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8章 公主失踪-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028章 公主失踪

    林川沉吟片刻,道:“你知道有谁跟马克的关系好?”

    费勒斯又想了想说道:“平时他跟柯利达关系还行,而且他们还在同一个部队待过。”

    柯利达是随行四个保镖之中的一个,林川接下来就见到了柯利达。

    柯利达一看就知道当兵出来的,一进门身板挺直,脸上不苟言笑,标准的军人作风。

    林川从柯利达进门的那个时刻就一直盯着他看,柯利达脸上很冷淡,看不出有什么异样的表情。

    “坐。”林川说道。

    柯利达坐了下来,两眼亦是看着林川。

    林川看了柯利达足有数十秒才说道:“柯利达,身为一个皇家保镖,对曼勒公主的失踪你有什么感想?”

    柯利达耸耸肩,道:“没有保护好公主,我承认失职,对此我也向女王陛下作了深刻的检讨。”

    “你能给我说说有关马克的事情吗?”林川从柯利达脸上没有发现有一丝异常的反应,转了话题,直接切入到马克身上。

    “马克!”柯利达眉头微皱,道:“我也好长时间没见到他了,怎么,他出什么事了吗?”

    海伦在一旁说道:“他没出什么事,我们只是例行调查而已。”

    柯利达沉吟片刻,道:“我跟马克是在十年前认识的,当时我们都在美国的xx特种部队,他这个人平时很少说话,也没有几个朋友。”

    “美国的xx特种部队,那你们又怎么会成为英国皇家的保镖?”这倒是在资料里面没有提及,林川疑惑的望着柯利达问道。

    海伦说道:“这个问题我来回答,当初他们是我们派去受训的。”

    “你们派去受训的?”林川更加有些疑惑不解了,目光看着海伦。

    海伦点点头说道:“不错,马克本来是我们军队里的一名士兵,经过了很多层审核,做为皇家保镖的人选而被派送到那里受训的。”

    “这么说来,马克应该是英国人?”林川问道。

    海伦说道:“是的。”

    林川又问了柯利达几个关于马克的事情,大概对马克这个人有了一定的了解。

    马克此人平时沉默寡言,很少有朋友,身手算得上一流,而且在任职皇家保镖期间,对工作也很尽责。曼勒公主的事情发生以后,他觉得有愧于皇室,就主动提出了辞职。

    从表面上看,这个马克没什么问题,可是林川却觉得有些儿不对劲,那里不对劲,他自己也说不上来,只是一种感觉而已。

    挨个问完所有人后,林川对海伦说道:“看来我们得去一趟华盛顿了,去见见这位马克。”

    ……

    涛子得到了川大集团的大力支持,跟黄波回到华盛顿后开始着手成立公司,经过两人几天的奔波,总算将成立公司的各种手续都办了下来。

    这天晚上七点多,涛子领着黄波来到红灯区的那条街道上。

    “涛子,你可答应过我的,一定要给我找一个特性感,特漂亮的美国妹妹的,要是普通的我可不要。”黄波眼中带着一股浓重的色意望着涛子。

    涛子拍了拍黄波的肩头,哈哈笑道:“哥们,我说话算数,今儿保管让你爽个够。”

    路灯下,很多专门以卖皮肉为生的女人们站在那儿,不断地用挑逗的眼神跟路过的男人们打情骂俏。

    涛子领着黄波,朝着不远处的一间酒吧走了过去。

    刚到了酒吧门口,黄波就看到了一个黑头发的亚洲女人。

    当黄波看到这个女人,神情一下子有些愣住了,他拉了拉涛子,指着女人说道:“涛子,我就要这个。”

    涛子一怔,目光打量着这个亚洲女人,一头乌黑的长发,脸蛋儿长得虽然不算是特别好的那种,可是还算过得去,穿着黑色的休闲外套,双腿被牛仔裤紧紧包裹,显得修长。

    “艹,你不是说要一个性感的美国妹妹吗,怎么又看上这个了。”涛子骂道。

    黄波啃吧了半天,说出来了一句话:“涛子,这个女人很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

    涛子再次一怔,嘿嘿笑道:“哥们,是不是看到这女人就想起旧情人了,好吧,那咱就去聊聊吧。”

    两人走到女人跟前,女人目光转而看着两人。

    当女人的目光看到黄波身上的时候,她的眼神中明显的闪过一丝惊诧和慌乱之色。

    “小姐,你是哪国人?”涛子开口问道。

    女人眼神朝着黄波身上又瞄了两下,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你问这个干什么,要做生意那咱就走,不过可说好,我可不一起侍候你们两个。”

    涛子笑道:“我没那种变态,是我这哥们看上你了。”

    女人脸色在这一刻恢复了平静,毫无表情的对着黄波说道:“去哪儿?”

    黄波表情有些呆滞的望着女人,没有回答直接回答女人的话,反而说道:“小凤,是你吗?”

    女人听到小凤这个名字的时候,脸色明显的变了一下,身体轻微的颤抖着,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小凤,我叫艾丽斯。”

    涛子在一旁看到了女人的反应,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就是黄波口中说的小凤,眼珠一转,道:“波子,看上人家的话就领人家去开房吧。”

    酒店房间内,黄波依旧神情有些儿呆滞,看着艾丽斯站在他的面前脱着衣服。

    艾丽斯首先脱去了外套,跟着脱得只剩下内衣的时候,走到床上躺了下来,声音显得冰冷,道:“来吧。”

    黄波却没有动,脸上的表情开始显得痛苦起来,缓缓说道:“小凤,是我对不起你,你……”

    “对不起,先生,我不是小风,你认错人了。”还没等黄波把话说完,艾丽斯打断了他的话,道:“要来就快点,我的时间很宝贵的。”

    黄波脸上的表情更痛苦,道:“不,你就是小凤,当我看到你脖子上这颗痣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小凤。”

    艾丽斯下意识的去摸脖子,黄波在这一刻突然一把将艾丽斯拉起来,紧紧将她搂在怀里,声音颤抖着说道:“小凤,小凤,真的是你,你可知道这些年来我多么的想你。”

    艾丽斯挣扎着推开黄波,在他的脸上猛然扇了一巴掌,表情极度的愤怒,道:“我告诉过你,我不是小凤,小凤已经死了,你做不做,不做我就走了。”

    这般情况下,黄波那还有心思想着那事儿,捂着脸只是愣愣的望着艾丽斯。

    艾丽斯从床上跳下来,穿好了衣服,脸上已经恢复了冷冰冰的神色,伸手说道:“先生,我看今天你不适合跟我xx,改日再见。”

    说完,没看在黄波,转身就出了房间。

    涛子一直就在房间外面待着,看到艾丽斯离去,连忙跑进了房间里。

    黄波还坐在床边兀自发呆,涛子走过去推了他一把,半开玩笑的说道:“波子,完事了啊,你怎么这么快。”

    黄波瞪着涛子,突然站起身来,扑入到了涛子怀中,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靠,我说哥们,这是什么情况。”涛子将黄波使劲从自己怀里推开,跟着说道:“哥们我不搞基,有事说事,一个大男人哭什么。”

    黄波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涛子,她就是小凤,我对不起她啊。”

    涛子嘿嘿笑道:“波子,你是不是先把人家那个了,然后再把人家甩了。”

    黄波止住哭声,抬脚朝着涛子踢了一脚,骂道:“滚一边去,哥们我是那种人吗。”

    涛子闪开了黄波这一脚,笑道:“那你说说这是咋回事?”

    原来黄波跟小凤,也就是艾丽斯之间还真有一段故事。十年前,黄波还是常林厂一个工人的时候,小凤也是常林厂的职工。

    那时候小凤漂亮,追求的人也很多,其中就有黄波。

    为了能够得到小凤,黄波可是没少花心思,最后小凤终于答应他跟他处对象。

    两人处对象的事儿在当时引起了一阵风波,无数人都不相信小凤居然能够看上黄波,要知道当时黄波在众人眼中的形象可是并不怎么好。

    小凤的爸妈听到了这件事情以后,坚决反对两人在一块儿,为此还跑到了厂里大闹一场。

    在众多压力面前,黄波有些儿退却了,小凤这时候却真的爱上了黄波,几次劝黄波不要管别人的想法。

    黄波听了小凤的话,依旧坚持着跟她相处,可是没过些时候,小凤的父母找到黄波,眼泪鼻涕的求黄波离开小凤,最后小凤的母亲竟然给黄波下跪。

    黄波终于没能顶住压力,跟小凤分了手。伤心失望的小凤离开了江北市,从此没人知道她的下落,没想到在美国华盛顿再次见到了小凤。

    “涛子,我想将小凤救出这个火坑。”讲完了他跟小凤之间的故事,黄波对着涛子说道。

    涛子拍了拍黄波的肩头,说道:“波子,这个事情我一定帮你,不过可能有些麻烦。”

    “什么麻烦?”黄波问道。

    涛子说道:“在这条街上做这种事的这些女人背后都会有一股势力在操控,不知道小凤是被那股势力在操纵的,我的先搞清楚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