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章 二少爷-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220章 二少爷

    杨旭给赖小乐打电话,却总是关机,于是他来到了赖小乐的工作室。

    赖小乐的工作室不远,在一幢大厦的十二楼。杨旭到了的时候,赖小乐没在,秘书告诉他出门了。

    赖小乐的秘书是个女的,叫严心儿,很年轻,也很漂亮,但杨旭总瞧不上眼,他觉得严心儿长的太媚,属于那种娶到家都放不下心的女人。

    既然赖小乐不在,杨旭打算离开,严心儿喊住了他:“等会,赖总给你留了一样东西和一句口信。”

    杨旭心里暗自发笑,一个破工作室,还叫赖总。

    看到赖小乐给他留下的东西,杨旭傻眼了。

    赖小乐给他留下的居然是一只蛾子,黑色的,眼带蓝光的纸蛾子。

    严心儿好像没看到杨旭吃惊的样子,埋首弄姿,媚气十足:“赖总让我告诉你,这东西贴身放好,千万别丢了,不然你要大祸临头,还有,让你没事别出门。”

    杨旭拿着纸蛾子,心神不定,一边走一边思索:赖小乐给我这个蛾子,看来是知道我的情况了,难道我遇到啥事了,还是遇到不该遇到的东西了。

    走出大厦,低着头还在想,猛不丁的撞到了一个人身上,手里的纸蛾子飞了出去。

    杨旭撞到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长的实在不咋地,腰就跟水桶一样。他还没吱声,女人杀猪一般的大骂:“你瞎眼睛了,怎么走路的。”

    杨旭没理,陪笑着对女人赔礼道歉,女人骂骂咧咧的去了。

    蛾子,手里的纸蛾子不见了,杨旭大惊,连忙四下里找那只飞出去的纸蛾子。

    纸蛾子被风吹到了不远的地方,杨旭连忙过去,想要捡起纸蛾子。

    就在这时,一辆小车好像失控了一般,对着杨旭冲了过来。

    杨旭抬头的时候,小车已经撞上了他。

    杨旭死了,他在临死之前,两只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纸蛾子,纸蛾子那双泛着蓝光的眼睛好像在嘲笑他。

    赖小乐是在杨旭死后的第三天才回来的,一回来,严心儿便告诉了他杨旭死亡的消息。

    没做任何反应,赖小乐只是淡淡的叹了口气,说:“他还是没有躲过去。”

    严心儿不解,问赖小乐:“赖总,你难道早就知道他要死?”

    赖小乐不说话,陷入了沉思。前些天,他见到过杨旭。杨旭脸色发灰,额头布满黑气,双眼黯然无光,典型的大凶之兆。相书有云,面晦气,云盖顶,生死难解,眼无光,人无神,神仙难救。赖小乐既是神算赖布衣的后代,岂能看不出来。他当然看出来了,而且还看出来杨旭是被人下了离魂咒的。

    所谓离魂咒,就是利用人的梦境,制造一种幻象,让人心神不宁,三魂不聚。这种符咒又称黑蛾煞。

    离魂咒是道家分支逍遥派的道术,不过逍遥派已经绝迹百年。

    赖小乐想救杨旭,却因为这些天忙于另外一些事。

    之所以陷入沉思,是因为他觉得杨旭死的不明不白。杨旭是他的朋友,既然他死的不明不白,赖小乐就应该替他伸冤。

    “赖总,陈慧刚打电话过来,让你去她那里一趟。”严心儿从外面进来,很亲昵的搂住赖小乐的脖子,吐气如兰。

    赖小乐从沉思中醒了过来,抬眼看到严心儿媚气十足的笑脸,抬起右手,在她柔滑的脸上捏了一下:“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严心儿娇嗔着,红唇撅的老高:“赖总,你就不能亲我一下么。”

    赖小乐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心儿,我是赖家传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赖家祖训。”

    严心儿生气地转身,扭着性感的臀部,哼哼着走了出去。

    陈慧是个很有钱的女人,她的钱大部分是继承她那个死鬼老公的。

    陈慧的老公叫王平,没死之前是一家集团的董事长,坐拥上亿资产。

    一年前,王平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小三黄玲玲的床上。至于死因,一直都是个谜团,警方查来查去,也没找到死因,只好说王平是因为太激动,引发心肌梗塞。

    王平没有留下一男半女,大部分财产自然归了陈慧。

    自从王平死后,谣言四起,很多人都猜测是陈慧杀死了王平,目的就是要得到他的巨额财产。

    但赖小乐知道王平绝不是陈慧害死的,因为王平死的那天,陈慧一天一夜都跟他在一起。

    陈慧那天跟他在一起,并不是干那事,两人根本就不在这个城市里,而是在陈慧的老家。

    赖小乐之所以跟陈慧在她的老家,是因为去给陈慧的爹妈迁坟。赖小乐不仅是相师,也是风水师。陈慧家在紫竹园,那是这个城市最豪华的小区,几乎能数得上的富豪都住在这里。赖小乐开着他那辆比亚迪s6,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被保安拦了下来。

    保安属于那种狗眼看人低的主,一看到这破车,说啥都不让赖小乐进去。赖小乐没辙,只好给陈慧打电话。陈慧让赖小乐把电话交给保安,毫不客气的将保安训了一顿。保安把电话给赖小乐的时候,态度明显的变了。

    停好了车,赖小乐到了陈慧家门口,按响了门铃。

    陈慧身材高挑,容貌秀丽,属于典型的气质美女。年纪也就三十不到,浑身散发着极度诱惑的少妇风韵。

    女人一双腿,男人半条命。

    陈慧最美的地方就是这双腿,骨感有骨感,肥瘦匀称,笔直修长,简直天生就是用来诱惑男人的。

    赖小乐是个男人,是个很正常的男人,每次他看见这双腿,心里都会呯呯的跳。

    今天他的心越发的狂跳,这是因为今天陈慧将那双****完全暴露在外,而且只穿着一条很短的裙子。

    陈慧脸色很差,但是见到赖小乐,她还是满脸笑容。

    赖小乐不敢再看那双腿,低着头走进了客厅。看相看气色,这是相面的最基本常识。赖小乐坐下来,一眼就瞧到陈慧脸色有些不正常。陈慧秀丽的脸上显得有些苍白,双眉之间凌乱,眼眉边缘丝丝黑气。

    相书有云,女子眉断,灾祸临头,黑气绕眼眶,家宅不安宁。

    “慧姐,最近你是不是经常做噩梦?”赖小乐望着陈慧。

    陈慧惊讶的说:“是啊,老多天了,去看了医生,也说不上来原因。”

    又是离魂咒,赖小乐暗自吸了一口凉气。

    这种失传近百年的道术为何重现,难道逍遥派没有灭绝,杨旭的死亡,再加上现在陈慧的症状,难道这一切都有关系不成。

    如果有关系,那么它们之间到底有何关联?

    陈慧看赖小乐不说话,问:“小乐,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赖小乐摇头,他不想把事情告诉陈慧。

    陈慧在这时候很不事宜动了一下****,短的不能再短的裙底风光闪现在赖小乐眼里,他刚刚安分下来的心又开始狂跳,身体某一部分机能充分的释放出来。

    不敢再看陈慧,赖小乐眼光飘向别处:“慧姐,能不能给我讲讲你做的梦?”

    陈慧的脸突然红了起来,不说话。

    陈慧做的虽然是噩梦,但梦里面的有些东西实在难以启齿。

    虚空的世界里,陈慧发现自己全身一丝不挂,正在和一个看不清模样的男人干那事。或许是寂寞太久,她清晰地体验到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但是每次到了最兴奋的时候,男人却变了样,变成了一只蛾子,一只眼带蓝光的蛾子,开始绕着她的身体。

    赖小乐等了片刻,没听到回答,眼光转向陈慧,恰好陈慧羞涩的目光也瞄着他。

    看到陈慧羞涩闪躲的目光,赖小乐感觉自己的心在狂跳的同时,快要蹦出来了。

    “慧姐,你怎么不说。”赖小乐不敢再看,端起茶杯喝茶。

    陈慧低着头,开始结结巴巴的说出自己的梦境。

    赖小乐越听越感觉陈慧说的就像在勾引自己,尤其是那双要人命的双腿在不安中不停地变化着,风光一闪再闪。

    陈慧讲完,俏脸已经红透,目光却偷偷瞧着赖小乐。

    赖小乐有点坐不住了,深吸一口气,站起身,眼光看着客厅四周。

    但从客厅装修来看,确实够豪华的,给人一种富丽堂皇的感觉。在客厅正南墙的柜子上,放着一盆花,花开的正艳。

    赖小乐走过去,闻了闻,微微皱起眉头,转身问陈慧:“这花是你让摆在这里的吗?”

    陈慧摇头,“不是,我问问梅姐。”

    梅姐是陈慧家的保姆,四十来岁。

    陈慧叫来了梅姐,问她花怎么摆在这里。

    梅姐说:“这盆花是二少爷送过来的,他让摆在这里的。”

    赖小乐皱着眉头问陈慧:“谁是二少爷?”

    陈慧说:“我老公的弟弟,王磊。”

    赖小乐眉头紧锁,没有在说话,过了半天对着梅姐说:“梅姐,把这盆花拿出去,找个地方深埋了。”

    陈慧和梅姐不解,哑然看着赖小乐。

    赖小乐也没解释,对着陈慧说:“慧姐,领我到你卧室看看。”

    来到卧室,赖小乐在床头旁边的柜头上,看到了一盆花,问陈慧,“慧姐,花怎么能摆放在卧室里?”

    陈慧解释:“这盆花是我让梅姐搬进来的,只要闻着很香,我想对我睡眠会有帮助。”

    赖小乐说:“让梅姐赶快搬出去,也找个地方深埋了。”

    从陈慧家出来,赖小乐眉头紧锁,是谁跟陈慧有这么大的仇,竟然用这种办法来对付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