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3章 为什么会一见钟情?-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83章 为什么会一见钟情?

    曲珑儿的一声惊呼,将楚逸也从沉思中惊醒过来。

    他不明所以,下意识就抬手摸向自己额间,触手处赫然发现

    他的额头上,真的莫名其妙多了一道浅浅的月牙状印记!

    猛然间,楚逸想到了栖居在自己灵台处的,那三股残破至尊元灵之力,心里不由得思绪万千。

    他隐约觉得,之前的异象,与那三股至尊元灵之力有所关联

    只是,他一时间也想不清楚这其中的玄机。

    因此,楚逸只好按捺住自己心里的疑惑,不动声色地对曲珑儿解释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

    “这是我道纹秘术的奇特之处!”

    “额生月亮,天赋异象!”

    曲珑儿却是眼带惊奇地盯着那道月痕,目光透亮,语带艳羡:

    “这道月痕,好像还泛着白光,真漂亮啊!”

    说完,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凶巴巴地补了一句:

    “你一个男人,干嘛弄出这么漂亮的东西?”

    “以后不许你在别人面前显露!”

    楚逸听了,脸上微微浮起一丝苦笑,暗含深意地回道:

    “这哪是我能控制得了的……”

    曲珑儿听了,先是一愣

    旋即,她便从自己怀中摸出一条明黄色的丝带,不由分说地系到了楚逸额上。

    然后,她盯着楚逸略带疑惑的眼睛,很是霸道地说道:

    “这样不就行了?”

    “你以后不许摘下这条丝带,听到没有?”

    说完,曲珑儿像是很满意自己的“杰作”似的,不停地点着她的小脑袋。

    楚逸看她小鸡啄米一样,很是有趣,便笑着应道:

    “可以可以!”

    “回头,若是有人问起来的话”

    “我就说,这是承光宗主送给我的,定情之物,原本乃是她的贴身丝带……”

    他一边坏笑着打趣,一边偷偷长舒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这算是应付过去了。

    只是,楚逸也没有料到,自己急中生智胡编出来的这番说辞,居然能一语成谶。

    而曲珑儿听了楚逸的话,秋水剪瞳一般的眼眸中,泛起些羞喜之意,嘴上嗔道:

    “你敢说,我就敢听”

    “到时候,我正好看看,姚小姐会不会给你甩脸色!”

    楚逸见她又提起了姚芷蓉,不由得嘴角一咧,赶紧将话题又扯回到卫凌笑身上:

    “既然,你的道纹秘术不是从卫凌笑处学来的”

    “那,这与卫凌笑有什么关系?”

    这次,曲珑儿直接抬起玉手,轻轻在楚逸脑袋上打了一下:

    “说你笨,你还真就不动脑筋了”

    “难道你刚才没看出来,我的道纹秘术,和卫凌笑的道纹秘术源出一门吗?”

    楚逸闻言一愣,继而惊道:

    “你是说,你的道纹秘术,也是从闲云大师处学来的?”

    “可是,我听卫凌笑的意思,他好像已经有几十年没见过闲云大师了!”

    “你怎么可能见过闲云大师?”

    曲珑儿见楚逸一脸疑惑的表情,不由乐道:

    “我当然没有见过闲云大师”

    “但我的某位先祖,却曾经见过闲云大师。”

    “若细论起来,闲云大师的道纹秘术,其实还是出于我曲家一位先祖之手!”

    说到这里,她脸上少见地生出一些凝重之色,很认真地又道:

    “而我之所以,会对你一见钟情”

    “又是因为,后世的闲云大师,曾为我曲家留下的一道玄机!”

    楚逸听到这里,心中不由得在此一惊。

    所谓的偈语箴言

    原本是那些,在知命秘术上造诣高深的知命大师,怕道破天机,有损修为、招来反噬,才会用到的手段。

    等闲一个知命师,如离公子那般造诣的人,若敢对人说什么谶言,只会被人笑他故弄玄虚。

    如此说来,难道那位闲云大师,还是一位道行高深的知命大师不成!?

    “或许,这便是因果造化吧。”

    “很多年前,我曲家先祖,曾将道纹秘术传授于闲云大师”

    “而如今,却是因为闲云大师,让我和卫凌笑都注意到了你。”

    曲珑儿像是在感慨命运一般,轻声叹道。

    而楚逸听到最后,见她并没有讲那则玄机的内容,不禁假意气道:

    “你这小妖精,说了这么多,却还是没告诉我那则玄机的内容。”

    “你是在故意吊我胃口吗?”

    却见,曲珑儿微一昂头,理直气壮地回道:

    “那东西关乎甚大,蕴含了闲云大师为我曲家推算的天机,我才不要告诉你!”

    说到这里,她见楚逸脸上似乎有些不以为然的神情,不禁神情一动,又暗含深意地低声喃喃道:

    “再说了,我还怕你听了那则玄机之后,对我心生轻视呢!”

    “你知道红罗姐姐和我说了你的事情后,我有多高兴吗?”

    说到最后,她的眼神里满是异样的激动之色。

    听曲珑儿这么一说,楚逸心里更加好奇了。

    只是,他看曲珑儿似有难言之隐的样子,便也不好再深挖追问下去。

    他轻轻执起曲珑儿的一只手,一脸深情地盯着曲珑儿的眼睛,柔声回应道:

    “虽然,我不知道你那时有多高兴”

    “但我敢肯定的是,你当时,一定没有我现在这么高兴。”

    “自从,在玉衡峰见到你之后,我的心,就沦陷在你的这双眼眸里了”

    “也许你看不到我的心,但我现在却能从你的眼里看到我的心”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听着楚逸的绵绵情话,曲珑儿心里只觉有说不出的欢喜。

    当然,这些话也并非全都是楚逸的撩妹肉麻情话。

    一方面,楚逸有心哄曲珑儿开心

    另一方面,这些话半真半假,也勉强算是楚逸的心里话。

    自从在玉衡峰,看到曲珑儿眼里的那些景象之后,楚逸心里便莫名其妙地对曲珑儿有了些异样的心思。

    虽然,楚逸自己都不明白这种情愫的缘由何在,但他知道自己确实对曲珑儿有些着迷。

    此时,他见曲珑儿眼神迷离,一副情动不已的模样,不由得心中再动。

    只听,楚逸一本正经地继续说道:

    “有些话,本来我是不敢和你说的。”

    “但是,我想你应该早在玉衡峰时,就看到我的心思。”

    “所以,我也就不瞒你了。”

    “其实,我刚见到你时,心里就起了坏心思,想着有朝一日能和你一起,做一些羞羞的事……”

    说着说着,他的手就探向了曲珑儿。

    不过,楚逸的指尖还没触碰到曲珑儿的衣服呢

    曲珑儿直接飞起一脚,把他踹开了。

    曲珑儿两手环抱在胸前,淡淡笑道:

    “你这人真是一头大色狼啊”

    “说不了两句正经话,便想着龇牙了?”

    “你觉得,本宗主是那种,会被花言巧语轻易蒙骗的无知少女吗?”

    说完,她又开始怪起卫凌笑来:

    “都怪卫凌笑那个家伙”

    “当时,若不是他出言搅扰的话,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只看到你的那两位红颜知己”

    “如果我能早点知道,你藏在心底的这些坏心思,那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被你欺负了!”

    楚逸听了这话,心中不禁大喜

    当然,他脸上却只是故作奇怪地问道:

    “小珑儿啊”“难道,你那时候只从我眼睛里看到了柳如烟和云梦瑶,没有别的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