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0章 杀机再现-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210章 杀机再现

    两道影子快速从旁边掠过,向旁边远处的石林里飞去。林川愕然地摇摇头,面露疑惑之色。他非是怕被人寻找到,这两个下等休士,连给他塞牙缝都不够。

    林川一心只想清净一些,无意于其他人纠缠。此地既然已经被人发现,再非逗留之所。林川收拾了一下心情,准备离开。

    如今百年已经过去,林川修为已达炼神之境,他不想中途再出变数,脚下一蹬,整个身形立即腾空而起,向玉峰山中飘渺不定的主峰飞去。刚才出现的不明身份的茅山道中人已经提醒了他,此刻,林川尽往一些孤峰绝壁掠过。对其它的人来说,这是自讨苦吃,而林川则自得其乐,身手高明之士,在这些乱石怪峰上,起起落落的飞行,犹如在平地般地逍遥自在,山峰丝毫无碍他的脚程。

    这一路行来,林川已经收获良多。平常人等,是如何也感应不到属于林川一人的神秘内心的。前边现出一道高耸入云的山峰,云尘滚滚,云雾中多了一些灰蒙的色彩,那色彩颜色缓缓加深,似乎有向更深程度发展的趁势。刚才还理性豁达的林川,此时心中惊觉,暗叫一声不好。林川的心里边,却在被另外一股极其强大的邪恶思想控制着。在反噬着他的内心,让林川无法安宁,是因为自己体内的血冥作怪。

    眼前一片朦胧,大脑随之混沌,在心中似乎有千百个念头都一起挤向大脑,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身子摇摇晃晃。

    接着,在林川目光所及处,似乎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旋风。魔影从那巨大的旋风里露出了狰狞的面目,以百变的噬血丑态结影成形,在向林川示威。林川虽然停了下来,心境也受到了深埋内心血冥的影响。但还是保留了最后一点清晰。

    他清楚地认识到了血冥反噬的原因之所在。杀戮的内心豪气顿涌,而修真之人突然出现,林川潜意识的厌恶竟然带动了心底的情绪。林川丝毫不惧那一个业已经形成了的漩涡魔影。暗自鼓励自己,这一切都不过是虚幻罢了。出于一种克制邪恶血冥的本能,林川的身体里面另外一股力量立即释放出来与血冥之力在同一个身体里较量着。

    林川突然之间控制不住自己,额头淌汗,魔力与修真之力对抗的结果。玉峰上本来风大,空气极鲜,温度较低。可此刻他的衣袍已经被汗湿浸,如有人打此经过,见到这一幕,在同一人身上,左右手相斗的情景。定然会把人惊呆。

    “血冥,放胆来吧,我林川要是皱一下眉头,小爷就跟你姓,不过你还得记得你姓什么。”高山悬壁上,林川如同受了诅咒般左右摇摆,步态如醉,如同疯了一般。此刻血冥与纯正的修真之力相遇,在内心决斗正酣,从他额头上的一层细密汗珠上即可看出,这种状态至少还会持继一段时间。林川暗叫幸运,要不是紧守着内心处的一点清明。此时只怕全身都要被血冥占领,让种在身体里的邪神为所欲为了。

    此刻已然渐入迷糊中的他,仍旧斗志昂扬,嘴角挑着一抹嘲笑,突然猛地将左手举起,戳指向天。那是被血冥控制了的左手,林川却用自己的精神力量战胜了它。硬逼着左手抬起高过头顶,食指探出,指向天空。

    林川没有想到的事情却发生了,潜伏在心底更深处的邪神,不甘屈居于血冥之后,居然也暴发起来。此时他的身体里面不是只有两股力量,而是一分为三,两邪一正,正不停地互相排斥抗拒着。

    林川顿时一个头,三个大。时而清醒,时而自我迷惑。俨然已经不完全受理智的制约,大有入魔之忧。

    “啊。”林川身体有如撕裂了一般的疼痛,无数的念头,百年来的所有见闻,有如漫天飘飞而过的云彩,一瞬间在他的头脑里高速地掠过,痛得他整个人都陷入到了疯狂的状态。眼前的景象一变再变,巨大的漩涡飞云,时而灰蒙,时而血红。林川的一声巨喝,不甘于后,想独占林川整个心神的邪神之力,已经在此刻控制住了林川。

    林川每在悬崖上走上一步,都会产生惊天动地的破坏力。光秃秃的巨石轰然而落,被他脚下的千匀之力给压爆,轰隆隆有如雷响般滚滚山崖。一路磕磕碰碰地滚落下去,而这一切,林川居然茫然不知。

    更为惊奇的是在他身边,突然之间,涌起了如同火山般的洪流。空气立即被烧炙,汗水蒸腾而起,皮肤上发出被烫伤的嘶嘶声。林川时如天神,时如疯魔,整个人处于水深火热的心理状态中。而附身在他体内的魔力,却并不管他的死活,时晨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时晨。林川体内的斗争,不但不见有任何缓和的迹象,反而越发地激烈起来。

    山上,有如地震一般,千鸟飞绝,野兽狂暴不安地四处乱窜,林川内心的狂暴,已经非他自己能够左右。恰巧在此时,突然出现了五个人,从这两人阴冷的眼神中来看,绝对是茅山道中的人。

    茅山道中的人怎么会出现在地狱世界之中,林川正处在修炼关键时期,稍微有不慎,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那两个茅山道的家伙看到林川,都不由愣了一愣。

    “啊,是他。林川果然在这里。”两个茅山道的家伙一见到状如狂魔的林川,立即兴奋起来。二话不说,弹出背后长剑,挺直了身形,以飞鸟渡江的速度攻向林川。

    “师弟,且慢。”后者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师兄,上啊。”

    年青人立功心切,想趁机拿下走火入魔的林川。

    而他的师兄则要老成得多,见林川的情状,已经到了魔由心生的境地。此时林川,就是一个火药桶,谁点炸谁。可惜他制止得太迟了,冲上前去的师弟,剑尖如其所想,刺入了林川的肩背。但却只是划破了一点皮而已。却不成想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有如万马奔腾般反向施剑者涌来。

    当强绝的魔力从林川的身体里面倾泻而出之时,路沿身而上,封经断脉,还未来得及反应,年青茅山道中人头脑之中轰然一响,顿时整个人七窍流血而亡,伏在地上,剑落人殒。

    师兄怪叫一声,同时扬手向半空中发出袖箭,保持速度,发狂而逃。信号箭一响,一共五人清一色的灰衣打扮,背负长剑,手持符咒,人人面色如枣,似乎明了此时的林川,已经入魔。为首者,是一个五旬开外,头发有点灰白的老者。此时正用神打量着林川,注意力自遇到发狂的林川那一刻开始,从未离开过目标。

    “师叔,让我上吧。”

    “哎,不可浮燥。”老者一把将探出头来的徒子徒孙给挥退下去。

    “师叔,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好不容易可以抓到林川为门派立功,此时他不受自身控制。我们将他弄到手。带回去教给掌教,从此可以成为人上之人了。”年轻人大叫。

    林川刚才已经不自觉地将一股暴戾之力发泄掉,心境也没有那么炙热浮躁。因为种种原因,他的身上,此刻泛出一种说不出的暴戾,看上去犹如恶魔降临!

    “龙门金锁阵,起。”老者一声令下,五道人影也随之飞来,有如一张收紧的巨网,向林川迎头罩下。两声清脆的响声,林川身上已经种下了几道黄符。那黄符表面上看不出什么玄机。

    但随着对方长剑的掩护下,将符咒贴在林川身上之时,一道血红色的迷光,顿时再次闪现。林川此刻意识不清,但却感觉到了这一股不详之兆是对面的几人挑起来的。邪神在他体内的再度崛起,让林川十分的厌烦。

    “伏罪吧。”老者大喝一声,剑光散去。五人各自归位,同时念念有词。林川的心随着对方的咒语,猛然间地缩了一下。痛得他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啊。”林川失声狂喝一声,几股力量同时在体内再次暴发。这次的情形不一样。三股一正两邪的力量,居然出奇地方向一至,结成了暂时的联盟。一起对抗贴满林川全身的黄符魔咒之力。

    一共响起了五道符咒炸碎的爆空响。五位念念有词的茅山道中人,也同时口喷鲜血,远在十几米开外被神秘咒力反噬得轰然而倒。三少两老。为首的老者显然是修真之力最强者站了起来。师叔,用你的金钟神咒啊。”倒在地上站不起来的一位面瘦身长的年青人道:“金钟神咒只在他未着魔时有用……。”

    老者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股强大的杀机逼面而来。

    倒在地上的四位师门兄弟还以为是眼花,只听到一声惨叫从前方传来,那被称之为师叔的老者,灰白的须发变成了紫红色,一道道从天灵盖上淌下的血水,将全身都给染红。他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头顶就受到了一股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遇到的绝命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