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8章 楚逸一手策划?-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98章 楚逸一手策划?

    楚逸的神态,眼神,还有他那明显是别有用心的举动

    让不明所以的围观群众们,不禁再次愣怔了一下。

    尉重央和那些对楚逸心存好感的少年们,倒是只觉得楚逸有些莫名其妙。

    而无来、裴长锋这些被楚逸扫视了一眼的人,心里却忍不住有些发毛的感觉。

    甚至连程希弦和林家主的心里,也都隐隐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暗暗提了几分心神。

    在这种诡谲而又微妙的气氛中,还是怒气勃然的玄朔方先开口了:

    “楚逸!”

    “老夫在与你说话,你为何一言不发?”

    “可是因为你的心机和谎话,被大家的慧眼识破,所以才不敢回老夫的话?”

    说到这里,玄朔方又看向尉重央和程希弦,状甚激动地又说道:

    “几位家主应该都知道”

    “这数百年来,我司玄道从未有人养过战兽!”

    “此外,且不说这头世尊巅峰级别的黑豹,是不是为玄钦方所获”

    “就算他侥幸得了这么一头灵兽,他又如何敢私自作主,将其据为己有,而不是献于诸位家主?”

    “而且我司玄道,根本没人懂得驭兽秘术!”

    “他又如何能对这头黑豹施下驭兽契约?”

    “楚逸的说法,简直荒唐至极,这是赤果果的污蔑,在泼脏水!”

    司玄道道主这番话掷地有声,在一些心无城府的人听来,颇有些条理,逻辑也称得上缜密周全

    不过,听在矮子离的耳中,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矮子离向来善于与人打交道,擅长察言观色,精于感知气场

    因此,他第一时间便从玄朔方的话里,听出了一些别的意味:

    “这位司玄道主说的前半段话,怎么像是有些急于敲砖定角的慌急感?”

    “嗯……色厉内荏,或有蹊跷。”

    想到这里,矮子离心思一动,又暗暗看向“林大叔”。

    果然,那位楚逸口中的“林大叔”,眼神里已经隐隐泛起些笑意了,似乎有种在等着看好戏的感觉?

    这让矮子离心中一惊,急忙又转而看向楚逸。

    只见楚逸原本有些玩味的神情里,此时更又多了几分从容淡定之意

    他冷眼看着震怒的司玄道道主,丝毫不以为意,也不急着去争辩什么,像是在等待某种契机。

    这时,尉重央终于说话了:

    “楚逸,既然你说那头黑豹告诉你,它的主人就是玄钦方”

    “那你便说说,它是如何告诉你的?”

    这老头一脸严肃,说话的语气也很平淡,让人听不出半分感情上的偏向。

    事实上,方才玄朔方的话里,暗暗说出了些让尉重央颇觉尴尬的事:

    其中有些隐情,外人向来不知晓

    虽然司玄道与承光宗一样,都是七星圣地座下的附属势力

    但在七星圣地的人眼中,这两者的地位,却是截然不同

    若是深究其原因,恐怕连程希弦、卫凌笑这些家主都说不清楚。

    因为,这种泾渭分明的区别,是一代代七大世家的先祖流传下来的习惯。

    长辈们不愿详述,又有哪位小辈敢去置喙?

    再到后来,随着一些先祖渐渐离世或者隐世不出,即便有人开玩笑似的说起此事,也没几人能说出其中的真正缘由了。

    其实,司玄道是从别处主动来投靠七星圣地的

    而承光宗与七星圣地的渊源,却是复杂非常,其中更牵涉到七星圣地的一件千年秘事。

    由于这件秘事实在太过隐晦难言,因此这千百年来,此事原本只有七大世家各家里,年纪最长修为最高的老祖知道。

    而尉重央,也是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才从自家一位老祖那里得知了此事:

    对承光宗要非常客气,友好。

    对司玄道,倒是可以随意,像手下一样使唤了

    这也是司玄道道主所说,如果玄钦方得到了一只世尊巅峰的灵兽,是不能占为己有的,应该上报七星圣地。

    于是乎,在一辈又一辈家主的上行下效之下,七星圣地的人对承光宗和司玄道的态度,就像某种规矩一样代代传承下来了。

    虽然司玄道的人,和程希弦他们,也大多是不明其中所以

    但玄家的人,自知自家先祖当年是为寻求七星圣地的庇护,才来到七星圣地,主动投靠了七大世家

    因此,司玄道的人只敢将这种不满发泄到承光宗的人身上,但对七星圣地的人从来是恭敬有加。

    而此时让尉重央觉得有些尴尬的事,便是司玄道中人的这种“恭敬有加”,或者说臣服更准确。

    这种事情,根本没法在外人面前细说

    一旦提起,难免会让其他势力笑话七大世家行事霸道,御下吝啬,对司玄道压榨得过分。

    因此,也就由不得尉重央不谨慎对待,此时楚逸和玄朔方之事了。

    而且,尉重央本就深谙驭兽秘术,他刚才可一直没瞧出,那头黑豹什么时候曾与楚逸交流过。

    面对尉重央的郑重发问,却见楚逸嘿然一笑,眼里闪过一丝狡黠之意,含糊其辞道:

    “我虽然没能让它开口说话,但却已经用意念与它交流过了。”

    “它告诉我,它的主人就是玄钦方。”

    “它还说,若是我肯饶它一命的话”

    “它还会告诉我,是谁将它交给玄钦方,又是谁出手帮玄钦方对它施下驭兽契约!”

    闻听此言,无论之前觉得莫名其妙的人,还是觉得发毛的人,又或者是觉得哪里不对劲的人,此时心里都只有四个字

    不合常理,甚至可以说是无稽之谈!

    “哈哈哈哈哈……”

    楚逸的话语刚落,五曜圣地的卢长老直接大肆长笑,道:

    “我卢家,以驭兽秘术立身,老夫勉强也能算是个中高手,却从来没听过如此荒谬的说法!”

    “战兽历来只能和其主人用意念交流”

    “楚公子现在却说,你刚才也用意念与那头黑豹有过交流”

    “莫非,你便是它的主人不成!?”

    卢长老的话音一落,像是主导了某种方向

    程希弦第一时间也站了出来,一脸惊讶地指着楚逸,用难以置信的语气接道:

    “如此说来”

    “难道,整件事情都是你自导自演,一手策划的不成?”

    玄朔方见状,更是急忙趁热打铁道:

    “楚逸!”

    “你真是好歹毒的心机,好狠毒的手段!”

    “如此机关算尽,你真要置玄钦方于死地不成!?”

    这三人接力一样,连续用了三个“不成”来反问楚逸,像是抽丝剥茧似的,一点一点将整件事中的“阴谋”点破。他们倒打一耙,竟然将矛头直指楚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