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9章 人情冷暖-最强狂暴升级-
最强狂暴升级

第999章 人情冷暖

    见此情形,对楚逸不爽的裴长锋和无来等少年,像是恍然明白了什么似的,也开始群情激愤起来: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好一个阴险歹毒之辈,为了陷害玄前辈,煞费苦心,不惜将自己打成重伤!”

    柳华、韦千泷等人直接破口大骂。

    “虽然你们之间的确有不愉快,但玄钦方前辈,毕竟也算你我的长辈,值得尊敬”

    “此外,我教讲究宽容之道,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楚兄弟,你这般心胸狭隘,睚眦必报,机关算尽,无法成为真正有大格局的人啊!”

    无来做出一脸宝相庄严的样子,对楚逸开始苦头婆心地说教起来。

    此外,之前原本一直沉默不语的太子煌,此时也站了出来。

    姚芷蓉见状,以为太子煌是要来帮衬维护楚逸,心中不由大喜:

    “有太子煌带头为楚逸说话,想必火傲宇、南宫清武等人也会随之而动吧?”

    “还有八王爷,有了他们的帮衬,楚逸就不会这么势单力孤了!”

    想到这里,本已看不下去,准备不顾一切站出来替楚逸说话的姚芷蓉,便又打消了之前的念头。

    因为比起太子煌那些人,她与楚逸的同门身份更为尴尬。

    而且,左门与火家,她与太子煌相比,也是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既然太子煌要亲自出面了,那她出不出面也就不重要了。

    然而,事实却是她想太多了,太子煌并不是来帮衬楚逸的!

    只见,太子煌面无表情地看向楚逸,眼神里带着些莫名的寒意,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楚逸,此事可真是你私心作祟,故意陷害玄钦方前辈?”

    一言问完,他不等楚逸答话,又看向尉重央、程希弦和玄朔方等人,一脸认真地说道:

    “诸位前辈,我与王叔,还有其他人,并不知晓此事。”

    “我火皇朝一向与人为善,从不行此下作龌龊之事,请诸位前辈明鉴。”

    “若楚逸真做出此等下作之事,也是他个人的事,与我们无关。”

    一番说完,太子煌便又面无表情地回了八王爷身边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多看楚逸一眼,毫不理会身后的姚芷蓉以及周围其他少年脸上的震惊之色。

    另一边的娜琳小姐,看着同样一脸惊讶的荧荧公主,也是完全没有想到,太子煌对楚逸的态度,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

    这种情况下,不声援楚逸就算了,居然要撇清关系?

    这就有点落井下石了。

    另一边,曲珑儿见到这么多人相逼楚逸,也已经顾不得再和卫凌笑对峙

    她的脸色有些难看,深深地盯了一眼荧荧公主,口中毫不顾忌地恨声说道:

    “呵,好一个太子煌,好一个火皇朝”

    “你火家的行事手段,真是让本宗主大开眼界!”

    说完,曲珑儿直接向前踏了一步,准备站到楚逸身边,要与他共同承担压力。

    不过,她身后的红罗和蓝照河,却是同时伸手将她拉住。

    “宗主,以我对楚公子的短暂了解,看得出他并非行事孟浪之人”

    “既然他敢这么说,就一定有他的道理,还请宗主切勿冲动。”

    红罗压低声音劝道。

    而蓝照河也轻摇着头,接着红罗的话低声说道:

    “宗主,老夫也以为,我承光宗还是先静观其变为好。”

    “若是之后事有不测,宗主再采取举措,那时也不迟。”

    关心则乱的曲珑儿听了,眼神一闪,觉得很有道理

    于是,她又悄然退回原地,重新用灼灼双目,盯着楚逸。

    承光宗的这番动静,在此时的群情汹汹之下,显得很不起眼。

    刚才太子煌的话音一落,五曜圣地的少年们,以及无来和司玄道的那些弟子,便或明或暗地再次齐齐向楚逸发难。

    而其他少年们的心里,被这大势所左右,也都忍不住对楚逸生出几分怀疑。

    在他们看来,太子煌可是火皇朝少年们的领袖人物,他说的话很有重量

    而且,楚逸本就出身于火皇朝麾下的左门,想必太子煌对楚逸的了解,一定远胜过他们这些外人

    因此,这些少年不愿再多涉入此事了。

    就连之前一直相信楚逸的班玉曣,现在也因为场上近乎一面倒的形势,不敢再轻易胡闹了。

    这倒让一直替她暗暗担心的宋临安,省了不少事。

    就在楚逸大有被千夫所指,群起讨之的时候,有一个人站了出来,站到了楚逸这一边:

    “诸位前辈和同辈,说了这么多”

    “是不是也该听听楚公子的话了?”

    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中,矮子离眼神一懔,从容不迫地站了出来。

    只见他先是冲楚逸一笑,然后昂然看向隐隐将楚逸围在中间的玄朔方、程希弦等人,继续大声说道:

    “虽说诸位想三人成虎,众口铄金”

    “但在我看来,却只不过都是片面之词!”

    说完,他又一脸正色地环顾四下里的众人,缓缓说道:

    “有些天道法则,或许旁人不懂,我却是知命秘府出身,深知天道制衡的玄机”

    “知命秘术的修行,规矩颇多,对于修习者的心性更是有诸多讲究。”

    “因此,心术不正者,绝无可能窥得知命秘术的门径。”

    “此乃冥冥天道专为知命秘术设下的修行铁律,以免心性歹毒之辈借天机命数祸害苍生”

    “鄙人虽然有些狷狂倨傲,但从无害人之心,所以才能在知命秘术上有所成就”

    “而楚公子在知命秘术上的造诣,更远胜于我。”

    “此事并非我妄自菲薄,因为我曾经与楚公子比试过知命秘术,而且”

    说到这里,离公子抬手指向太子煌等人,义正词严地继续说道:

    “火皇朝的诸位,都曾亲眼见证过我大败于楚公子的场面。”

    “因此,楚公子不可能是一个会用虚言妄语,肆意诬陷他人的无耻小人。”

    “否则的话,他不可能用知命秘术胜过我。”

    “所以,我相信楚公子的话!”

    矮子离的这一番话,真可谓是掷地有声

    敢逆大势支持楚逸,这实在难得。

    众人听完之后,脸上的神情也都是一变。

    尤其是太子煌,他的脸色又忍不住有些失态,变得难看了起来。

    “他为何会与楚逸这么要好?”

    “就因为楚逸说有办法解了他身上的矮小之疾吗?”

    太子煌暗暗捏紧双拳,心里惊诧难平地猜想着离公子的心思。

    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但火离魅和罗浩这些人不可能不清楚,离公子原本是火家的座上贵宾,是他火皇朝的客卿!

    按理来说,矮子离这时候就算不支持太子煌,也不应该为楚逸说话才对。

    “究竟是为什么?”

    太子煌心里有些想不明白,不自觉地回身看了一眼南宫清武等人。

    这些人都是一脸恍惚的样子,已经看不清场上的局势了

    这时,太子煌身旁的八王爷,微不可察地冲他摇了摇头,眼中隐隐生出几分担忧之意意思是,让他不要再轻举妄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