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 尉老家主-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64章 尉老家主

    只见,虚空中

    一位须发皆白的白袍老者,跨骑着一头长着巨大犄角的白鹿出现,正不怒自威地看着他。

    不过,还没等楚逸说话,一旁的卫凌笑便飞身而起,口中高声说道:

    “尉老家主息怒”

    “这位小友,便是我昨晚与您老提过的楚逸。”

    说话间,远处的尉重央已经从那头白鹿身上一跃而起,朝着卫凌笑和楚逸这边飞了过来。

    这时,楚逸也已经稳住心神,镇定下来了。

    他强压着激荡的心绪,向那老者拜道:

    “左门楚逸,见过尉老家主。”

    然而,尉重央却不急着答话,而是先看了一眼旁边的卫凌笑。

    身在虚空中的卫凌笑见了,急忙向他递了一个暗含深意的眼神,同时还微不可察地轻轻点了点头。

    只见尉重央好像领会了什么似的,飞身落到楚逸身前。

    他轻哼一声,一挑眉头说道:

    “老夫原以为是哪位高人误入我七星圣地,才会扰动我七星圣地的禁忌之地”

    “没想到,原来只是一个参加此次南域天才大会的小子!”

    说完,尉重央一边上下打量着楚逸,一边还点着白花花的脑袋。

    这种情形,让楚逸心里直发毛。

    本来,他听说那座大湖是七星圣地的禁忌之地后,就已经在心里暗道不妙了。

    而此时那位尉家主又面无表情,举止怪诞,更让他觉得自己似乎闯祸了。

    于是,楚逸马上又施一礼,向尉家主解释道:

    “晚辈之前并不知道那座大湖是禁忌之地,一时冒失,还请尉家主见谅。”

    说着,他神情尴尬地看了一眼卫凌笑,心里暗骂:

    “这卫凌笑究竟在搞什么鬼?”

    “不提醒一声也就算了,居然也不阻拦?”

    楚逸这般姿态,并非是小题大作,示弱于人。

    所谓禁忌之地,其实是可轻可重的。

    如果只是纪念性质的一个说法,那倒还好

    可若是涉及到一门一派的兴哀生死,那事态可就严重了!

    不过,无论那座大湖对七星圣地是“轻”是“重”,楚逸都觉得自己应该先和尉家主把话说清楚。

    这时,卫凌笑也已经落回原地。

    他一看楚逸这般神态,好像也明白了楚逸的心思。

    奇怪的是,卫凌笑似乎很不在意此事。

    只见他一脸笑意,朝尉重央说了一句:

    “此事不怪楚公子,是我让他这么做的。”

    “您老若是想要怪罪的话,就怪罪我吧。”

    尉重央听了,鼻腔里重重哼了一声,瞪着一双虎目喝道:

    “老夫一见你在,就知道又是你卫凌笑在胡闹了!”

    “你说让老夫怪罪你?”

    “那好!”

    “老夫就先断你一臂,以示薄惩!”

    说着,尉老家主脸色铁青,猛地抬起右手,浑身爆发出恐怖绝伦的气机,作势就要对卫凌笑动手。

    而楚逸见那位尉家主一言不合,就要对卫凌笑动手,急忙一闪身形,挡在了两人中间。

    他一脸正色地看着尉家主,言真意切地说道:

    “此事与卫家主并无多大关系,全是晚辈的一时过失。”

    “但晚辈之前并不知道,那座大湖对七星圣地会如此要紧”

    “所以,不知者不……”

    说着说着,楚逸却看见尉家主的嘴角边渐渐扯起一丝笑意,白花花的胡子和眉毛也在抖啊抖的

    他心里一阵纳闷,不由得有些愣住了,扭头又去看卫凌笑。

    只见后者也是一副强忍着笑意的模样,眼神里满是戏谑之色。

    见此情形,楚逸哪里还能不明白,自己是着了这两人的道了。

    他一头黑线地瞪视卫凌笑一眼,然后回身看着已经开怀大笑的尉家主,接着刚才的话头说道:

    “所以,不知者不罪,您老要怪”

    “真要怪的话,还是去怪一肚子坏水的卫家主吧。”

    说完,他故作不满地拧身走到一边,抬眼去看那只白鹿去了。

    说起来,楚逸这两天已经见过许多老头了。

    有阴险毒辣的玄钦方,有蛮横无脑的韦长老,还有城府深重的卢长老和老而弥辣的裴长老

    但是,就算是那位不拘于礼的牧鹤大师,也没像这位尉家主这样没正形,居然会这样与一位少年晚辈开玩笑。

    不过,楚逸倒是一点也没生气,甚至还挺喜欢这位为老不尊,有些像老顽童一样的尉家主。

    而“奸计得逞”的尉重央,见楚逸好像对自己的座骑很感兴趣,便一脸乐呵地朝那头白鹿招了招手。

    那头白鹿很是灵性,一见主人召唤,马上撒着欢地向尉重央飞奔过来。

    然后这只体形巨大,四蹄也粗壮无比的白鹿,就低着脑袋,状甚亲昵地依偎在尉重央的衣袍下了。

    楚逸瞪眼看着那头可爱腻人的白鹿,心里忍不住地暗自怀疑:

    “这头白鹿座骑,该不会只是尉家主的一头宠物吧?”

    这时,卫凌笑也来到那头白鹿身旁,一边抚摸着它的大脑袋,一边对楚逸笑道:

    “你别看它现在这副样子”

    “若是一凶起来,连程希弦的那头熊罴战兽都不敢靠近它呢。”

    经过刚才那么一闹,他和楚逸的关系也在无意中亲近了不少。

    楚逸听了,也是毫无怯意地也靠了过去。

    他轻轻摸了几下那头白鹿的巨大犄角,笑着问尉家主:

    “您老的这头白鹿有没有名字?”

    却听尉重央轻描淡写地回道:

    “一头座骑而已,取什么名字?”

    然而,一旁的卫凌笑却对楚逸笑道:

    “嘿嘿,尉家主平时很疼爱它,一般都叫它小不点的。”

    尉重央见卫凌笑拆自己的台,老脸不由得一红,佯怒道:

    “就你小子多事!”

    “哪天真惹怒了老夫,一定好好收拾你。”

    楚逸看着他二人嬉笑怒骂,心里暗道:

    “这两位家主之间的关系好像并不简单。”

    “同样是七星圣地的家主,那个程希弦就和卫凌笑没这么亲热。”

    “而且刚刚卫凌笑提到程希弦时,也是直呼其名,并没有冠以家主的称谓。”

    卫凌笑见楚逸一脸思索的表情,以为他是在奇怪“小不点”的名字,便又笑着说道:

    “小不点可不简单,虽然现在还在年幼期,体形还很迷你”

    “但它体内可是流着上古神兽的血脉,等它真正长成,会高大如山岳,威震万里疆域。”

    楚逸听着卫凌笑的话,再看看小不点头上的大犄角,心里不禁有些怀疑这家伙,是鹿和麒麟那样的神兽杂交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