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0章 花妖之涎-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240章 花妖之涎

    小玉儿瞪大了乌黑明亮的一双水汪汪眼睛,瞳孔出倒影出师姐的美丽容颜,拿起糖葫芦咬了一口,直接一口吐下。

    “哎呀,又流鼻血了。”

    绝美女子无奈的苦笑一下,每天都吃这么多的朱果,怎么能够不留鼻血,也就是这个小丫头,体质特殊,换做别人,别说是一串糖葫芦,就是这么一粒糖葫芦,都得暴体身亡。

    林川被张文正击飞出去,只感觉一股鲜血涌了上来,刚想要翻身而起,没想到张文正快速的掠了过来,一把提起林川,朝着前方飞快的一闪,而林川在被张文正提起的时候,腰间只觉得一麻,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等到林川清醒过来的时候,他看到了足以让他惊讶的一幕,在他面前,有一朵花儿正对着他微笑着。

    他没有看错,眼前的确是有一朵娇艳欲滴的花朵,花朵中间有一个清新脱俗的女子脸庞,没有身子。

    “不是吧,这么奇葩的生物,我都能够遇到。”林川不得不感叹自己的运气之好,随便走在路上都能看到一朵花儿对着自己微笑。

    林川似乎发觉出了不一样的气息,赶忙抬头,就看见一丝丝晶莹的液体,从那那个花妖的嘴巴处,缓缓流淌而出。

    那诡异的,仿若是凝结成了实质一般,在月华的照射下,颇有中路边擦蘑菇的小女孩意思。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口水,据相传这种花妖可是百年都不见得可以一睡的,要是让他们睡觉,那么是很不容易惊醒的,若是能够采集到她的口水,绝对是一顶一的天材地宝,而且,听说这种东西,可是能够和九天龙涎相媲美的东西。”

    林川脑海中无缘无故的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如果能够得到这个花妖的口水,那么以后的路线说不定会顺利许多,更何况,这个花妖相传是吸收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才会有这种花涎,那种专吃人肉的食人花,是没有这种东西的。”

    虽然此刻他已经是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可是技多不压身,宝多实力强,他可不相当一个人傻钱多速度来杀的角色。

    蹑步走上前去,林川还没有什么动作,就看到那个口水再次飘出一个诡异的弧度,这优美的半弧线,直接洒落到他的衣衫上,

    “这可是花妖之涎,也太浪费了。”林川心中感叹,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一种莫名的感觉,自他的脊背处凉透,抬起头来,四目相对,默默无言。

    此刻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天杀的,谁能想到这个花妖,竟然醒了。

    林川心念一动,赶忙躲闪,没想到那个花妖速度更快,迈着步子,竟然直接朝着他扑杀过来,带起了阵阵狂风。

    “什么?“

    林川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世界观变了,眼前这是一个类似于十六七岁的少女,身着一件流云裙裳,赤着双脚,长袖飘零,聂空而下。

    “嗯,我抓到你了,不许跑,我等了这么多天,终于来了一个自投罗网的家伙,哈哈,这下看你还往哪儿跑。”

    小姑娘很是豪迈的仰天大笑,根本就不管微微春光咋泻,月华的照耀下,那一丝丝经营的口水,化作一道长链滴洒在平躺的两座小土包上,很是有些怪异。

    “你是谁?”

    林川看着这么一个小姑娘,脑袋都有些大了,这很明显就不是什么花妖么,那里会有这么一个奇怪的妖精。

    “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林川现在很有种想要一巴掌把这个中二病缠身的少女,给粘在墙上,最后再看着她轰然倒地。

    “可怜的凡人啊,我知道你心中的恐惧,心中的迷茫,仙子我早就暗中观察你很久了,只不过没想到,几年不见,你已经长这么大了。”

    这个仙子整了整衣衫,很有那个《三人一路向西游击队》中,那个身着白衣,手中拿着不知道哪个天宫造物作坊,打造的官窑玉净瓶的南海女子样子。

    当然,如果要是把嘴边的口水,擦一下,就更加完美了。

    “我知道你这些日子里,遭逢大变,我这次来就是帮助你的。”

    “一言难尽,还请仙子明言。”林川尽量让自己不去看这个自称仙子的春光和口水,保持着一个凡人应该有的恭敬。

    “呵呵,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就这么镇定,真是可造之才。”仙子素手抬起,一把将嘴角边上的丝丝晶莹给抹掉,最后不忘伸了一下舌头,露出一个点头认可的表情。

    “你可知道前面是什么地方吗?”

    感觉到似乎是问题已经来了,林川很有些迫不及待,向前拱了拱身子,闻着这个少女身上传来的清香,沉声道:“不知道。”

    “呵呵,这不怪你。”这个少女仙子再次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情,只是这在林川看来是无论上看下看,左右右看,都是那么十足十的违和感。

    “你一定是身逢大难,才来到此地,不过这也是你我有缘,才能够再次相与,本仙子名叫红豆,是为了普罗大众,而来到这个地方的,我看你与我有缘,这本无上秘籍,就三百两白银送给你了,我看你资质不错,是少有的天灵根,这在整个修仙界都是百万中无一的人才啊。要是让你一朝悟道,那还得了,岂不是直接飞升仙界,成就道位。”

    花还没有说完,林川就感觉到自己的心中,似乎有十方无量无边无数,八万六千头名为***的神兽飘忽而过,身形飘逸,宛若鲲鹏腾飞,落下一丝丝黑七八糟的不明物体,

    这是什么跟什么呀?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你与我有缘,这可是堪比远古人物,道友请留步的一大杀器呀,还什么修仙界的无上秘籍,你有没有搞错啊,这玩意用来卖银子的吗?

    怎么也得几千万上品灵石才拿得出手好伐。

    林川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用力感受着这世界上一切新鲜美好的事物。

    “红豆仙子?”林川试探问了一下。

    “不错,是本仙子。也只有本仙子才能够相处这么高大上的词语,说吧,你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不知道仙子现在对于前方那个罪恶之城有什么看法?”林川皱了皱眉头,抬眼观望红豆的表情,后者则依旧是那副傲娇的神情,根本就不把一切放在眼里。

    “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吾视那些鼠辈如插标卖首。”

    林川听了这句话,赶忙一把抓住红豆的手臂,泪眼婆娑的诉说着自己添油加醋了足足有慢慢一大岗的故事,故事说的上是诡异波折,宫斗豪门,热血玄幻,悬疑推理,那绝对是一绝啊。

    “嗯嗯,有意思,想不到这个小子,竟然能够想出这么有意思的故事,看来,还真的有必要培养一下了。”

    那个老者饶有兴趣的听着林川对着那个红豆所说的一切,这些东西他都丝毫不落的收进耳朵,这些虽然是不同的类型,却是被这个小子,开创了一个新的流派。

    红豆小仙子,如痴如幻的听着林川诉说的故事,不住打着哈欠,然后手掌一番,拿出一只已经烤熟了的大块鸡腿,一口咬了下去,大口咀嚼,愣是把林川给看傻眼了。

    在他的记忆中,唯一看见过如此饕餮吃香的,还是在路过一片苞米地时候,那个身形消瘦,衣衫褴褛的女子,正在奋力的啃着不知道野兔子烤肉,那表情和动作,与如今的这个红豆,倒是如出一辙。

    “你继续说,我接着吃,咱们谁都别落下。”这个叫做红豆的小仙子,很有一种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良好正能量心态

    林川此刻都不知道该表达什么了,他原本还以为自己能够将那个号称舌战群儒的小诸葛,儒道文宗,给弄得哑口无言,已经比较厉害了,可是俗话说得好,恨得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像眼前这个已经把节操丢给不要命的红豆,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难道是接着讲述自己从十八代祖宗的爱恨情仇,到如今太祖爷爷的人比黄花瘦。

    恐怕在这么讲下去,没有个两天一夜,是绝对讲不完的,只是没有那么多的任务奖励,他怎么可能去说完这个他自认为已经可以完本太监的东西。

    当即林川也函数,开门见山。

    “红豆仙子,你直说了吧,怎么才能够将罪恶之城里面那些人降服,或者说,降低一个档次,怎么才能够安全无障碍,强而有力,坚挺的突破那道薄薄的阻碍。”

    “少年,你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怎么能去考虑那些繁琐的事情,你现在应该想的是,将我手掌上的这本无上修炼秘籍,花费几百辆银子,买了去,这才是你应该做的,而不是去和那些人,争夺这些不相干的名利。”

    “不是吧,可是我现在真的有事情,要去办,不能够接受您现在的这么一份大礼,我不认为我是什么传说中百万中无一的天灵根,所以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个东西,你应该去找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