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7章 千年秘事-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67章 千年秘事

    而卫凌笑听到楚逸的疑惑后,却只是苦笑一声,一脸不甘心,却又很无奈地说道:

    “闲云大师那般神人,怎么会愿意收我作弟子?”

    “他之所以传授我道纹秘术,只是信手为之,因为喜欢我亲手酿出来的星露酒罢了。”

    “当年,我也曾和他隐晦地提到过这座大湖,希望能请动他出手”

    “不过,他却说了一句机缘未到,不可妄动,便再也不提此事。”

    “这八个字,让我和尉老家主翻来覆去想了很久,直到今天还是没有半分头绪。”

    听他这么说,楚逸脸上浮起几分向往神色,心里忍不住猜想起来:

    那位闲云大师,究竟是何等人物?

    就连卫凌笑,这般堂堂七星圣地的玉衡峰之主,都像是连做他徒弟的资格都没有似的?

    他当年能大败悬幽寺十几尊皇道狠人的围杀,莫不是已经超越了皇道领域?

    一尊当世圣人!?

    楚逸心中好奇万分

    他曾获得过圣血,领教过圣威,知道圣是多么超凡的生命层次,所以想知道更多关于圣的事情。

    可惜的是,卫凌笑好像并不愿多说闲云大师的事,只这么轻轻提了一句,就又说回了之前的事。

    只见,他脸上带着几分疑惑,喃喃自语道:

    “我曾猜测,那座大湖中藏有一桩大造化。”

    “可是,大造化往往伴着大危险”

    “我等修行之人,想接近那座大湖都是难上加难”

    “祖籍更是记载,连我族的武神先祖也被它所殇,又如何能得到湖中的造化?”

    这时,听了半天的尉重央看向楚逸,忍不住插嘴道:

    “你这小子,我们只问了你一句,你却一问再问,没完没了!”

    楚逸见他一脸不满,也是知道了他们不愿再多透露,不由嘿嘿一笑,回道:

    “尉家主可不能怪我。”

    “那座大湖本来就复杂无比,否则以你七星圣地的偌大势力,怎会历经千年都没解开它的玄机?”

    尉重央眉头一竖,瞅着楚逸哼道:

    “你别拿这些没用的话挤兑老夫,赶紧回答之前的问题!”

    话音一落,回过神来的卫凌笑也看着楚逸,言辞恳切地说:

    “楚公子,事到如今我也不再瞒你。”

    “我等之所以会对那座大湖如此上心,并非是贪图湖中或有或无的那桩造化。”

    “你之前应该也发现了,我七星圣地入口处的两座大山,根本没有一丝灵气”

    “我和尉家主这几年一直在怀疑,那两座大山是不是因为那座大湖的缘故,才会变得如此怪异?”

    “而我们最担心的”

    “就是有朝一日,我七星圣地的七座星峰,会不会也如承光宗和司玄道的那两座大山一样,变得灵气全无?”

    此话一出,尉重央的脸色也变得无比凝重起来。

    楚逸一看他二人如此神态,不禁也收起玩笑的心思,变得认真起来。

    他皱着眉头,暗暗思忖了一番,这才提出自己的见解:

    “以晚辈之见,那座大湖并没有吞噬灵气的异象。”

    “相反,那座大湖中,似乎有某种玄阵守护,将湖水与外界隔绝开来。”

    “那座玄阵的威势十分霸道,无论是七星圣地的灵气,还是修行者的法力,都会引发它的抗拒”

    “因此,那座大湖才会人兽难近,一片死寂。”

    尉重央听完楚逸的话,脸色顿时一边,两眼瞪得都快有小不点的眼睛那么大了。

    他回身望了一眼远处的大湖,然后才用咄咄逼人的语气向楚逸质问:

    “你小子莫不是在敷衍老夫吧?”

    “你可知道那座大湖有多大?”

    “就算是有武神的修为,也未必能有足够力量,布下如此辽阔的大阵。”

    “另外,就算有人真能布下如此大的玄阵,那他又是用何等宝物来维系这座大阵运转千年的?”

    “就算天下有此等异宝,那又是谁用它来布阵,布的什么阵,所图为何?”

    说这些话时,这老家伙的眉毛和胡子又是抖啊抖的,看着很是滑稽。

    之前他捉弄楚逸时,也曾是这副模样。

    不过,现在尉重央会这样,却是因为楚逸那些“不靠谱”的说法。

    大湖是一座大阵?

    尉老家主完全不相信,这太可怕了,谁能布置出这样的大手笔?

    然而,楚逸却不理会他的质疑,只是深深地瞄了一眼卫凌笑。

    卫凌笑见状,拧着眉头沉思片刻,才看着楚逸试探地问道:

    “楚公子的意思是说,那座大湖,与七星圣地或是其他修行之地一样,也是一座浑然天成的自然之阵?”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辅峰与弼峰又为何会灵气全无?”

    “按常理来讲,这两座大山就算比不得七座星峰,至少也应该是能让武者修行的宝地。”

    “何况,它们与七座星峰离得这么近。”

    楚逸听完,却淡然一笑,看着卫凌笑回道:

    “辅峰与弼峰的事,或许与那座大湖并无关系。”

    “说来也是奇怪,你们为何会将承光宗和司玄道,安排在那两座根本不适合修行的山上?”

    说到这里,楚逸又看向尉重央。

    却见,尉重央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好像还在体味他刚才的那番话。

    而楚逸之所以会这么问,也是因为之前,承光宗红罗的那番奇怪举动。

    比起卫凌笑来,红罗是最先帮楚逸说话的人

    这位美女堂主,不但几次与同阵营的玄钦方对着干,而且还在程希弦面前,暗暗替楚逸瞒下雷灵玄珠的事

    当然,前提是红罗真得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没有受到当时的那道盛光的影响。

    种种一切,表明这红罗似乎对他别有所图?

    楚逸虽然知道自己魅力不小,但可不会真个以为红罗对他一见钟情

    这其中,肯定有某种缘由存在。

    所以,楚逸对红罗,也是兴趣十足,想要弄明白。

    而听楚逸又问及承光宗和司玄道的事,卫凌笑的眉头暗皱,眼神也是微微闪烁了一下。

    然后,他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目光灼灼地盯着楚逸,沉声说道:

    “承光宗与司玄道的事,牵涉到我七星圣地的千年秘事”“我们可以告诉小友,但小友须得先答应我两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