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8章 美女环绕-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78章 美女环绕

    楚逸见身边的两个女子,都是一脸失落的表情,又发现楼阁中似乎生出了一重氤氲的光茫,心里顿时恍然大悟

    这曲珑儿,应该又是在施展那什么昭析**之术了。

    这番手段的确让楚逸吃惊不小,曲珑儿能在举止之间,任凭心意,悄无声息地就施展出这种强大手段,迷惑他人心神。

    而察觉到这些之后,楚逸心思一动,暗暗运起了噬灵天功。

    这一次,他明显能感应到,这座阁楼里有细微的灵力波动异状。

    “难道我的判断真没错?”

    “莫非之前在玉衡峰时,曲珑儿真的没有对我动用这**之术?”

    楚逸一边在心里想着这些,一边开口笑道:

    “曲宗主,快收了你的神通吧。”

    “要不然的话,我便向尉家主告你的状去,让他这个大王,再派你这只小妖精去巡山!”

    话音一落,便见曲珑儿嗔怒地瞪了楚逸一眼。

    然后,她又莫名其妙地“噗嗤”一笑,语气娇嗔地说道:

    “我还以为,你会拒绝我的邀请呢”

    “没想到,你还有点胆气嘛!”

    楚逸听了,只是冲她咧了咧嘴,没有多说什么,径直走到一张玉案前坐了下来。

    这时,他才看到,对面的荧荧公主和娜琳小姐脸上,对于姚芷蓉与班玉曣的经历,并无任何异常反应

    显然,她们之前应该也是领教过,曲珑儿的这等奇异手段了。

    荧荧公主见楚逸尚未与此地主人寒喧,便自行入座,不由得眉头轻皱了一下,似乎很介意楚逸的这般自来熟的举止。

    倒是娜琳小姐脸上略带好奇,美眸流动,眼神在楚逸和曲珑儿二人身上转了两圈。

    这时,曲珑儿已经收招,姚芷蓉和班玉曣也都回过神来了。

    她们脸上都是一副惊诧不解的模样,用惊疑不定的眼神,警惕地看着曲珑儿,一副恍然朦胧的样子

    似乎是察觉到了一些不妥,但是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着了道。

    大殿主位上,曲珑儿对楚逸近乎无礼的举动毫不在意,也没有关注姚芷蓉、班玉曣的神色。

    她不等站在一旁的红罗出言引荐,便笑意盈盈地看向姚芷蓉,轻声说道:

    “让我猜一下,这位小姐姐”

    “应该就是左门的护道者姚小姐吧?”

    说完,她美目流转,又看向班玉曣,依旧是盈盈笑道:

    “至于这位小妹妹,应该便是天启教的班玉曣小妹妹。”

    “怎么样,我猜对了吗?”

    楚逸见曲珑儿一脸顽皮的样子,心里不自觉得涌起了一股没来由的怜爱之意。

    对面的荧荧公主,一看楚逸眼神里似乎带着些莫名的宠溺之意,心里是绝对疑惑,还带着些许反感。

    当然,她完全不知道楚逸与曲珑儿早已见过面,只是以为楚逸见色起意,又在对曲珑儿动什么歪心思。

    而班玉曣和姚芷蓉两人,见眼前这位堂堂的一宗之主,是一副孩童般的随意心性,不由得也都放松了心神。

    姚芷蓉轻轻冲曲珑儿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而同样是小孩心性的班玉曣,却一张小嘴,叽叽喳喳地回道:

    “那我猜,你一定就是曲宗主了。”

    “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比你小?”

    “说不定是我要叫你小妹妹呢!”

    “还有啊,你刚才在用了什么手段吗?”

    “我怎么觉得……刚刚我迷迷糊糊了一阵啊?”

    听了班玉曣的连连发问,曲珑儿轻吐小舌头,冲班玉曣做了个鬼脸,故作高深地回道:

    “这手段来头可大了,是只有我承光宗才有的秘术!”

    “另外,你十五岁,我二十岁,我当然要叫你小妹妹喽。”

    “还有,我叫曲珑儿,不叫曲宗主,你叫我珑儿姐姐就行了。”

    说完,她一指荧荧公主和娜琳小姐那边,对姚芷蓉和班玉曣笑道:

    “你们也坐那边吧”

    “大家都离某个家伙远点,免得某人心生绮念!”

    曲珑儿的最后一句话,很明显是意有所指。

    姚芷蓉和班玉曣侧首看了楚逸一眼,便依言坐到了荧荧公主左侧。

    而荧荧公主右边的娜琳小姐,听了曲珑儿的话后,也不禁用探询的眼神看向楚逸。

    却见楚逸不为所动一样,只是端起一只玉杯,貌似享受地品着承光宗最已备下的美酒。

    曲珑儿显然也是发现,楚逸这副处之自若的轻松状态了。

    她撇撇嘴,冲楚逸说道:

    “喂,你这家伙,难道真是个自来熟吗?”

    “我这个主人都没开口,你便开始自饮自酌了”

    然而,楚逸听了之后,也只是淡然一笑:

    “既然你这个主人都不讲究待客之道了,我再绷着还有意思吗?”

    曲珑儿心知,楚逸是在暗指自己刚才对姚芷蓉和班玉曣的那番戏弄,不由得又瞪了他一眼。

    然后,曲珑儿这才举起玉杯,对班玉曣和姚芷蓉笑道:

    “刚刚,我只是想和二位开个小玩笑,并无恶意”

    “还请姚姐姐和班妹妹,不要见怪。”

    “这第一杯酒,便算是我向两位姐妹赔罪了。”

    说罢,她便仰起莹莹玉质般的修长脖颈,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姚芷蓉和班玉曣见状,也都饮了一杯酒,以示她们不会介意。

    楚逸见了,脸上不禁露出几分笑意,打趣道:

    “还说我是自来熟,你不也一样吗?”

    “初次见面,便一口一个姐姐妹妹的叫着亲热,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

    曲珑儿听了楚逸的调侃,撅着小嘴哼道:

    “我们之间的事,关你什么事?”

    她明明一脸娇蛮,却又让人不觉得做作,更生不出嫌弃之心。

    而班玉曣,这时候居然也开始帮着曲珑儿说话:

    “楚逸哥哥,你为什么老和珑儿姐姐斗嘴?”

    “曲姐姐长得这么好看,我就很喜欢她啊,也很喜欢被她叫妹妹。”

    楚逸听了,故作神伤地扫了班玉曣一眼,黯然回道:

    “玉曣妹妹,我伤心了。”

    “以后你还是找你的曲姐姐吧,不要再叫我楚逸哥哥了。”

    他的话音一落,曲珑儿便又哼了一声,转而看着姚芷蓉说道:

    “姚姐姐,以后你可要看好这个家伙了”

    “这家伙这么喜欢拈花惹草,到处**惹火,一看就是让人不省心的货。”

    姚芷蓉听了,面色先是一怔,然后爬起了红云,不自然地回道:

    “他怎么样,关我什么事。”

    “而且我是我左门的少主,我也管不了他。”

    却见曲珑儿笑着,冲她暗含深意地眨了眨眼,意味深长地说道:

    “他是左门少主,你不也是左门的护道者吗?”

    “由你来看着他,再合适不过了。”

    荧荧公主见她们一直在打哑谜,心里不禁暗道:

    “想必是那位红罗堂主,也觉得楚逸和姚芷蓉之间有些暧昧,这才告诉了曲珑儿吧?”

    想到这里,她不禁看了一眼一直站在曲珑儿身旁,却一言不发的红罗。

    红罗一脸淡然,好像对场上的事漠不关心一样。

    荧荧公主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这位曲宗主,把自己这些人找来,究竟只为结识,还是另有深意?她到底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