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2章 额生月痕-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82章 额生月痕

    楚逸听了曲珑儿的话,脸色不由大变,心中更是掀起滔天巨浪,极为不平静。

    这承光秘境,居然如东皇宫遗迹,九殇之棺一样,也有放缓时间的作用!?

    可在他进入承光秘境之后,居然丝毫没有觉察到这种异象。

    而曲珑儿所说的,昭析之术和曲家血脉的阴毒诅咒,更让楚逸心里震撼不已,对曲家和承光宗充满了疑惑和好奇。

    不过,曲珑儿这家伙,却像故布疑云似的,没再继续往深处讲曲家血脉的事。

    只见,她又冲着楚逸顽皮一笑,一扫刚才脸上的郁色,笑道:

    “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

    “你可还记得,在玉衡峰时,你在我眼里看到的景象吗?”

    楚逸听了心中一动,思忖着回道:

    “你的意思是说”

    “那时候,你也在我眼里看到了,有关于我的事情吗?”

    话一说完,楚逸自己先被吓了一跳,汗毛都是倒竖了起来。

    因为,在他身上,有太多不能为人所知的秘密!

    他的真实来历、在玄武大陆的身世、装逼系统、九殇之棺等等

    这些事情,一旦外泄,必然会引发惊天巨变!

    此外,还有“林大叔”的事

    一旦让人知道,林松是楚如衣冒充的,楚逸也无法想象,自己和楚如衣会陷入何等境地。

    想到这些,楚逸迫切地想要知道,曲珑儿在对他施展手段的时候,究竟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些什么?

    柳如烟、云梦瑶的事情,就是这样被她知道的吗?

    楚逸这次是真的紧张了。

    却只见曲珑儿一脸轻松惬意,背着双手踮了踮脚尖,然后略带傲娇地睨了一眼楚逸,这才笑道:

    “当然。”

    “否则,我修习这昭析之术,岂不是坑害自己吗?”

    “白白被你看去我的秘密?”

    楚逸见她这副模样,心里强自镇定一些,表面故作意外地回道:

    “可我当时,并未察觉到你在动用灵力啊?”

    “难道,你的昭析之术,还能隐匿施术形迹不成?”

    却听曲珑儿一脸神秘地回道:

    “这,便是我曲家秘法的奇特之处了。”

    “昭析之术施展时,除非施术者的修为远低于受术者”

    “否则,受术者很难察觉到任何异状。”

    楚逸闻言,内心依旧紧张,表面却装作沉吟的样子,边想边说道:

    “这倒有些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意境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心里暗暗推断:

    “想必这承光秘境,应该也是曲家先祖用昭析之术开创出来的”

    “所以,我进来之后,也没感应到这座秘境有放缓时间的异能。”

    却听曲珑儿娇笑一声,嗔道:

    “你少卖弄学识了”

    “不过么,你这么说倒也没错。”

    “昭析之术中有记,和光同尘,弥弥于无,便是这个道理了。”

    “我承光宗,一向只修炼与光元灵之力有关的法术,也只炼化光元灵之力,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楚逸听了,恍然间像是明白了一些东西。

    承光宗这种独特的修炼怪癖,他曾在山下谷口处,便听红罗说起过

    只是,他当时虽然觉得奇怪,但一直也没机会向别人打听此事的缘由。

    如今,听曲珑儿这么一说,倒也算解了他心里的一处疑惑。

    想着这些,楚逸神色一动,看着曲珑儿试探地问道:

    “难道说,你承光宗知道此处秘境的第二个人”

    “就是那位红罗堂主?”

    曲珑儿听了,别有意味地笑道:

    “我还一直在想,你什么时候才能想到红罗姐姐呢。”

    “现在看来,你也还不算太笨。”

    楚逸见她处处对自己埋伏小心机,不禁有些哑然失笑。

    不过,他现在已经渐渐熟悉了曲珑儿的禀性,知道她只是性喜玩闹而已

    因此,他对曲珑儿的这些小手段并无反感之意,甚至他心里还很欣赏曲珑儿的这种“小任性”。

    这个姑娘,时时处在“死期将至”又无法挣脱的阴影笼罩之下,还能养成如今这种豁达乐观的性子,非常难得。

    曲珑儿见楚逸失笑不语,像是感觉到了他的心思一样,又冲他调皮一笑,继续说道:

    “红罗姐姐既是我承光宗的曦堂堂主,私下里又是和我最要好的闺阁姐妹”

    “我的许多事情,都不瞒她,她也在暗中帮了我很多忙。”

    “还有凝堂堂主白玉玦,晖堂堂主蓝照河,那两位前辈”

    “他们虽然不像红罗姐姐那般知心,却也对我忠心不二,替我挡了许多麻烦事。”

    “有时候,他们甚至不明白我的真正用意,但还是不问缘由,只尽心尽力地执行我的命令。”

    “若非如此,恐怕我座承光秘境的秘密,早被卫凌笑他们探知清楚了。”

    楚逸听她提到卫凌笑,便很是好奇地问起了,他一直想知道的事:

    “说起来,你与卫凌笑之间,究竟有何隐情?”

    “在玉衡峰时,我便觉得你们之间有些古怪。”

    曲珑儿听楚逸这么一问,不由得黛眉轻蹙,脸上也浮现起几分回忆的神情。

    只见,她一探手,向虚空中又打出几则道纹,然后便眼含深意的看着楚逸。

    楚逸见状,心中大惊,奇道:

    “难道说,你的道纹秘术,是从卫凌笑处学来的?”

    曲珑儿听了,满头黑线地白他一眼,口中不满地叫道:

    “你真笨啊”

    “卫凌笑一直在暗中察探我承光宗的秘密,我又怎么可能向他学道纹秘术!?”

    说完,她像是要泄愤似的,又朝着楚逸打出一则道纹。

    不过,这则道纹一靠近楚逸,便像泥牛入海一样消失无踪了。

    这一变故超乎曲珑儿的意料,她不由地大惊失色,惊呼道:

    “你的修为明明不及我,为何我的道纹秘术,会连你的身体都触碰不到?”

    楚逸却一脸淡然,故作高深地回道:

    “小妖精,你的道纹天赋远不及本帅!”

    “因此,你的这些微末伎俩,在本帅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虽然楚逸嘴上说得很牛逼

    但实际上,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曲珑儿用道纹秘术“偷袭”他时,他本来想闪身躲开的

    可是不知为何,楚逸瞧着那则道纹袭来时,心里突然一阵恍惚,一时竟然动弹不得

    原本,他还以为,这是曲珑儿又暗中施了什么秘法的缘故。

    但一听曲珑儿的那声惊问,楚逸心里便知道,此中应该是另有玄机了。

    只是,他现在还不好对曲珑儿说起这些隐情。

    因为,他还没弄清楚

    曲珑儿在玉衡峰时,究竟从自己眼睛里,探知了多少自己的底细秘密!?

    而曲珑儿听了楚逸装模做样的大话,很是不服地嘟起小嘴,扭头哼道:

    “你得意什么?”

    “我修习道纹秘术,也才两年时间而已。”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又回头瞪向楚逸,想问清楚,楚逸的道纹秘术的来历。

    只是,她的话刚到嘴边,便瞪大了眼睛,不由自主地再次惊呼道:

    “咦?”“你的额头上,怎么突然生出一道月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