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0章 高谈阔论-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60章 高谈阔论

    楚逸被这群人高高架起,当然不会认怂

    事实上,他胸有成竹,的确见识过很多高深武道,所以底气很足。

    当然,他不会傻乎乎地都说出来

    那样的话,或许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要知道,很多高深的武道奥义,这可是比神通、秘术还要珍贵的传承。

    所以,他故作认真地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所谓大盈若冲,大成若缺。”

    “而缺的是什么呢?”

    “就是牧鹤大师方才所讲的,一道修炼契机。”

    说这些的时候,众少年和牧鹤大师他们,还都很配合地点头附和楚逸。

    却见楚逸脸上的神色越来越严肃,说话的声音也慢慢变得煞有介事起来:

    “大师所言,其实深得我心”

    “想必在座各位同辈好友,都已经跨入虚极境了。”

    “那各位一定也与我一样,已经察觉到”

    “虚极境想要有所提升,比之行龙境要难上数十倍不止。”

    “一开始我也很困惑,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究竟是什么。”

    “直到方才听了大师的话,我才恍然大悟!”

    听到这里,卫凌笑和牧鹤大师,以及众少年都已经不再是玩笑的心态,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有些认真起来。

    “之所以觉得修行越来越难,是因为你我之前的基础,还不够扎实”

    “而现在,正是你我该为之前的急功近利,付出代价的时候。”

    “说白了,这种看似莫名其妙的艰难,实则只是为以前的修行补不足而已。”

    说到这里,五曜圣地裴长锋等人脸上的表情变得难看起来,又惊又恼,像是一不小心吞了一吨癞蛤蟆似的

    沐月宫里的诸位少年,已经再没人心存看楚逸笑话的心思了。

    他们都是一脸凝重,仔细思考起楚逸的这些话。

    修为越高,修行越难,此事众所周知

    而且,很多人都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却很少有人仔细追究过此中道理。

    如今听了楚逸的一席话

    众少年,甚至是牧鹤大师和卫凌笑的心里,竟然都是有生出一种初窥天道的惊艳感觉!

    常理皆认为,武道越往后,越是玄奥复杂,所以修炼得越发艰难

    而现在,楚逸说武道后途之所以越发艰难,只是在为以前的瑕疵补不足!

    这种理论见解非常独特,但却不无道理!

    听了楚逸这番话,洛青简和莫如晦二人像是心有灵犀一样,几乎同时看向了对方

    他们从彼此的眼睛里,都看到了一种难以置信的惊诧和震憾。

    然后,这两少年又同时看向牧鹤大师。

    却见牧鹤大师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眼睛却正在盯着太子煌。

    此时,沐月宫里静谧得落针可闻,好像连风吹纱缦的声音,也都消失了似的。

    这个时候,楚逸也已经发现,自己这番大话,好像真把这些天才少年给唬住了。

    其实,早在他听了崔判官的那些武道高论时,这些想法便开始萦绕在他的心里了

    只是,他一直未曾对人提及而已。

    不过,眼下既然已经成功地反将了这群小伙伴一军,楚逸当然要乘胜追击了:

    “以前,我曾听一位世外高人说过一句话”

    “懂得越多,想到的问题也就越多,于是也越发觉得自己无知。”

    “我想,此理也合当用在武道修行上。”

    “修为越高,之前的修行基础就越显得虚乏,于是也越发觉得修行艰难!”

    说完,楚逸也不由得轻叹了一声。

    有些话,其实是他发自肺腑的感慨之辞

    地球上的道家巨子曾有先谚,万变不离其宗。

    有些道理,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学识也好,武道也罢,终究逃不开这些规则

    或许,这便是天道?

    想到这里,楚逸一时间也没了再说下去的兴致。

    而各家少年也是沉默不语,他们脸上既有些痴迷神色,又有些初入门径的谨慎。

    良久之后,牧鹤大师才长长地重叹了一声,打破了这份沉寂:

    “楚小友此番高论,独特而有理,让老头子我如获仙草,也是感悟良多啊!”

    “老头子不敢妄自居功,先前老头子的那些话,只是想劝诫诸位少年”

    “修为越高,越是忌讳贪功冒进一着不慎,便可能生出心魔,悖离修行正途。”

    “此等老生常谈的话,与楚公子的这番高见,实在不能相提并论。”

    楚逸听了,心里也不禁觉得有些意外。

    原本他还以为,这老头能修到皇者领域,应该早就领悟到那些大话道理了

    没曾想,自己居然误会了这老头的意思。

    真不知是该说错有错着,还是“无心栽柳柳成荫”?

    而他身后的太子煌,却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比起其他少年,太子煌的心里,更是多了一份大彻大悟的感觉。

    因为,只有他内心最为清楚,他正在修行的逆炼之法,恰恰暗合了楚逸所说那些话的某些道理!

    逆炼之法,是火家的一种禁忌秘术。

    此等修炼法门,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

    要紧的是,此法须得借助于道纹秘术

    修炼者,须得以一种特殊的道纹秘术,将自身的真正修为强行压制下来,在某一境界中,不断重复相同的修炼过程

    百炼千锤,千遍只为一遍最终臻至大成,甚至完美。

    以前太子煌并不清楚,这种逆炼之法究竟有何奥秘之处,值得火家先祖将它代代传承下来。

    现在,听了楚逸这番话,他似乎打开了某道疑惑枷锁,隐隐间明白了一些道理

    也开始可以理解,为什么此等逆炼法门,会被火家的列祖列宗定为传家的禁忌秘术。

    然而,令太子煌难以接受的是,此等玄奥大道,居然是出自于楚逸之口?

    他被称作火家五百年一出的旷世奇才,被誉为火皇朝的第一天才,之前他自己也一直这么认为

    但是,如今却有一个人,既有惊艳的武道天赋,又有高深莫测的悟性,同时又身具多种秘术天赋

    假以时日,这个人的修为会不会傲视群雄,超过他这个“第一天才”!?

    这是太子煌第一次,真正从火皇朝的一个同辈身上,感觉到了那种叫做威胁的东西。

    要知道,先前他见到洛青简和莫如晦这两个神山弟子的时候,也都没有生出这种感觉。

    这种令太子煌自己都匪夷所思的感觉,让他从心底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忌惮之意

    他的双臂虽然很放松地垂入在玉案下面,但两只手却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紧握成拳

    内心深处有一股无名之火,突然就烧了起来。

    而就在此时,早已停杯忘盏的卫凌笑,突然站起身来,大声笑道:

    “楚小友此番高论,着实也让卫某受益良多。”

    “眼下,卫某还有个不情之请,希望牧鹤大师和楚公子能够应允。”

    他这么一说,顿时将沐月宫里肃穆凝重的气氛平复了不少。

    众位少年也纷纷回过神来,看向卫凌笑,等着听他的下文。

    牧鹤大师也是面带疑惑,不知道这个总是出人意表的卫凌笑,又在打什么主意?

    楚逸对这位卫凌笑,倒是很有好感。

    因为这位洒脱不羁的卫家主,已经几度不着痕迹的帮过他了。

    所以,楚逸直接站起身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恭敬地拱手回话道:

    “前辈言重了”“前辈但有所需,晚辈自当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