪笑一声,转向了天启教的班玉曣。

    班玉曣正和宋临安站在一起,看起来这两人的感情还真有些两小无嫌猜的意思。

    楚逸清清嗓子,脸上并未对调戏娜琳有半分尴尬神色,依旧是一脸正色地说道:

    “有冰肌玉肤的玉曣妹妹在,真是满室盈香啊!”

    “哦,还有霞姿月韵的宋公子,也是满室生辉,嘿嘿。”

    其他少年听了楚逸这一番夸人不嫌腻的话,也都大点其头。

    班玉曣和宋临安这一对玉人站在一起,还真是让人看得赏心悦目。

    另一旁,见到楚逸没个正形的“林大叔”,却是一脸好笑地摇了摇头,在心里暗暗嘀咕:

    “这小子,真是越来越油嘴滑舌了。”

    而宋临安听了楚逸的话,却像是听惯了这样的夸奖之词似的,居然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然后拱手笑道:

    “楚公子的阵法之术和道纹之术,堪称惊才绝艳,宋某也是佩服不已。”

    说完,宋临安轻轻拉了一下旁边的班玉曣,示意她开口对答,免得失礼。

    不过,不经世事的懵懂少女班玉曣,却像是完全没有会意一样,一言不发。

    只是,她一脸纳闷的模样,低着头朝自己胸前看了看,然后又抬头瞧向对面一脸嗔怨的娜琳小姐的某个部位……

    对比非常强烈,反差鲜明。

    而楚逸见她小嘴微微撅起,眼中似有艳羡之意,不由得又起了调笑之心,想逗逗这个懵懂少女:

    “玉曣妹妹不要心急,正所谓”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晚有蜻蜓立上头。”

    “哥哥我非常看好你,假以时日,你必定能成大器!”

    众少年一时间都没听懂楚逸的话,只以为他是在勉励班玉曣

    倒是宋临安,一下子就听出了他的弦外“雅音”。

    看着楚逸一脸坏笑,宋临安忍不住直翻白眼,心里暗骂楚逸真是轻浮浪荡。

    此外,班玉曣对此的反应,更让宋临安直皱眉头

    这个不明就里的小丫头,居然面带娇羞,忸怩着玲珑的小身段,对那个浪荡公子说:

    “多谢楚逸哥哥”

    “以后你一定要把你的那些秘术教给我啊!”

    却见那个浪荡公子貌似忠厚,实则色眯眯地笑着回道:

    “好啊,只要玉曣妹妹愿意学,我还有许多秘术可以教你哦”

    “比如三十六手,七十二艺,一百零八势……等等。”

    “这些可都是我融会经典,贯通古今才悟到的绝学,保证你学会之后,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说到最后,楚逸终究还是嘿嘿坏笑起来,活像一只露出尾巴的大灰狼。

    他这副模样,看得宋临安直咧嘴,心里暗暗咬牙,恨不得把这家伙一脚踹下玉衡峰。

    而一旁的荧荧公主,也把楚逸的这番轻浮模样看在眼里。

    她虽然面无表情,实际上却正暗自咬牙切齿,心里也直骂楚逸无耻。

    到了现在,其他少年们也都看了出来,楚逸是在调戏人家小萝莉班玉曣

    只是他们对楚逸已经心生些许好感,再加上都是男人,都有那方面的心思,因此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

    而且,有了楚逸的这一番插科打诨,倒像是朋友间开玩笑似的,让各家少年之间的气氛,变得更加熟络了。

    就连一向清冷孤傲的洛青简和莫如晦,也开始和别人交谈起来,虽然表情依旧冷漠,但已然不在置身事外。

    一行人就这么随意闲聊着,结伴走出了殿外。

    但让楚逸微微有些诧异的是,他并没有看到五曜圣地的裴长锋他们。

    太子煌,一直在默默观察着楚逸的一举一动

    但直到大伙又来到沐月宫,他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

    沐月宫的夜晚风景无双,在白天时,又是另一番美妙景象。

    清风徐徐,薄云袅袅

    轻纱奕奕,暗香幽幽。

    牧鹤大师和卫凌笑早已现身,两人此时正闲坐一处,不知道说些什么,谈笑风生。

    此情此景之下,这二人又穿了一身宽松飘逸的长袍,还真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

    而离着他二人不远处的座位上,端端正正坐着五个少年,正是五曜圣地的裴长锋和韦千泷他们

    修养了一夜的韦千泷,虽然看起来还是呆呆傻傻,但好歹已经不再喃喃自语,正常了不少。

    裴长锋和柳华以及鱼秋声、卢石四人,一脸平静,没有任何异样表情,好像已经忘记了昨天的事一样

    他们看到楚逸进来时,只是面无表情地扫了楚逸一眼。

    然而,虽然只是一瞥楚逸却清晰地从裴长锋的眼神里,捕捉到了冷冽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