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5章 重塑经络-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285章 重塑经络

    “他们家的人说十天后就拜堂,等拜堂了就放了我娘,否则就让我给娘收尸。”罗天可怜兮兮的垂下头,脸色已经变成了猪肝色。

    罗小娟也是一阵的跺脚,虽然很郁闷,但自己和哥哥都不会武功,去了也是白搭的。事到如今,他们也只能照做了,只是罗梅美原本就是个泼妇,将来嫁进门来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呢!

    家里的气氛也顿时变得冰冷阴郁起来,林川很能理解他们兄妹的心情,倒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人家可是比他要闹心多了的。

    入夜,罗家兄妹一脸郁闷的去休息了,林川却怎么也不能入睡,月色慢慢透过了窗棂映射到他的身上,随后,林川便发现那些月光慢慢聚集在了自己的双腿上,很快,那骨头断了的地方居然有了一种酥麻的感觉,那种痒直入心肺,让他恨不能狠狠抓上一把。

    这些还是林川能够看到的,他看不到的地方,那些月光甚至聚集在了他的头部,隐隐的,在黑暗中散发出淡淡的洁白光芒。

    “我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是谁将我推下了山崖?”一连串的问题在林川的心里徘徊,也让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最后哎呀一声惨叫从口中吐出来,最后眼前一黑晕倒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是两天后,林川睁开眼,刺眼的光芒晃的他微微有些头疼。一段段信息迅速在他的脑子里划过。

    我叫林川,之所以在这里,完全是自己被林晓筠那女人害的。“林川低低的叹息,想不到记忆这样快就恢复了,看了看自己僵硬着不能移动的双腿,脸上的表情更加郁结。

    这时候,房门打开,罗天端着药汤走了进来。

    “这位大哥,喝药了,“罗天将药放在桌子上一抬头才惊讶的叫了一声:“你醒了。什么时候醒来的,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

    林川淡淡一笑:“罗天,我刚醒,我已经好多了,对了,我知道自己是谁了,我叫林川,你放心,你母亲的事情我会给你解决的,只是你必须要等我的腿伤好了。”

    罗天闻言惊喜的差点哭出来:“太好了,只是母亲的事情就不牢哥哥帮忙了,这是我们罗家的事情,我一定要自己解决的,要不然我还算什么男人。”

    林川听罗天这样说忽然感觉他也不算太垃圾。至少还是懂得但当一个男人的责任,笑着说道:“既然你要自己解决,好吧,那我就教你一套速成的功法好了,这功法可以让你在一个月内成为武林高手,只是你要付出的太多太多,将来也不能成为至尊高手,说白了你的前途可能只能仅限于此了。”

    罗天突然拜倒在地,感激的说道:“真的,罗天谢谢了。别说仅限于此,就算我会很快死去我也心甘情愿的,母亲说我的年龄已经大了,要想有成就基本不太可能的,你能有办法,罗天死而无憾了。”

    林川急忙上前搀扶,说道:“别这样说,我能帮助你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虽然我伤好了以后也是可以帮你的忙,只是,我不能帮你一辈子,将来你还是要自己去面对的。我这样说你可能理解?

    罗天郑重的点头。

    幸好,那边说的婚礼是在十天之后举行,林川和罗天还有十天时间可以利用。而林川的方法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置死地而后生。

    人的静脉说起来是很复杂的,林川的功法有些邪门,只要他有一口气在,就能自动吸收空气中游离的灵气自行修炼,但是这种方法也只能她自己一个人运用,甚至他是怎么学会的他自己都不知道。更加没有可能教给罗天了。因此最后就只剩下了另外一种办法,那就是灌顶加经脉断裂后重塑。

    说白了,要将罗天全身的经脉都打断了,而后罗天用自身的功力去重新塑造起来,并且借机打通他全身的一百零八穴,这样罗天便可以在一夜之间成为武林高手。最后再给他一些时间去稳固这个境界,多参加一些实战就能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武林高手了。

    当然他的境界就只能停留在林川给他灌顶后的那一刻,永远不能存进。尽管如此,也可以跻身到当今江湖的一流行列了,至少那个断什么肠子是不够看的。

    罗小娟听说林川要交哥哥武功后嚷嚷着自己也要学习,罗天却摇头:“妹妹啊,哥哥一直没有做一个哥哥应尽的责任,现在是时候让我挑起一个哥哥和儿子的责任了,我的好妹妹,我要让你无忧无虑的长大,然后嫁人,乖!一切都有哥哥在。”

    罗小娟听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哥哥,你终于像个哥哥的样子了,我和母亲等这一天已经等的太久了。“

    罗天也是热泪长流,但他是欢喜的泪水,这一刻,他下定了决心,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他都要坚持到底,绝对不能让妹妹失望,更加不能让恩人的心思都白费了。

    林川如今还不能动,所以暂时不能使用武功,但是他还是将灵力的运转路线告诉给了罗天,并且在他的体内注入了一丝灵力,帮助他去熟悉灵气的运转方式。

    罗天很聪明,几乎一点就透了,如果不是他的年龄太大了,林川甚至有了要收他为徒的念头。

    时间犹如之间的细沙,流逝的很快,转眼到了罗天和罗梅美成亲的日子,而罗天却依然没有回来,罗小娟却没有丝毫的担忧,她安静的准备了一切哥哥成亲要用的东西,这还不算,还准备好了母亲和她的衣服,虽然不是完全的喜庆红色,但也是干净整洁的。

    终于大婚的这一天到了,罗小娟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安静的坐在屋子里,脸色是淡定从容的神色,没有丝毫的慌张,反而带着安静的笑容。

    “爹,女儿就要来找你了。”罗小娟看了一眼不远处父亲的牌位,脸色泛起了淡淡的笑容。

    等了大约一个多时辰,房门被碰的一声踹开,罗梅美和她的兄长罗妖蜂从外面冲了进来。

    “罗小娟,你哥呢,今天是我们大婚的日子,他在哪里?”罗梅美在家里等了一个上午,也不见罗天前来迎接,这时候手下人说罗天已经好多天不见影子了,会不会是逃走了,罗梅美顿时大怒,拉着哥哥急匆匆的过来兴师问罪。

    罗小娟脸色淡漠的看了她一眼:“我哥去哪里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笑话,你是不是不想要你娘了。”罗梅美冷哼,接着手一挥,穆念平被人五花大绑的推了进来。

    罗小娟见状脸色有些难看看向自己的母亲,母亲瘦了,也憔悴了很多,燕窝深陷,眼圈是黑漆漆的,一看就是很久没有休息好的样子。

    “母亲,对不起,哥哥被我送走了。”罗小娟凄凉的笑了笑。

    穆念平赞赏的看了女儿一眼:“娟儿做的对,我说过,就算我穆念平死了,她罗梅美也别想做我们家的媳妇。”

    “贱婆子。”罗梅美一声怒吼,转头对着穆念平甩手就是一个耳光。

    这一巴掌打的挺重,穆念平的嘴角顿时涌出了猩红的鲜血。

    “说,罗天去了哪里,要是你不说我就杀了你娘!”罗梅美抽出腰间的宝剑,放在了穆念平的脖颈上。

    罗小娟冷冷瞪了她一眼扭过头去不理睬。

    “不说,不说我就真的杀了她。”罗梅美要气疯了,就在这个时候,身边的罗耀峰冲了过来。

    “妹子啊,你不能杀了她,那样罗天回来也不会要你了。”

    “那要怎么办?“罗梅美气鼓鼓的跺脚看向哥哥。

    “不如这样,你将罗小娟给了哥哥,要是他不说出来罗天的下落,哥哥就要了她,而且是当着她母亲的面,我就不信了,做母亲的能忍心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人侮辱了。”

    罗梅美闻言微愣,但很快就明白了:“好,就按哥哥你说的做。”

    罗小娟和穆念平闻言脸色更加苍白,罗小娟更是破口大骂:“罗梅美,你个贱人,你居然想出如此歹毒的方法来折磨我,我告诉你,就算我罗小娟死了也不会告诉你哥哥下落的,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罗小娟的怒骂让罗梅美更加恼火,索性转过了身子后:“哥,你去吧,我就不信了,要是你一个人不行,我就再安排几个人来,保准让她欲死欲仙的,看她说不说。”

    罗小娟见状一脸的凄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拽出了一把短刀,刀尖对准了自己的胸口一声大叫:“娘亲,女儿先走一步了。”

    话音刚落,刀子便朝着自己的胸口狠狠刺了下去,穆念平一脸的平静,眸底是赞赏的光芒,心里却说:“女儿你慢走,娘随后就来!”

    罗耀峰见状也大吃了已经,发疯一般的冲过来想要夺走罗小娟手里的短刀,也是在这个时候,门外一道寒光爆射而来,快了罗耀峰一步狠狠打在了罗小娟手上的短刀,同时那寒光从罗耀峰的身边划过,妥妥的割在了那家伙的某处关键部位上。

    罗耀峰哎呀一声摔倒在地,手里捂着自己的男根痛苦翻滚起来。

    “哎呀哥哥。”罗梅美大惊,转头朝着门外看过去,只见房门缓缓开启,一身白衣的罗天从门外走进来,每走一步都带着阴冷的杀气,在他的周围灵气不自觉的成型,卷动,风声也随之呼啸而过。

    罗小娟见状总算是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