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 月下独舞-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72章 月下独舞

    楚逸虽然不明白,尉重央为何对曲珑儿有如此复杂的感情

    但他能感觉到,尉重央是发自内心的疼爱于她,就像是那种老人疼爱孙女的情意。

    而比起尉重央,卫凌笑对曲珑儿的态度就更加耐人寻味了。

    即使他的神色中,同样透着几分关爱与愧然,但他的神情中依旧暗藏一丝警惕。

    这种情形下,楚逸自觉自己这个外人,完全看不懂什么情况,还是不参合为好。

    而且,承光宗无论是眼前的曲珑儿,还是那位红罗堂主,亦或是他们只炼化光元灵之力的修行怪癖

    都让楚逸觉得有些古怪。

    古怪弄不明白的话,楚逸也不愿与这曲珑儿,过多地接触什么。

    哪知,尉重央却不让楚逸消停。

    这老家伙在和曲珑儿又说了几句闲话之后,突然眼神一瞟楚逸,一本正经地大声说道:

    “小珑儿,你尉爷爷想给你蜇摸了良配,你意下如何?”

    一听此话,楚逸神情一怔,心里暗道不妙:

    “这老头,不会是想来一出拉郎配吧?”

    他这么想着,眼神不自然地便有些闪躲,正好瞧见卫凌笑的脸上,也隐约露出了一丝准备看好戏的模样。

    其实,尉重央心里的那点小九九,恐怕在场四人都心知肚明。

    就连曲珑儿本人,也是眼含深意地瞥了一眼楚逸。

    有趣的是,尉重央这个老顽童,居然还一脸故作神秘的表情。

    只见,他摆出长辈的架势,继续对曲珑儿说道:

    “你既然叫老夫一声尉爷爷,老夫就得对得起你的这句称呼。”

    “你尉爷爷活了几百年了,别的本事或许不值得称道,这看人的眼光可是毒得很”

    “你尽管放心,老夫给你选的人,必然是门当户对的少年才俊!”

    “不信你去各座星峰打听打听,好几位家主的夫人,也都是老夫给他们挑的”

    “还有他们家的女婿,也都是老夫替他们把关过的!”

    尉重央说着说着,两手往身后一背,俨然一副要话当年的样子。

    更让楚逸觉得好笑的是,一旁的卫凌笑听到这话,脸上居然有了些尴尬神色

    看样子,他的卫夫人应该就是尉重央甄选出来的

    而这时,曲珑儿“噗嗤”一笑,两只灵气逼人的大眼睛弯成月牙状,煞是迷人。

    楚逸看得心神一荡,心里只觉得这小姑娘,既像一只豁达傲娇的云中翎雀,又像一朵娇而不艳的映山白花

    只见,她脸上笑意盈盈,很是配合地问尉重央:

    “那尉爷爷,您打算把我许给哪位少年才俊呀?”

    “先说好了,我可是承光宗的宗主身份”

    “若那人只是一个等闲贵公子,那我可不依您啊!”

    说到这里,曲珑儿又用那月牙儿似的眼眸瞧了楚逸一眼。

    这一眼很不简单,楚逸顿时像被她那会说话的眼睛勾走了魂一样,心里突然变得软糯起来。

    却听,尉重央老神在在地回道:

    “唔,他虽然不是一派之主的身份,却也不是你说的什么等闲贵公子。”

    “此子的年纪与你相近,也已经是一门少主之尊。”

    “这人近来风头颇盛,就连牧鹤大师私下,也没少称赞于他”

    说到这里,这老头见曲珑儿神色怪异,不由地抬手摸着一头白发,乐道:

    “嘿,你这小妮子,又在拿老夫寻开心了。”

    “你明明知道老夫说的是谁,还要明知故问?”

    曲珑儿听了,又“咯咯”娇笑了几声。

    她歪着脑袋,看着楚逸笑意盈盈地说道:

    “喂!”

    “我家尉爷爷,都快把你夸上天了,你还不快点谢谢他老人家?”

    楚逸闻言,嘴角抽了几下,回道:

    “我也很为难啊!”

    “你们两位一直揣着明白装糊涂,我怎么能坏了你们的兴致呢?”

    楚逸这话说得,也是颇有意思,逗得曲珑儿又是一阵花枝轻颤。

    而楚逸看着她那内蕴妩媚的笑容,不知不觉地,在心里暗道:

    “这姑娘,还真是喜欢笑,也不知她是怎么养出来这等禀性的。”

    说来也是奇怪,这曲珑儿明明自知命数不远,性格却又是异于常人的乐观?

    尉重央见他二人,好像很投契似的,便知情识趣地不再插话,只在一旁乐呵呵地看着。

    那曲珑儿却是乐了好一会儿,才渐渐收起笑意。

    只见,她眼眸中又多了几分调皮的意味,小嘴轻轻嘟起,像是在嗔怨什么似的,向楚逸说道:

    “那你真的,有尉爷爷说的那么神奇吗?”

    这姑娘明明和楚逸是初次相识,脸上的神态却轻松随意,像是在和相知已久的知己相处

    而且,她说话时的语调非常悦耳动听,像是勾魂曲一样,让人听了觉得无比惬意,舒服。

    楚逸一边暗自赞叹,一边笑道:

    “其实,你不该问我这个问题的。”

    “如果你连尉老家主的话都不相信,那你又怎么会相信我说的话呢?”

    楚逸话刚说完,刚想乐呵乐呵的时候,却突然发现

    曲珑儿脸上的笑意已经收敛,表情突然变得认真了起来。

    只见,她眼眸里流转着一种令人心动的情愫,佼美的面容上,像是蒙了一层光晕似的

    朦胧中,带着淡淡的凄美。

    刹那间,楚逸心里没来由地轻轻疼了一下,似乎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谁人的青丝不经意地划过一般。

    “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

    曲珑儿盯着楚逸,低声呢喃了一句。

    像是小媳妇在对爱郎倾诉似的,声音虽却包含深情,语气中更是透着莫名其妙的坚定。

    但是,这一句实在出人意料。

    尉重央听得一脸茫然,不禁又下意识地搔了搔头上的白发。

    而卫凌笑脸上却是一阵恍惚的神态,眼睛深处不时闪过一抹精光。

    然而只见,楚逸内心虽然也是完全不明所以,但口中却像是理所当然似的,也低声呢喃了一句:

    “是啊,你怎么会不信我呢!?”

    此时,楚逸看着曲珑儿清浅的眼眸,只觉得冥冥中似有天定一样,心里一阵恍惚失神。

    朦胧中,他似乎从那双眸子里看到了

    一道曼妙的身影,在月光下漫舞独酌

    正是曲珑儿,她的身影既无顾影自怜的黯然伤神,也无狷狂倨傲的盛气凌人。

    她的姿态优雅而又从容,樱桃小嘴中,好像在念念有词一样轻轻开盍

    不过,正当楚逸屏气凝神,想要仔细聆听她的话语时耳边突然听到一阵大笑声,将他从这一片虚幻的月下独舞景象中拉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