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 何人擅闯玉衡峰?-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70章 何人擅闯玉衡峰?

    楚逸看着尉重央脸上的傲然之色,心里不禁也是有些动心了。

    眼前这位老头,俨然便像是七星圣地七大家族的七位家主当中的老大哥。

    他要送给别人的礼物,而且还说得这么郑重的话,用脚趾头想一想也知道,那必定不会是什么凡品!

    不过,哪怕心中已经有所意动,但楚逸脸上还是装着一副很不在意的样子,淡然笑道:

    “晚辈并非贪心之人”

    “不过,既然能被尉家主您这般郑重其事,晚辈倒是有些好奇您所说的那件礼物了。”

    不过,尉重央像是没看出楚逸的心思一样,指着身边的那头白鹿说道:

    “你不是喜欢我的小不点吗?”

    “老夫明白和你说,若你能帮我七星圣地解开那座大湖的玄机”

    “老夫愿意将小不点拱手送给你!”

    楚逸听了,不禁嘴角一咧,满头黑线。

    他倒不是瞧不上这小不点。

    卫凌笑之前说过,小不点身具上古神兽血脉,就连程希弦那恐怖的熊罴战兽,都惧怕暴怒的小不点

    这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不点,实力再不济也远在楚逸本身的修为境界之上。

    只是,历来级别越高的战兽、座骑等灵兽,其对主人的忠诚度也就越高

    楚逸可不想要一只“心有所属”的灵兽。

    这不,那只白鹿一听尉重央要将自己送人,已经在围着尉重央不停打转了,看那样子,十有**是在撒娇闹委屈……

    卫凌笑见楚逸有些不以为然,略一思忖便明白了楚逸的心思。

    他轻轻摸了两下状甚可爱的小不点,笑着对楚逸说道:

    “尉老家主虽然很喜欢这只白鹿”

    “但因为它还年幼,所以,一直没有对它施展驭兽秘术里的灵兽契约。”

    尉重央一听,马上也接话道:

    “老夫真正的座骑,可不是小不点。”

    “小不点虽然很受老夫喜欢,但比起那座大湖的玄机,老夫还是愿意割舍的。”

    “你也不必担心它不愿追随于你,老夫自会用驭兽秘术帮助你的。”

    听到这里,楚逸心中意动,嘿嘿一笑,对尉重央说:

    “如果晚辈能有幸学会您老的驭兽秘术的话,岂不省得您老亲自动手?”

    尉重央一听,马上就被贪得无厌的楚逸给气乐了。

    这家伙,真的是打蛇上棍,开始打他的驭兽秘术主意了啊!

    尉老家主龇着牙暴喝道:

    “你小子别以为能学会几门异术,就小瞧了驭兽秘术!”

    “这门秘术和道纹秘术一样,没有天赋的话,根本无法修习。”

    一旁的卫凌笑见状,也是失笑着对楚逸解释道:

    “尉老家主浸淫驭兽秘术,将近百年之久,才有了如今的造诣。”

    “至于灵兽契约,这等高深秘法,尉老家主也是在数年之前才刚刚领悟透彻。”

    楚逸听了,摸着下巴作沉思状,片刻后大大咧咧地回道:

    “兴许晚辈,就是那万之无一的天选之人,也具备驭兽秘术的天赋呢?”

    说着,他伸手又想去摸小不点的大犄角。

    然而,因为送人的事情,小不点却昂首低吼一声,似乎对楚逸已经有了敌意,已经不太愿意让楚逸触碰自己了。

    尉重央见状,哈哈大笑数声,乐不可支地说:

    “看来你不是……”

    楚逸郁闷地瞪视了小不点一眼,脸上也故作了些怏怏不乐的表情。

    这时,卫凌笑正色道:

    “楚小友不必有所顾虑。”

    “先前,我与尉老家主之所以会对你说那么多陈年旧事,便是想让你心里对那座大湖的凶险蹊跷有个底。”

    “若是你不愿冒险,我等自然也不会强求于你。”

    “这毕竟是我七星圣地的事情,楚小友作为一个外人,的确可以不冒那个风险,不尽那个义务。”

    尉重央听了,也是神色一正,语重心长地说道:

    “楚小友尽管放心。”

    “老夫和这个卫家小子,虽然这些年一直对那座大湖的玄机心心念念,但绝对不会做有悖道义的事。”

    “就算你不帮我七星圣地,老夫也敢向你保证”

    “程希弦他们,决不会再和你追究九灵玄阵的事情。”

    楚逸听了,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些感动之意。

    平心而论,他与眼前这两位家主,颇有些品味相投的意思。

    虽然此时看来,卫凌笑洒脱不羁,尉重央玩世不恭,但这二人的言行举止都很合楚逸的脾性。

    更何况,之前这两人还都对他有相助之情。

    想到这里,楚逸心里也是生出一阵淡淡的惭愧之情。

    他之前的打算,是想着如果有机会的话,要独占那座大湖中的造化机缘

    但是现在,看着卫、尉二人的真诚期待目光,楚逸也不再只为自己着想。

    他脸上淡然一笑,很认真地回道:

    “晚辈承蒙两位前辈信重,之前又多受两位前辈的庇护,便与那座大湖试着斗上一斗,也未尝不可。”

    “只是,到时候,若是晩辈力有不逮,未能破解玄机的话,还请两位家主勿要见怪。”

    听楚逸如此决定,卫凌笑和尉重央的脸色都是大喜。

    “小友放心,若是事不可违,我等自然会另觅良机”

    “而且,我七星圣地也一定会想尽办法,先顾着你的周全。”

    卫凌笑一边拍着楚逸的肩头,一边对楚逸郑重承诺。

    其实,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相处和了解,楚逸对卫凌笑也是有几分信任了

    现在,又听了卫凌笑那保证一样的话,也只是轻笑着点了点头。

    而一边的尉重央,也是笑出了一脸褶子,不过他那合不拢嘴的样子,倒很像一个吃到糖的小孩一样。

    楚逸见状,也是忍不住故意出言,打击打击这个老家伙:

    “尉老,您可先别这么得意”

    “事情能不能成,还是两说呢”

    “至少,就我本人来看,这事就是非常悬。”

    哪知,乐呵呵的尉重央却没受楚逸的丝毫影响。

    他看看楚逸和卫凌笑,挤眉弄眼地笑道:

    “老夫虽然不像你一样,懂知命秘术”

    “但老夫相信卫凌笑和闲云大师,既然你就是那个机缘,那这座千年死湖,或许真要因为你的到来,而泛起浪涛了!”

    楚逸听了,先是一愣,继而故作不满地回道:

    “看来尉老是不信我了”

    “哎,您要是怪我到时候要带走小不点的话,可以直说嘛。”

    说到最后,他一脸惋惜地摇了摇头,像是在暗示尉重央小气似的。

    见楚逸如此装模作样,心情大好的卫凌笑和尉重央,也都是被他逗乐了。

    只可怜了那小不点,心系尉老家主,不肯到时候被楚逸带走,已经开始黯然魂伤了。

    最后,小不点可能实在是无法忍受这么大的委屈,像恼羞成怒一样,突然长鸣一声

    然后,他突然人立而起,从鼻子里和口中,对着楚逸喷了一些唾沫星子,以示仇恨和不满。

    楚逸对着可爱的小家伙一阵无语。

    便在此时,尉重央突然停下笑声,脸色突然一变,向前跨出几步,一手戟指虚空,厉声喝道:“何人擅闯玉衡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