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魔怔-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00章 :魔怔

    午饭之后,林川闲庭散步去了市委。平日里走路半个小时,甚至二十分钟就能够抵达,这一次,他愣是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走马观花,速度很慢。

    抵达市委之后。

    罗国庆好奇的问道:“你小子这两天怎么都不来上班了?”

    “家里有些事。”林川笑了笑,道:“我正准备来辞职呢。”

    “啊?!”罗国庆一愣,错愕道:“你……你怎么回事?”

    “没什么。”林川摇了摇头,道:“就是干得有些累。”

    “兄弟,这可是世界上最轻松,最闲的活儿,而且倍有面子的工作,福利又好,你还想怎么样?”罗国庆一脸诧异,道:“难道……难道你小子因为宋家兄弟的威胁?”

    “别闹了,就凭那两个废物?”林川不屑的笑道。

    咳咳……

    突然,李明华一阵剧烈的咳嗽。

    罗国庆顿时愣住了,此时,宋家兄弟正站在休息室的门口,两人脸色阴沉。宋文怒道:“林川,你说谁废物?”

    “就你们两个啊。”林川丝毫不避讳。

    “我草尼玛!”宋文当即就怒了,顺手抡起一把椅子狠狠的朝林川砸了过去。

    林川不躲,也不闪,一把折叠椅当场就被砸了个稀巴烂,由此可见宋文力度的大小,一把椅子下去,当场就砸了个粉碎。林川扬了扬胳膊,笑道:“就这点儿力度,还打架。”

    宋文嘴唇动了动。此时,林川脸上闪过一抹寒芒:“让我来告诉你什么叫打架。”

    嗖……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这一次林川竟然毫无避讳,他一闪而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掐住了宋文的脖子,但是,他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往前冲。速度很快,他宋文急忙抓着林川的胳膊,想要挣脱。谁也想不到,林川竟然掐着宋文的脖子冲了出去,并且将他整个人狠狠的撞在了走廊的墙壁上。

    轰隆……

    一声闷响,很重。

    噗哧……

    宋文当场就吐出了一口鲜血,林川眼神里的杀气立刻消失,他急忙松开了宋文。这一下,几乎让宋文上西天了。林川吞了一口唾沫,自己内心的心魔怎么犯了?这种突然间无法控制的情绪一直都被战士们称之为魔怔。

    所谓魔怔,就是形容无法用科学解释的奇怪的事物,或民间说的邪怔,指“被魔鬼附身”。

    而在民间,一般来说指受惊吓、恐吓或者精神过度紧张造成的精神失常症状及风寒等疑难杂症,当时用医学无法解释的情况下通称为魔症,比如民间迷信所说的“来仙”,“打哈气”,言行怪异不合群。

    每一个从战场上退下来的士兵或多或少会出现这样的症状,林川这种已经算是好的,因为他能够很有效的控制自己的魔怔。而且,他发作的时间短。这一次魔怔的发作,是因为这几天的胡思乱想,以及刺激。再加上宋文突然之间的攻击,让林川内心的魔怔发作了。那一瞬间,林川差点把宋文杀了。

    宋文缓缓的从墙壁上倒了下来。

    “宋文。”宋武飞快的冲了过去,大喊道:“你……你没事吧?”

    “我……我感觉胸闷。”宋文说完,人立刻就倒了下去。

    宋武大惊:“林川,你……你死定了,你杀人啦。”

    很快,一帮人慌了,报警的报警,打急救的打急救。

    救护车呼啸而来,立刻就把宋文带走了,警方来到了现场做调查。经过一番调查,以及取证之后,正欲把林川带走。此时,唐雨梦出现了,唐雨梦在办公室听说林川又跟宋家兄弟打架了,据说警方都来现场了,她立刻就沉不住气了。

    “等等。”唐雨梦立刻喝止了。

    “唐书记。”警方笑了笑,道:“您……您有什么吩咐。”

    “林川的事情交给我吧。”唐雨梦回了一句,道:“宋文应该没什么大碍,这不过是一次普通的打架,我担保了。”

    “呃……”警方一愣,傻了,不过,他们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行,既然唐书记做担保,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等宋文醒来,我们会做进一步的调查,不过,随时可能传唤林川配合。”

    “嗯。”唐雨梦点头。

    危机算是暂时解除了,罗国庆也着实被林川刚刚的那一手吓傻了,他可是当过兵的人,林川刚刚那几手动作绝对是部队之中上过前线的那种铁血战士,一招一式之中都充满了杀机。罗国庆一直目瞪口呆的看着林川。

    林川清醒过来之后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他一直在一旁沉默的抽烟。等待着警方的到来。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唐雨梦竟然以市书记的身份担保了自己,这让他有一种默默的感激。他感激的看了唐雨梦一眼。

    “你,跟我来办公室。”唐雨梦脸色阴沉,她的脸色似乎有些憔悴。

    林川露出了一抹苦笑。唐雨梦走后,罗国庆急忙迎了上去,道:“你小子刚刚是不是疯了。”

    “我也不知道。”林川坦然的笑了笑,道:“也许是他激怒了我吧。”

    “那你也不能这样啊。”罗国庆急道:“毕竟这还是宋副书记的地盘,你得悠着点啊。小不忍则乱大谋。你把宋文打成这样了,宋副书记还能饶了你?”

    “反正也要辞职走人了。”林川掐灭了烟头,然后转身离开。

    “呃……”罗国庆一脸错愕的看着林川。他一直不明白,林川为什么要离开,在这里干得好好的,在这里,宋家兄弟唯一不敢惹的人就是林川,林川为什么还要走?

    ………………

    唐雨梦的办公室。

    林川走到门口,抬起手正准备敲门。最终,他还是没有敲门,而是直接走了进去。唐雨梦正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面对这窗外。林川进去之后,盯着唐雨梦的背影。

    唐雨梦是一个完美的女人,拥有完美的身材,光是一个背影,都如此的让人着迷,那丰满、婀娜多姿的臀,不知道会一有多少男人走向犯罪的道路。林川不敢一直盯着,他急忙咳了一声。

    只可惜,唐雨梦并没有理会林川,而是一直背对着林川。

    “唐书记。”林川开口喊了一句,道:“林川来给你道歉了。”

    此时,唐雨梦缓缓的扭头,脸色依然一脸冰霜,她冷笑道:“你说说看,你道什么歉。”

    “我不该给你惹麻烦。”林川垂着头。

    “是吗?”唐雨梦不屑的冷笑,道:“你给我惹麻烦,我已经习惯了。可是,你三天两头不来上班,你这是什么意思?林川,你是我招进来的专职司机,你不来上班,市委依然给你发薪水,你知道别人会有什么意见吗?别人会认为我走后门把你招进来的。会认为我是一个徇私舞弊的人。”

    林川露出了一抹苦笑,道:“唐书记,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哼。”唐雨梦冷哼一声,气恼的在椅子上坐了下去。

    此时,林川缓步朝着唐雨梦走过去,说道:“唐书记,谢谢你当初帮我;谢谢你让我在穷困潦倒之际还给我一份安慰,体贴的工作;谢谢你平日里无微不至的关怀。林川……林川感激不尽。只是……”

    说到这里,林川哑火了。

    “只是什么?”唐雨梦抬头问道,眼神里流露出一抹疑惑。

    “只是我恐怕要辜负你的一番好心了。”林川咬着唇,面对唐雨梦,他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惶恐和紧张,甚至比面对一个强大的敌人还要害怕。这种不由来的恐惧让他十分的不舒服。林川一咬牙,似乎打定了主意,道:“这工作,我恐怕做不下去了。我想辞职。”

    唐雨梦愣住了。

    良久,良久,良久……

    两人一直沉默,办公室内,空气仿佛凝固了,林川感觉呼吸都有些费力,胸口沉闷,心口沉重。

    唐雨梦低着头,没有说话。林川实在承受不了这样的感觉,他决定离开,他认为,唐雨梦的沉默,就是默认了自己的离职打算。所以,他转身离开。

    转身的瞬间,唐雨梦的眼泪落了下来,砸在了办公桌上,棕红色的桌面,眼泪碎成了八瓣,仿佛是一朵绽放的鲜花。只是,短暂的绽放之后,又被一连串的泪水盖住了它的美丽。

    林川的步伐很沉重,他有些难过,但是,内心的深处却是无比的轻松。他暗自告诉自己,解脱了,真的解脱了。

    可是,林川刚走到门口,突然,唐雨梦的声音传来:“你……真的就这样走吗?”

    声音很轻,仿佛是一阵轻风从自己的耳旁吹过。林川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样,他定住了身子,迈出去的右脚也悬在了半空。唐雨梦的声音再一次传来:“你真的就这样抛下我一个人,这样离开吗?”

    唐雨梦的声音就好像是一颗重磅炸弹一样落在了林川的心里,很不是滋味。酸酸的。林川感觉自己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他是一个宁可流血,也不流泪的人。他曾经被基地的人活捉,用了各种刑法都没有被逼问出关于暗兵的任何信息。直到第三天被同伴救出,那一次,林川身上添了密密麻麻的伤痕。那时,他不曾流泪。十六岁,第一次训练的那一年,林川从百米高的悬崖上摔下去,醒来的时候,浑身骨折,他没有流泪;十七岁,第一次被子弹洞穿胸口,他不曾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