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9章 查监控-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049章 查监控

    “他就是林川啊,长得蛮帅的。”

    “他打人的动作都这么帅,我要是能有这样一个男朋友该多好。”

    “我不求他做我男朋友,只要能跟他风流快活一夜,我就知足了。”

    “哇塞,他身体好棒啊,床上功夫肯定也是一流的,能跟这样的男人做那种事也是一种享受。”

    女人们在谈论林川的同时,男人们看他的神色也变了,大部分眼中都带着敬佩之色,但是也有几个眼神里充满着羡慕和嫉妒。

    他们在羡慕林川的同时,心里却也嫉妒起来,海伦这么美的女人,为何不跟自己,自己要是有林川那么威风该多好。

    林川走到布鲁斯身边,看到这家伙被海伦点中了胸口的乳中穴。要知道乳中穴可是人身体上很重要的一个穴道,若是被点中,身体会痛苦不堪的。

    布鲁斯此时脸色变得蜡黄,一脸痛苦的表情,想叫却叫不出声来,这种滋味真是比杀了他还难受。

    “你现在愿不愿意说了。”林川望着布鲁斯,冷冷说道。

    布鲁斯说不出话来,只有连连点头。

    林川对着海伦说道:“海伦,解开他的穴道吧。”

    林川虽然攻击力以及攻击技巧都很强,可是他可不会点穴这门功夫。

    海伦有些不情愿,布鲁斯对她太下流了,她要让这家伙受点苦头,但是林川已经开口了,她也没再说啥,附身在布鲁斯身上连点几下,解开了穴道。

    布鲁斯穴道解开以后,顿觉得好了许多,他现在才明白面前这一男一女可都不是那么好惹的,说道:“我是见过穆正清,可是他不在我这儿,他只不过找我帮他办点事而已。”

    林川说道:“他找你帮他办什么事?”

    布鲁斯说道:“他要我们帮他干掉一个人,这个人叫马玲。”

    林川和海伦望了一眼,林川又问道:“那穆正清住在哪儿?”

    布鲁斯说道:“这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让我们干掉马玲之后,去华尔街十号找一个叫比尔的人收钱。”

    “这么说你们还没有动手了?”海伦问道。

    布鲁斯点头说道:“是的,这两天我们刚找到马玲,准备今天晚上动手。”

    林川沉吟片刻,说道:“马玲在什么地方?”

    布鲁斯说道:“她在希尔顿酒店三三一号房间。”

    看来这个穆正清还挺鬼的,想要找到他还的费点功夫,林川没有再为难布鲁斯,只是告诉他,要是需要他帮忙的时候他必须帮忙。

    布鲁斯此时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哪里还敢说个不字。

    马玲这个女人是谁,穆正清为何要找人干掉她,这一切引起了林川的好奇心,他决定先去找这个女人,把其中的内幕搞清楚。

    在找马玲之前,林川先给老将军陈正国打了个电话,让老将军帮忙先把马玲的个人背景资料查清楚。

    没有多长时间,老将军那边就有信了,原来这个马玲是穆正清非法集资团伙的主要成员,同时也是穆正清的情妇之一,更为主要的是,马玲也是国家发布的红色通缉犯之一。

    照这个情况来看,应该是马玲和穆正清有了不和,穆正清要杀人灭口。

    林川脑子里面逐渐有了一个清晰的思路,何不利用马玲将穆正清引了出来。

    ……

    江北市邮政大厅。

    小雪和罗国庆正在和一个工作人员核对着匿名信上的邮寄方印。

    “这个应该是从淮南路路口的邮箱里发出去的。”工作人员核对了半天,确定的告诉了两人。

    罗国庆问工作人员:“那能不能找到这个邮寄信件之人?”

    工作人员说道:“这个恐怕不好找,我们这里没有办法。”

    小雪拉了拉罗国庆,说道:“老罗,咱们走吧。”

    出了邮政大厅,罗国庆显得有些沮丧,望着小雪说道:“看来没办法查下去了,所有的线索都没了。”

    小雪眨眨眼睛,说道:“谁说没线索了,这人是在淮南路路口的那个邮箱里将这些匿名信发出去的,只要我们能够找到监控,说不定就能找到这个人。”

    罗国庆一拍脑门,笑着说道:“还是小雪聪明,你说我咋就没想到。”

    两人来到淮南路路口,找到了那个邮箱,在周围转悠了半天,也没发现有监控。两人顿时有些气磊起来。

    正打算回市委,却遇到了从派出所出来的宋晓佳和张文辉。

    罗国庆和小雪是认识宋晓佳的,一看到两人,宋晓佳立刻喊了起来:“小雪,罗师傅,你们这是去哪儿?”

    小雪和罗国庆也没瞒着宋晓佳,就把两人要查匿名信的事情告诉了她。

    宋晓佳听了之后,也很想帮忙,可是两人该找的地方都找了,没有找到任何的监控,自己有心而无力啊。

    张文辉在一旁听到了事情的经过,慢悠悠的说道:“既然在淮南路找不到,难道别的地方也没有吗。”

    宋晓佳一听张文辉这话,立刻望着他说道:“张队,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文辉拍了一下宋晓佳的头,说道:“你这丫头,亏你还跟我跟了这么久,你动动脑子想一想,淮南路只有一个进口,那人既然把匿名信从这个邮箱里发出去的,说明他肯定是从进口处进来的,你们去不远处的电信公司那边查监控不就找到了吗。”

    小雪说道:“可是每天路过那儿那么多人,我们怎么才能知道是谁?”

    张文辉笑道:“这个你要问晓佳同志了。”

    宋晓佳一愣,说道:“张队,你这不是故意在考我吗,我哪里知道。”

    张文辉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好好动脑子想一想,你就知道了。”

    小雪和罗国庆的目光立刻聚焦到宋晓佳身上,这可关系着唐书记的前途问题。

    宋晓佳低头想了几分钟,依旧没有想到,恰好这时候一个背着书包的学生骑着自行车从她面前驶过。

    “啊,张队,我想到了。”宋晓佳高兴地叫了起来说道:“那个邮寄匿名信的人在进来之前,身上肯定背着一个大包,他把信邮寄出去之后,包里自然就没信了,我们只要查进来和出去的同一个人,看他们背的包就能找到。”

    张文辉赞许的点点头说道:“明白了还不去找。”

    “张队,你不跟我们一起去啊。”宋晓佳望着张文辉说。

    张文辉笑着说道:“我就不去了,希望你们能够早点找到这个人,洗刷唐书记的清白。”

    张文辉在淮南路派出所干了二十多年了,自然知道监控在什么地方。当宋晓佳和小雪,罗国庆到了路口转角处电信营业厅的时候,在一个隐蔽的屋檐下发现了监控。

    宋晓佳是警察,直接找到监控点亮出警察的身份,开始查了起来。

    根据匿名信封面的邮戳,邮寄匿名信的时间应该是十天前的早上十点钟左右,三人让监控点的人调出了那天的图像。

    一直查看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有找到那个人,小雪跟罗国庆心里有些失望起来。

    宋晓佳注意到在九点四十八分的时候有一个男子背着一个白色的大帆布包过去,可是查到中午十二点的图像,也没见这个男子出来过。

    宋晓佳接着往后查,终于发现这个男子在下午一点二十八分出来了,背上的帆布包却没了。从这些情况来看,这个男子最为可疑。

    将监控的图像逐渐放大,男子的相貌基本上还是可以看清楚的,宋晓佳用手机拍摄下了男子的照片,和小雪,罗国庆出了监控点,就奔着派出所而来。

    不得不说,现代的社会就是发达,想要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没名没姓的人太容易了。宋晓佳将拍摄下来的照片输入到公安系统的资料库里,不到十分钟这个人的资料就显示了出来。

    郑明辉,男,二十八岁,江北市xx乡xx村村民,这些信息已经足够了,小雪和罗国庆着急着就要去找郑明辉。

    宋晓佳在派出所里基本没啥事,跑去告诉了张文辉一声,跟着小雪和罗国庆朝着郑明辉的家里赶过来。

    开着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奔波,三人终于到达了郑明辉家的门口。

    从外面看郑明辉家,房屋是十几年前盖的那种砖土混合结果的平房,看来这个郑明辉家里的情况也是一般。

    宋晓佳走到门前敲了敲门,没两分钟院门打开,出现了一个年纪大概二十来岁的女人,长得很一般。

    这个女人望了望宋晓佳三人,不认识,说道:“你们找谁?”

    宋晓佳亮出了警察证件,说道:“我是警察,请问这是郑明辉的家吗?”

    女人一听警察两字,脸上的表情立刻显得有些僵硬,点了点头说道:“是的,这是郑明辉的家。”

    “你是郑明辉什么人?”宋晓佳问道。

    女人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是郑明辉的媳妇,我叫陶翠英。”

    “郑明辉在家吗?”宋晓佳又问道。

    陶翠英神情显得有些紧张,摇头说道:“他没在家,一直在市里打工,警察同志,他犯什么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