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1章 曲珑儿-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71章 曲珑儿

    楚逸和卫凌笑听了尉重央的大喝,也都是神色一惊

    他二人目光刷刷地,也是急忙向尉重央所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虚空当中,赫然凭空出了一道身段婀娜,相貌清秀的倩影。

    女子身穿一袭淡雅的白色绣花长裙,如同一位凌天仙女一样袅袅婷婷

    她一现身,便冲着尉重央和卫凌笑盈盈拜了下,用黄鹂出谷一样的声音,轻声说道:

    “承光宗曲珑儿,拜会两位家主。”

    “只我承光宗巡山使,感应到七星圣地的禁忌之地有异动,又不敢擅入星峰”

    “因此,便报知于我。”

    “我心中急切,又未能找到七位家主,也不敢惊动那些长老,只好自作主张,自己入山巡察来了。”

    “一时唐突,惊扰了诸位,还请两位家主勿怪。”

    此时,尉重央的脸色已经转怒为喜。

    只见,他先冲那名女子一招手,示意曲珑儿下来说话

    然后,他又对楚逸笑着介绍道:

    “这个小珑儿,是承光宗的年轻宗主。”

    “她是老夫最喜欢的一位后辈,小时候,她也最是喜欢到我的天璇峰玩儿。”

    楚逸听了,不由得有些想歪了,在心里暗自嘀咕:

    “曲珑儿长得这么秀美怡人,你这老家伙,该不会是想老牛吃嫩草,一树梨花压海棠吧?”

    他一边腹诽尉重央,眼神却一边瞟向卫凌笑,想从卫凌笑的神色间看出些端倪。

    却只见,卫凌笑的脸上挂着几分淡淡的笑意,眼神里似乎暗藏着某种警惕之意。

    楚逸见状,心里不禁大为奇怪。

    不过,没等他仔细思索,便听尉重央已经对来到身边的曲珑儿打趣道:

    “小珑儿,你很长时日没上天璇峰玩了,是不是已经找到你的心上人,忘了我这个老头子了?”

    那曲珑儿先是看了楚逸一眼,然后才看向尉老家主,一脸恼怒地娇嗔道:

    “尉爷爷又在胡说了!”

    “珑儿这些天,因为南域天才大会和两大圣地百年盛会的事,忙着调派人手巡山,哪里有一丝空闲?”

    “虽然我承光宗已经很尽心了,但还是没能照应好前来参加南域天才大会的少年。”

    “昨天听红罗姐姐说”

    “有一位名叫楚逸的少年,就险些和玄钦方还有五曜圣地的人,起了冲突?”

    “经此一事,珑儿才更不敢掉以轻心。”

    尉重央听了,摸着颔下白须,浑不在意地笑道:

    “老夫知道,你不想让司玄道看轻你”

    “所以,你事事亲为,甚至恨不得学会分身术。”

    “不过嘛,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也不必太过在意别人的说法。”

    “你继承承光宗的衣钵,是我七星圣地钦定下来的。”

    “若是司玄道敢寻你的麻烦,你就告诉老夫,老夫自会替你料理他们。”

    一旁的楚逸听了尉重央后面的话,不禁觉得云山雾绕,不明白这一老一小在说些什么。

    而卫凌笑见他面有疑惑,便是轻笑着给他解释:

    “曲珑儿去年刚刚继承了承光宗的宗主之位”

    “司玄道的许多人,欺她年幼,又是一名女子,所以私下里说了许多风凉话。”

    “虽然她初掌承光宗,但她心性一向高傲,自然容不得别人乱说她的不是,因此她们两家差点打起来。”

    “这等大事,我七星圣地自然不能不出面调和”

    “可是,云云众口各抒己见,我们也没法堵住别人的嘴,所以最后也只能息事宁人而已。”

    “所以,小珑儿,便想将事情都干好,也好堵住司玄道那群人的嘴。”

    说到这里,他脸上的神情变得复杂起来,眼神里除了些许警惕之外,又多了一分莫名其妙的怜悯?

    楚逸听了,心里对这个曲珑儿也生出几分敬意。

    一个小小少女,执掌一家偌大的门派,其中的繁杂艰难,必然不少,恐怕也只有她自己清楚。

    而且,恐怕承光宗内部,也会有不少对她不服气的人吧?

    想到这里,他不禁轻声问卫凌笑:

    “他们承光宗内部,是不是也有堂主或者长老,不服气曲珑儿?”

    然而,卫凌笑听了却缓缓摇了摇头,低声说道:

    “这倒没有。”

    “承光宗的三位堂主,和那些长老们,对曲珑儿并无任何不满,因为她的天赋和实力,都是极佳,足够优秀。”

    “只是”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顿一下,又接着说道:

    “承光宗的宗主传承之事非比寻常,暗藏秘辛,以后有机会,我再对你说吧。”

    楚逸闻言,赶紧点了点头,不再多问。

    虽然卫凌笑没有明言,但他能感觉到,承光宗的秘辛应该牵扯甚大,或许和七星圣地的千年机密都有关。

    这时,尉重央安慰完曲珑儿,又带着她来到楚逸面前,笑着给她介绍道:

    “这位英姿少年,便是你方才说的楚逸。”

    “楚逸小友,虽然修为不及你,但他修行了许多稀奇古怪的异术,也是非常不简单”

    “这两天,你别再操心巡山的事了”

    “有时间的话,就到玉衡峰来转转,也和那些各家的少年天才们,多接触接触。”

    “虽然都配不上你,但是了解了解一下也是有好处的。”

    曲珑儿一边听着尉重央的话,一边却是双目灼灼地盯着楚逸,眼里不时闪过一丝精光,有些赤果果的热情在里面。

    楚逸被她火辣辣的眼神,看得心思浮动,心里困惑的同时,也是不由得暗自窃喜:

    “这小妞头一回见我,就一见钟情,这么豪放吗?”

    “目光这么火热,莫不是想把我洗干净吃掉?”

    “难道她也看上我了不成?”

    “咦?我为什么要用也字?”

    不过,就在楚逸心绪联翩的时候,曲珑儿却又嗔了尉重央一眼,貌似不满地哼道:

    “尉爷爷,这么快就想将我许配人家吗?”

    “是嫌我平日里太烦人了?还是嫌我总欺负你的小不点,所以想赶我走呢?”

    说到这里,她看了一眼神情淡然的卫凌笑,突然一脸神伤地说道:

    “尉爷爷,难道你忘了吗?”

    “我只能活到四十岁”

    “我们曲家的血脉诅咒,世上无人可解。”

    听了她这番话,楚逸脸色顿时就是一愣。

    什么东西?

    曲家的血脉诅咒,曲珑儿只能活到四十岁?!

    楚逸心里越发惊奇,心中胡乱猜测着承光宗究竟有什么秘辛,居然会折损人的寿数!?

    四十岁,这未免太可怕了

    要知道,就连凡人当中,可都有百岁长寿翁

    一般的尊者级强者,正常活个几百年,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曲珑儿比楚逸还要强很多,实力深不可测,居然只能活四十岁?

    这也太奇怪了吧!

    而尉重央却像是早已见怪不怪的样子,只是长叹了一声,推心置腹地开始劝尉曲珑儿,道:

    “就因为你只有四十年的时间”

    “才更要尽可能得多经历一些事情,以免日后心存遗憾,白白在世上走这一遭。”

    然而,刚刚还一脸伤感的曲珑儿,却在此时,突然又变了脸色

    她嘻嘻一笑,乐观开朗,道:

    “尉爷爷,哈哈哈哈哈,又被我苦肉计弄得伤心了吧!”

    听着他们二人的对话,楚逸耳边依稀似乎听到了卫凌笑的一声轻叹。

    只是,没等楚逸侧目观瞧,便又听到尉重央故作不满的声音:

    “你这个小珑儿,就会拿你尉爷爷寻开心。”

    话虽然这样说,但楚逸却能从中听出一丝难以言说的复杂情绪遗憾、宽慰、惋惜,甚至也有和卫凌笑一样莫名其妙的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