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0章 凶多吉少-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90章 凶多吉少

    八王爷听了太子煌的话,不禁也是一怔

    他凝目皱眉,仔细回想一番后,方才苦笑一声,低声回道:

    “这个问题真难住我了。”

    “楚逸的修为极为神秘古怪,连牧鹤大师和程希弦他们,都瞧不出他的修为境界。”

    说到这里,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太子煌,然后才又继续说道:

    “我刚才在怀疑,楚逸在对战火炎飞时,是不是根本就未尽全力”

    “也许,他当时可能就拥有完全可以秒杀火炎飞的实力,只是一直在隐藏,扮猪吃虎而已!”

    太子煌听了,也是眸光一闪,猛然回过头来,眼神惊疑不定地盯着八王爷。

    却见八王爷冲着楚逸的方向,轻轻点了点头,感慨道:

    “尉老家主所说,那头黑豹战兽的实力,乃是世尊巅峰境界”

    “而从楚逸战胜火炎飞到今天,满打满算,也不到短短十日时间”

    “然而,他今天施展出的许多神通,威势都远胜当初!”

    “如果说,他在短短时间内突破了那么多,我是不会相信的”

    “那根本不合理,便是太古神山的神子出世,也做不到如此妖孽的突破进阶速度!”

    太子煌听完,眉头轻轻一皱,眼神也变得深邃了起来

    他对八王爷的话,并不是很认同,若有所思地回了一句,道:

    “当初老五败于楚逸之手时,楚逸并未祭出他的那些极品尊器”

    “现在,则有些不一样。”

    “极品尊器,一件便有惊天之威,八件在手,足以扭转局势,逆行伐上。”

    听了太子煌的话,八王爷也是轻微点了点头,道:

    “有这种可能。”

    “也不知道,他到底从哪搞到这么多极品尊器的?”

    “这等惊人的手笔,绝不是小小左门能做得出来的!”

    说完,八王爷便不再多言,眼神专注地看向前方。

    太子煌知道八王爷还有话没说完,但他现在也不打算再问下去了

    有些话,心照不宣就好

    此时点破,不见得会是什么好事。

    于是,他也将目光再次投向不远方,楚逸与凶豹战兽正打出了真火。

    此时,八王爷的心绪,也有些不平静:

    “恐怕就连太子自己都不清楚,他刚才为何会失态发怒”

    “还有,他刚才眼中的忌惮,是因为那头凶豹战兽,还是因为……楚逸?”

    其实,真正令八王爷心忧的是

    在以往,太子煌一直沉稳如山,喜怒不形于色,说话做事有大家风范,遇事从容冷静

    而刚才,太子煌的表情、眼神,却是实在有些失态了。

    而且,刚才太子煌还在有意无意地,逃避一些事实

    比如,太子煌本能地不愿意相信,楚逸的真正实力非常可怕

    他更愿意相信,楚逸是借助八件尊器,才能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威势,不能算他本身的真正实力。

    这就是一种逃避

    这种逃避可轻可重,但不管怎样,太子煌的心态的确是已经开始不稳了。

    轰!

    这时,又是一声惊雷般的巨响炸开,将八王爷从纷乱的思绪中惊醒。

    他定眼一看,却发现是楚逸一招不慎,被那头黑豹击飞出去,撞到了远处的山石上,惊起乱石爆碎横飞。

    他盯着楚逸的身形,心里有些怅然地想道:

    “这般激战,太过凶险”

    “一着不慎,便有可能被对方瞬间重伤,甚至直接被宰掉!”

    “楚逸,虽然你足够惊艳,但面对世尊巅峰级凶兽,终究是太犯险了啊!”

    在场的这么多人里,持有这种想法的,并非只有八王爷一人。

    只听前面的程希弦,一边冷眼看着战局,一边用不知是真是假的惋惜语气,淡淡开口道:

    “楚公子的修为,似乎远不及那头战兽”

    “长此以往下去,怕是要命丧当场……”

    说着,他背过双手,微微摇了摇头,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他的表情看似是在惋惜,眼中的畅快意味,却是丝毫不掩饰地散发出来。

    “说得没错,依老夫看来,那小子的确是凶多吉少。”

    “他的神通秘术,的确威势惊人,但终究还是囿于他自身修为不足,攻不破那头黑豹的一身鳞甲”

    “我瞧那头黑豹,似乎炼化过一道等级很高的火元灵之力,也不知道它究竟是何来历?”

    七星圣地的林、许等家主,和五曜圣地的长老们,也和程希弦一样,对楚逸并不看好。

    而站在最前面的卫凌笑,听了他们的话,眼神却是一寒,脸色也沉了下去。

    不过,他并未开口说些什么,只是死死盯着眼前的战局,脸色愈发变得阴沉

    卫凌笑心里也知道,那些人说的,其实并没有错。

    面对世尊巅峰的凶兽,楚逸凶多吉少,这就是事实。

    现在,楚逸与那头黑豹看似战了个平局,难分上下

    但是,在场谁都能明显看得出来,这是楚逸借助那些极品尊器的威势,在透支体内的力量,负隅顽抗。

    再这样继续下去,等楚逸体内的力量枯竭,无法再源源不断地催动八件极品尊器

    他瞬间就会落败,进而被黑豹撕裂。

    此时,不仅旁观者明白这种情况,楚逸自己也清楚得很

    战到现在,他眸子中的战意虽然愈发更盛,但心里也隐隐开始有些紧迫感了

    他与凶豹战兽酣战多时,一直是不分伯仲的僵局

    鏖战到现在,他无数次击中过凶豹战兽,凶豹战兽也无数次击中过他

    他有四件极品尊器护身,凶豹战兽也有一身坚不可摧的鳞甲保护

    他们双方,虽然都受了不少轻伤,却都没有受到重创

    而楚逸知道,他的修为远不及凶豹战兽

    最多仅仅再能支撑片刻,便会抵挡不住。

    毕竟,对方是一头世尊巅峰级别的战兽,而他现在只是武尊巅峰

    差了一个大领域,越级大战,难于跨天堑。

    “得赶紧想想,还有什么神通能用”

    “要不然,不说丢人现眼,小命都得交待在这。”

    楚逸手上的攻势不减,但心里已经开始暗暗想着要打破僵局,看能不能力挽狂澜。

    另一边,曲珑儿和姚芷蓉这些女孩,也都是看得心惊动魄

    战局太激烈了

    远处不断爆起惊雷赤火,充斥着符纹法则,楚逸和那头黑豹,将整片虚空给搅了个天翻地覆

    他们经行过处,被击得支离破碎的虚空,甚至来不及恢复,便很快又被打碎!

    这等情形,让她们既惊诧于楚逸施展出的神通法相,又忍不住暗暗替楚逸担心。

    尤其是姚芷蓉,她是在场人里,惟一一个知晓楚逸真实修为境界的人。

    当初出发前,在左门汇合的时候,楚逸曾告诉过她,他只是处在武尊领域而已。

    曲珑儿虽然看不透楚逸的修为,但她也如程希弦那些人一样,知道楚逸此时的处境凶多吉少,非常危急

    另外,天启教的无知少女班玉曣,也是为楚逸重重捏了一把汗,暗暗地紧紧握住了姚芷蓉的手。

    轰!

    又是一声巨响,宛如天塌地陷。

    楚逸又一次被那头战兽击飞出去,打得越来越吃力。

    “姚姐姐,曲姐姐,楚逸哥哥会不会有危险啊?”

    班玉曣的小脸上满是担忧神色,此刻忍不住出声询问道。

    而不等姚芷蓉和曲珑儿回答,旁边的荧荧公主,便先冷笑一声,淡淡说道:

    “楚逸自不量力,狂妄过头”

    “遇到危险,那也是他自找的!”

    不过,这话音一落,荧荧公主顿时便感应到

    曲珑儿和姚芷蓉的身上,同时暴发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怒意,冲她而来。

    无知少女班玉曣,也是一脸恼怒,恨恨地瞪了荧荧公主一眼。

    就连那位淡然的娜琳小姐,此时也用惊讶的眼神,扫了荧荧公主一眼

    娜琳的俏脸上隐隐有些难以置信的神情,不明白荧荧公主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姚芷蓉更是忍不住,直接看向荧荧公主,道:

    “公主殿下,此行楚逸几次遇险,都是为了维护火皇朝的尊严而战”

    “现在与他死战的那头战兽,很可能就是之前他为了维护火皇朝,而惹到的某个人派来的。”

    “所以,就算你不关心他的死活,也请你不要说这种风凉话。”这话语很平静,但谁都听出了平静之下的,姚芷蓉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