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8章:土地与山神-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418章:土地与山神

    破庙正对门的是两尊破败不堪的神像,一尊是一脸慈祥,身穿古装,手握权杖,身材矮小的老头。在他旁边则是面无表情,虽是年迈极高,但风采依旧的老婆婆像。

    土地庙已经破败不堪,看着破庙里面杂七杂八的垃圾,甚至在林川脚底下不远处还有几摊牛粪,林川心里不免一阵感慨。

    “潇老头,你这破庙建在了好地方呀,就算没人供奉了,还能够用来避避雨,不像我的庙宇,别说被人供奉了,就连影子都被拆没了,害得我不得不重归山体。”

    忽然在林川身旁传来壮男子的声音,声音猛然传来,吓了林川一跳,脑袋向那边看去,却又什么都没有看到。

    “行了,你小子就知足吧,没有了庙宇你闹个眼不见心静,看看我这破庙不是屎就是尿,看着就闹心,我倒想别人把我这个破庙给拆了呢!”老头叹息一声,颇为无奈地说道。

    可是让林川着急的是,自己只听见声音却看不到人,仔细辨认了一下声音传来的方位,睁大眼睛向那个地方看去,地上除了一堆干巴巴的杂草之外,依旧是空空如也。

    着急的林川在庙内不由得团团转,可是这要是在正常人看来,他在山上的破庙内听见旁人说话,这已经足够让人吃惊的了,如果是换做普通人,肯定会是第一时间吓死过去。

    “这小子在干什么呢,怎么神神叨叨的。”壮汉子扫了眼林川,问向身旁的土地爷。

    以往他没少在这里和土地爷喝酒,也有人跑到这里来避雨的,但大部分人都是跑进来缩在一个角落里等待外面的雨停。这小子倒好,左看右看好像能够看到他们似的,害的壮汉都不敢大声说话了。

    土地爷身上穿着大袍子,手中的拐杖放在了一边,一脸慈祥的皱纹,半眯着眼,喝掉手中的那杯酒,笑着说道:“你管他干什么,普通凡人又不能看到我们,看到我们的不是仙就是妖,我们现在喝酒要紧。”说完,从身前的酒壶里再次倒了一杯酒,短脖子一昂便一饮而尽。

    壮汉想想也是,苦笑一声,自斟了一杯酒,刚刚倒进嘴里还没有下咽,便被林川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吓得壮汉嘴里的那口酒卡在嗓子里,费了半天劲才艰难地咽下。

    “我的妈呀,这小子,这小子居然能够看得见我们!”坐在一旁的土地爷瞪大双眼,愣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

    被林川抱住的那位,原本黝黑的大脸上,此刻一脸的怒容,一胳膊甩开了林川的双手,站起高大的身形,大声吼道:“大胆的小贼,哪里来的妖魔鬼怪,竟敢戏弄你家山神爷爷。”

    林川微微一笑,说道:“你们两位想必就是传说中的土地和山神了,我再怎么着也不敢对你们二位无理啊。”

    山神和土地都没想到,他们在破庙里饮酒居然能够碰到普通凡人,而且这个凡人还能够看见他们的样子,虽然他们心里惊讶,但看得出林川不是什么妖魔鬼怪,很有可能是凡间的修真者,修炼到一定程度自然有如炬双眼,看到他们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不过老者,也就是土地打眼一瞧,就知道林川绝非什么凡人,呵呵一笑道:“小兄弟,你我相逢就是有缘,来,和我们共饮一杯如何?”

    林川当下毫不客气,坐了下来跟这两个家伙开始喝起酒来。

    两杯酒下肚,林川只感到脑海中一阵眩晕,而后整个人就醉了过去。

    按理说按照林川的修为,不应该两杯酒就醉了,难道其中有什么缘故不成。

    “哎,好好的一壶酒就这么白白地给了这家伙了,真是可惜呀!”土地公喝掉酒壶里面的最后几滴玉酒,砸吧一下嘴巴,摇头叹息道。

    “你看他是怎么了?我还没有碰到他呢,他就倒在地上了,该不会是死了吧!”山神碰了下土地公有些担心地说道。

    土地公望着林川,说道:“亏你还是神仙,你难道看不出来这小子乃是天芒吗,他之所以晕过去,那是因为我们这酒烈性大,他一时没适应而已。”

    山神看了眼脸色越发红紫的林川,随后看了眼空空的酒壶,冷哼道:“这也算是你自找的,我可没有对你做什么,土地可看到了,这壶酒就算了,我先走了。”

    说完,白光一闪,山神凭空消失在原地。

    土地爷无奈地笑了笑,上前看了眼林川,伸手在他身上一阵摸索,低声说道:“小子,你我也算有缘了,我就帮你一把吧。”

    在林川全身摸索之后,将地上的剩菜和酒杯酒壶隐藏起来,土地公轻轻一挥衣袖,又是一道白光闪过,便看不到任何踪影。

    破庙依旧那么平静,外面时不时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雷声,一道道闪电不断地照亮破庙内的情景。

    昨天晚上林川一夜没有回家,黄梦琪拨打了几次电话,但都是无人接听。有心想去寻找但外面下着漂泊大雨,只好强忍着度过一夜,第二天一大早便出来寻找。

    当被一名上山的村民告知林川在山上的破庙里的时候,黄梦琪心便凉了半截,要知道在前几年她们村发生过杀人案,而且就是在那个破庙附近。

    想到这些,黄梦琪一口气跑到了破庙门前,当看到还有呼吸的林川时,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可是看到林川全身红肿的样子,黄梦琪放下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在两位村民的帮助下,把林川抬到了黄梦琪家里。看到林川全身滚烫,黄梦琪本来想要喂些药给林川的,但是怎么喂都喂不进去。最后只好用湿毛巾给他轻轻擦拭上身。

    随后黄梦琪把村里唯一的医生给请来了,那位带着一副近视镜的中年医生看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只是随便开了几服药,便匆匆地离开了。

    “林大哥,你怎么了?”

    这三天黄梦琪几乎都没有怎么休息,更没有离开过林川的床边,黄母也跟着着急上火。

    他们答应村民五天之内还钱,现在已经过去大半时间了,等到第五天头上,村民都来了他们拿什么还钱?

    黄梦琪却没有想那么多,在林川一睡不醒的时候,她便忘记了家里的其他烦恼,只一心想着希望林川快点醒过来,因为她亏欠这个男人的太多了。

    “梦琪,今晚回屋睡去吧,这样的身体会吃不消的。”晚上,黄母走了进来,看了眼还没有醒来的林川,小声地说道。

    “没事的,妈,你先回去休息吧,别管我了!”黄梦琪回道,头也没抬,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林川。

    黄母坐在了一旁,看到林川已经转变为正常的脸色,再次说道:“你已经三天没有休息了,再这样下去会累垮的,今晚上你要是再不好好休息,我也不睡了,我在这里陪着你。”

    “妈!”黄梦琪有些哽咽地喊道。

    “好吧,我今晚回去睡!”良久,黄梦琪这才答应母亲的请求,看了林川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黄母也叹了一口气,随后慢步走了出去。

    这一睡林川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只是记得好像是喝了土地神和山神的玉酒,便什么都不记得了。只不过现在醒来之后,感觉到身体里面有股气流在缓缓地流动,这不像之前自己念咒语才会出现的那股若有若无的气流。

    这一次让林川感觉的更加清晰明朗,气流在自己的全身上下不停地窜动,似乎有一股力量要呼之欲出一般。而自己虽然几天滴水未进,除了感觉到稍微有些饥饿之外,竟然没有一丝疲劳之感,好像还有使不完的力气可以挥霍。

    虽然这样,林川到厨房去找一些食物。而他则走出房间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看到黄梦琪母女已经睡下,便回到屋内吃了找来的食物。

    在刚刚醒来时,林川便在心里盘算着怎么应对石头村村民和村长,想了半天,最终想出了一个永绝后患的好办法,只不过这得需要几个人的帮忙。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赵忠海的手机,等待了良久,就在林川要挂断的时候,对方这才接通电话。

    “谁呀,大半夜的不睡觉乱打手机,不给我一个好点的理由,我跟你没完。”手机里赵忠海火冒三丈地大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