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4章 能不能让它说话?-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94章 能不能让它说话?

    眼下,黑豹虽然被楚逸强势打废

    但它的主人,想要杀楚逸的那个幕后黑手,却依旧没有出现

    曲珑儿眼波流转,心机百变,想出了很远,但却没有什么头绪。

    这个时候,原本准备暗暗出手驰援楚逸的蓝照河,见到楚逸的危机解除,倒是先开口了。

    他回过身来看向曲珑儿,一脸笑意地说道:

    “宗主,那位楚公子天赋妖孽卓绝,根本不需要什么外援呢。”

    一边说话的同时,蓝照河手中那柄,细窄细窄的御极剑也悄然消失。

    曲珑儿听了蓝照河的话,没有第一时间回应,只是匆勿瞟了蓝照河一眼,便又转而望向了远处的楚逸

    她的脸色有些泛红,眼神当中带着一丝羞恼,因为刚才依稀看见自家堂主眼神里,似乎颇有些别的意味。

    承光宗的三位堂主,虽然对曲珑儿的命令,从来都是言听计从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不敢调侃曲珑儿这位年轻惊艳的宗主。

    事实上,蓝照河、白玉玦、红罗这三位承光宗的堂主,和曲珑儿的感情甚笃

    虽然他们并非同一族人,但彼此间关系亲密更像是亲人,而非简单的上级与下级关系。

    “宗主,可还要老夫在这里照应一二吗?”

    蓝照河见曲珑儿神情有些不自然,又故作严肃地问了一句。

    平日里,曲珑儿私下里在蓝照河这些人面前,多是一副小女儿模样,很少摆宗主的架势

    但是,她现在有些羞恼之意,便也忍不住耍起了宗主的威风:

    “哼,蓝堂主很闲吗?”

    “要是实在闲得慌,就去四下里巡弋一番,替本宗主将那头战兽的主人揪出来!”

    她的话音一落,身边便传来两声轻笑。

    曲珑儿不用回头,也能听出来是蓝照河和白玉玦在取笑自己。

    一时间,曲珑儿脸上的羞意更胜之前。

    有些东西日积月累,便会积重难返,比如曲宗主的宗主“威信”。

    好在,另一位堂主是她知情识趣的闺中秘友

    只听红罗也轻笑一声,主动站了出来,替曲珑儿解围道:

    “宗主,还是我去吧。”

    “此处……闲杂人等太多,蓝堂主,和白堂主该当留下照应的。”

    说着,她又看了一眼不远处司玄道的人。

    正巧,那边的司玄道道主玄朔方,也正将目光扫过承光宗这边。

    还不等曲珑儿表态,白玉玦便也走了过来,一脸正色地对曲珑儿说道:

    “宗主,还是我去巡弋吧。”

    “一来,此处本该是司玄道巡察的地方,若是遇上玄家的人,红罗姑娘未必能应对得了。”

    “再则,那头战兽的修为如此之高,想必那位幕后主使的修为也不会差。”

    “而且,红罗姑娘熟悉参加此番南域天才大会的少年们”

    “所以,她留在此地照应,也最为合适。”

    说完,他又冲红罗和蓝照河二人点点头,示意二人保护好曲珑儿,然后便不等曲珑儿表态,直接飞身而去。

    一旁的娜琳小姐,见承光宗的这几个人关系很是亲热,丝毫没有正常的上级下级的威严紧张关系,不由也是觉得有些意外。

    她以异灵师的尊贵身份,行走过许多地方,曾被许多大势力请为座上宾,也算是见多识广了

    可她从来没见过,有哪家宗门的宗主和堂主之间的关系,竟会如此亲近。

    或许,是因为这个宗主曲珑儿,实在是太过年少的缘故吧?

    此时,那围向楚逸的少年们,不知为何,又轰然向后倒退了一些

    曲珑儿想不出任何蛛丝马迹,见到楚逸那边似乎又有异动,便没有再多加思索,飞身前往楚逸那边。

    红罗和娜琳小姐等人见状,也不再有任何矜持,跟了上去。

    面无表情的荧荧公主,见到众人都冲了过去,不由得也有些意动

    总不能,她孤身一人干杵着吧?

    她轻咬着嘴唇思忖一下,也动身飞往那个巨坑,依旧冷着一张脸。

    等荧荧公主停下身形时,牧鹤大师和尉重央这些人,也都已经围在楚逸和那头战兽周围。

    楚逸此时已经收回了他的一身极品尊器,整个人变成了阳光温暖的邻家少年

    他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笑得很灿烂,露出一排整齐的大白牙,冲尉重央问道:

    “前辈,可有什么办法,能让这头战兽说话?”

    尉重央闻言一愣,继而一脸失笑道:

    “你小子,是半分都不懂驭兽之道啊!”

    “灵兽一旦为人驱使,便一定是被人施了驭兽契约,也就失去了幻化人形,开口说话的能力。”

    “就算其主人,也只能以某种意念与它交流,驱策于它。”

    话音一落,尉老家主还没说完呢,韦长老就不计前嫌地抢着笑道:

    “若想再让战兽说话,除非解了它的驭兽契约。”

    “不过,眼下若要想解除这头黑豹的驭兽契约,除非是它的主人对其施法”

    “不然的话,根本做不到。”

    这韦长老不发脾气的时候,倒也是个有趣之人。

    他在见识了楚逸的诸多神通法术之后,不免对楚逸大为改观,被楚逸的妖孽天赋所惊艳,甚至起了些爱才之意。

    因此,他才会开口为楚逸解疑。

    此外,在五曜圣地的裴、柳、韦、卢、鱼五家中,韦、卢两家,世代都有人修习驭兽秘术

    韦长老虽然更精通阵法秘术,但对于驭兽秘术,他在韦家耳濡目染之下,倒也算是略知一二

    所以,此刻忍不住跳出来抢了尉老家主的话,想要出出风头。

    楚逸见韦老头主动与自己搭话,心里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

    他冲韦老头一笑,又问道:

    “韦长老的意思是说,除了这头小咪咪的主人,便再没人能解得了它身上的驭兽契约吗?”

    韦长老听了嘿然一笑,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

    楚逸见状,又转头看向尉重央。

    尉重央也是一脸正色地点点头。

    韦长老见楚逸又找尉老家主确定,知道楚逸有几分不信他,但也不以为意

    毕竟,之前他们与楚逸之间,确实有些不愉快。

    倒是牧鹤大师捋着白胡子,思忖着说道:

    “老头子倒是听说过,世间的确有人,能解开别人在灵兽身上施下的驭兽契约。”

    “据说,曾有一个狠人,以驭兽秘术对一位身份尊贵的神兽施术,引来神兽家族的追杀。”

    “虽然那位狠人修为奇高,但终究还是抵敌不住神兽家族的可怕力量”

    “被逼得跳入一座深渊禁地,从此杳无音讯。”

    “这位狠人消失之后,那头神兽身上的御兽契约还在,最后被另外一个可怕人物成功解开。”

    听到这等秘闻,还不等楚逸说话,尉重央和韦长老倒先来了兴致。

    两个老头异口同声地问了一句:

    “大师可知道,那等强人是谁么?”

    却见牧鹤大师又摇了摇头,语气中略带遗憾地说:

    “老头子我,也只是听知虚神山的人随口提了一嘴,并不知晓此事详情”

    “最后那人,能破了神兽身上被别人施下的驭兽契约,其驭兽秘术肯定超凡入圣,而且属于极为特殊的隐秘传承”

    “这样的传承,世间很难留下消息。”

    说到最后,牧鹤大师还摇了摇头,一副有些惋惜的样子。

    韦长老和尉重央听了,脸上也不禁浮现出几分与牧鹤大师相同的表情,怅然若失。

    他们两人,一个是嗜武如命的性子,一个是本身就深谙驭兽秘术。

    一听牧鹤大师提起秘闻,深究之下却连那人的名字都没听过

    他们便也知道从牧鹤大师这里,问不出更多的详情了,当然难免也觉得遗憾。

    楚逸倒对什么秘闻不感兴趣,他只关心能不能揪出这头黑豹背后的主人

    见到牧鹤大师、尉老家主他们都沉默了,楚逸心有不甘:“难道就真得再没别的办法,能让这头战兽开口说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