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6章 变味-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76章 变味

    见到裴长锋的阴冷杀机眼神,楚逸现在已经懒得再去搭理了

    反正这几次交锋,最后吃亏的人又不是他

    这些跳梁小丑,要是不服气还想找麻烦的话

    楚逸完全无惧,有一千种办法让他知道他大爷就是他大爷,惹不起的。

    至于,裴长老那三个老头,楚逸个人认为,自己已经与他们化干戈为玉帛了。

    因为,在楚逸看来,自己毕竟是当着许多人的面,不计前嫌地帮了他五曜圣地一个大忙

    他就不信五曜圣地的人,会明目张胆地过河拆桥。

    而这时,姚芷蓉见大家都围了过来,也是赶忙收敛起小心思,脸上做出一副淡然的神态。

    她身为左门的护道者,之前一直是傲娇清冷的性子。

    不想遇上楚逸没多久,她的心性便不太一样了,像是被水浸漫过的沙子一样,变得越来越松软温柔。

    尤其是,被楚逸不着边际的调戏了几次之后,她更觉得自己在楚逸面前越来越难以秉持以往的淡然心性。

    这种情难自持的改变,令姚芷蓉既觉得心驰神荡,又有些莫名的心慌。

    她看着楚逸意气风发的模样,听着众少年和楚逸互相调侃,慢慢地退到了人群外面。

    “楚逸哥哥,你真的好厉害哦,牧鹤大师刚才还又夸了你好几次呢!”

    “楚公子,你讲得那些武道,真是别出机杼,让我等觉耳目一新!”

    “楚兄弟与卫家主如何比试的?可曾分出结果?”

    可怜班玉曣,只和楚逸说了一句话,便被七星圣地的几个少年抢了话锋。

    楚逸看了一眼他们身后的姚芷蓉,淡然笑道:

    “卫家主没与我比试,只是带我游览了一番玉衡峰的景致而已。”

    他自然不会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眼前这些人

    从刚才卫凌笑和尉重央两人的态度来看,想必他们也不希望有太多人知晓大湖的秘密。

    而人群外,姚芷蓉见楚逸瞧了自己一眼,顿时心有灵犀一般冲他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他话里的含意。

    楚逸的话虽然避重就轻,但姚芷蓉也算和楚逸有了些默契,自然能听出

    楚逸是想告诉她,卫凌笑并未为难于他,让她放宽心。

    而火离魅这些火皇朝的少年,见楚逸隐隐有些独领风骚的气势,心里不禁既喜且妒。

    只听南宫清武站了出来,调侃似的对楚逸笑道:

    “你走之后,牧鹤大师所讲的武道非常深奥,而且都是大师修行时领悟到的一些精义。”

    “我们这些人都觉得受益匪浅,非常遗憾,你却没能听到。”

    说到最后一句时,南宫清武还很是遗憾地摇了摇头,脸上却做出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火离魅等人看了,都明白他是想打击一下楚逸的“嚣张”气焰。

    于是,他们也七嘴八舌地开始炫耀,言下之意,颇有些听牧鹤大师一席话,胜过修行十余载的意思。

    七星圣地的少年看了一会,也都明白了火离魅他们的心思。

    这些刚刚还对楚逸大肆赞叹的家伙,马上也“倒戈”到了火离魅等人的阵营里。

    没办法,谁让楚逸这两天锋芒太盛呢?

    大伙不怼他怼谁?

    一时间,众少年把牧鹤大师所讲的武道,又上升了数个档次,大有听了牧鹤大师的话后,不日就能突破虚极境的样子

    而像楚逸这种没能聆听教诲的人,好像就无法增进修为似的。

    天真的班玉曣,听着他们的话,初时一脸茫然,不懂这些家伙在说什么东东。

    片刻后,她才发现,楚逸突然好像成了众矢之的似的,俏脸上不禁浮起一些急色。

    只是,她刚想开口反驳时,一旁抱臂而立的宋临安暗暗拉了一下她,示意她继续看戏。

    班玉曣虽然天性单纯,又涉世不深,但一看宋临安意味深长的眼神,她马上也反应过来了

    这些人对楚逸并无真正的恶意,只是在开玩笑似的调侃呢。

    于是,班玉曣便也学着宋临安的样子,饶有兴致地看起了好戏。

    只见,面对一众少年的挤兑,楚逸脸上依旧挂着淡然的笑意,眼神平静地扫视一圈,回道:

    “诸位兄弟,能有机缘听到牧鹤大师讲解武道精义,真是可喜可贺。”

    “我却好像没这个福份了”

    “卫家主说,下午便是他来给我们讲解武道,我无缘牧鹤大师了。”

    说到这里,楚逸又看向火离魅他们,故作不满地继续说道:

    “唉,真是遇人不淑!”

    “我与你们一样,都是千里迢迢才来到七星圣地,却被卫家主强拉着去游览胜景……”

    “唉,我心伤悲,莫知我哀,都怪那个卫家主!”

    不过,楚逸这番抱怨的话还没说完呢,那位卫家少年,就先不乐意了。

    “你这家伙,居然还敢埋怨我们家主?”

    “能被他邀去同游玉衡峰,那是你撞了大运才能有的荣幸,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

    话一出口,卫家少年突然停住了

    他一脸便秘色,恍然发觉自己好像说错话,着了楚逸的道了。

    而其他少年也是一脸佯怒,瞪视着他。

    刚才,大伙明明是心照不宣地“围攻”楚逸,怎么突然间,就出了个“叛徒”呢?

    卫家少年这一番话,不正是突出了楚逸的荣幸吗?

    虽然没有听牧鹤大师讲解武道,却能与卫家主这种大人物单独相处,这完全不是损失,而是大机缘。

    然而,没等卫姓少年补救他之前的话,就在这时,一直默然不语的无来,突然插口道:

    “呵呵,楚公子怎么会把牧鹤大师的武道精义放在眼里?”

    “他自己领悟到的那些精妙奥义,便足以羡煞旁人了。”

    无来的语气非常难听,嘲讽意味十足,是真正的那种嘲讽。

    此话一出,众少年与楚逸间玩笑的气氛,全被他破坏掉了。

    一时间,七星圣地的少年们,脸上不由得都生出几分尴尬神色

    他们面带不解地看着无来,不知道他说这话的用意何在,真有必要这么认真嘲讽楚逸吗?

    而火离魅这些火皇朝的少年,还有宋临安、班玉曣二人,都用嫌弃的眼神看着无来。

    之前,宋临安在讲述洛青简的旧事时,无来的反应,就已经让他们心生不悦了

    此时,无来居然又很不开眼地说了这么一句,他们的内心,自然都是更加憎恶无来了。

    就连,对之前的事一无所知的洛青简和莫如晦二人,此时心里也都对无来生出了几分厌恶。

    却见无来一副笑面虎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场上的氛围已经被他搅和得变了意味。

    便在这时,一直暗暗观察着楚逸的太子煌,突然接口问道:

    “楚逸,卫家主可是只邀了你游览玉衡峰,还是还有别的什么人?”

    话音一落,南宫清武和罗浩这些火皇朝的少年,不由得脸色一变,用惊讶和探询的眼神看向太子煌。

    因为他们觉得,太子煌的这句问话,比无来的那些不解风情的话还要怪诞!

    而姚芷蓉一见太子煌如此态度,马上深深地看了一眼楚逸,心里暗暗有些担忧。

    之前她就告诫过楚逸,不要太过倚仗八王爷和太子煌。

    眼下这种样子,正是她最不愿看到的情形。

    却见楚逸正微微眯着眼,饶有意味地看着太子煌,似乎是在思考该怎样回答太子煌的问题。

    在楚逸听来,太子煌的这句问话,暗带着几分质问的语气,实在是出人意料。

    昨晚大家分别时,楚逸便觉得,太子煌对自己的态度好像有了些变化。

    只是当时他并未放在心上,以为太子煌是在操心南域天才大会的事。如今看来,事情好像并不如他想的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