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捅娄子了-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48章 :捅娄子了

    “嗯……”宋晓佳急忙点头。

    林川松开了手,宋晓佳怒视着林川,咬牙切齿,低声道:“你的手往哪儿放呢?”

    林川低头一看,自己的手竟然紧紧的抓着宋晓佳的一只胸脯,林川脸色顿时红了,他尴尬的说道:“人……人一紧张,就想找点东西抓,我……我抓错地方了。”

    不说也罢,这一说之后,宋晓佳面红耳赤,甚至红到耳根子去了。

    “妈的,你们几个王八蛋死哪儿去了?”癞子低声怒吼道。

    布谷,布谷……

    此时,赵忠海藏身在绿化带之中,学了几声布谷鸟叫声。癞子一听,立刻把狗蛋丢在了草地上,然后躬着身子朝着树林中飞快的跑了过去。

    “机会来了。”林川见状,几个跟斗就翻了过去。

    狗蛋看到一个黑影过来,乌溜的眼睛贼精,他顿时大喜:“师父,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

    “嘘……”林川嘘声,手中的匕首三下五除二立刻就把他的绳索划断,然后抓着狗蛋:“快走!”

    随后,两人立刻消失在了迷雾之中。

    贴近凌晨四点,水雾也越来越大了,空气中更是冰冷,零下几度的温度让狗蛋的嘴唇都冻紫了。

    嘶嘶……

    林川急忙发出了一个细弱的信号。其实,不用林川的信号,刚刚赵忠海也看得真真切切。林川已经冒险把自己的儿子救下来了。所以,该轮到自己行动了。

    赵忠海戴着军用手套,右手抓着尼泊尔军刀,迅速的朝着癞子的方向移动。此时,癞子正在赵忠海两点钟方向,背对着他。这几乎是最好的行动时机。

    嗖……

    赵忠海飞快的弹射过去。

    咔嚓……

    癞子似乎有所察觉,他一扭身,赵忠海已经贴过来了。他抡起手枪狠狠的砸了过去。五四式手枪,纯精钢锻造,硬度很强,丝毫不必尼泊尔军刀差。金属撞击,一阵火花四射。癞子连忙几个后空翻。但是,赵忠海似乎并不打算放过对方,连续几个追击。好几次险些劈中对方。只可惜,两人实力相当,几个回合下来,彼此都没讨到好处。

    赵忠海的贴身格斗,让癞子压根就没机会放枪。

    砰……

    癞子终于抓住了一次机会,只可惜,子弹落空。赵忠海绝对不会给他第二次放枪的机会。他就地一滚,双腿仿佛是两根从地面射出的箭矢,狠狠的踹在了癞子的胸口上。

    “啊!”癞子惨叫一声,人往后仰了下去。

    赵忠海瞬间扑了过去。癞子被击倒,这绝对是杀他的最好机会了。赵忠海几乎是以老鹰扑兔的厮杀精神扑了过去。

    “老鹰,最快,快走!!”癞子怒吼了一声。

    那漆黑的夜里,癞子的呼喊声顿时显得格外的刺耳。

    老鹰一听,立刻加大了马达的动力,飞快的驱动快艇逃走。林川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了出去。快艇逃离的时候,林川林川已经冲出来了。看到快艇离岸数米,林川一个飞跃。

    轰隆隆……

    老鹰冷静的坐在驾驶室,他已经把发动机的力量调整到了最大的功率了。

    扑通……

    林川的飞跃,一道弧线朝着快艇的甲板上落去。只可惜,只差那么几公分的距离,林川最终还是跌落在了冰冷的河水之中。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艘快艇飞快的消失在了漆黑的夜幕之中。

    “该死的,该死的。草他妈了。”林川疯狂的拍打着水面。这一次的失利,意味着将来无尽的麻烦;这一次的失利,也许以后就要陷入更大的烦恼。

    “林川,你快上来。”此时,宋晓佳急切的喊道:“水里太冰了,对你身体不好。”

    此时,林川感觉到水中有一阵阵的暖意,反而是露出水面的身体才是冰冷的。他急忙上岸,上岸之后,一阵阵冰冷的寒风吹来,即便是林川这样铁骨铮铮的男儿也忍不住感觉刺骨。

    癞子被赵忠海杀了,而老鹰逃走了,带走了几十公斤的金银珠宝,带走了价值三千多万的金银珠宝。

    赵忠海跨骑在癞子的身上,军刀直接刺穿了他的咽喉,以极其残忍的方式将他杀死。当军刀拔出的瞬间,鲜血喷了他一脸,但是,赵忠海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癞子死后,赵忠海起身朝狗蛋走了过去。

    “爸,我……”狗蛋垂着头,像一个犯了错事的孩子。

    “你长大了。”赵忠海伸手摸了摸狗蛋的平头,一脸和蔼:“这一次,不怪你。”

    “真的?”狗蛋大喜。

    “嗯。”赵忠海点头。

    林川浑身湿漉漉的,宋晓佳看着有些心疼,她急忙把裹在身上的外套还给了林川,道:“你快穿上,别冻着了。”

    “我没事。”林川把外套又套回了宋晓佳的身上,道:“你好好穿着,别冷到了,你若病了,我可就急了。”

    宋晓佳面红耳赤,内心嘀咕道,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你跟我急什么?

    赵忠海走了过来,道:“这下更麻烦了。”

    “是啊!”林川深吸了一口气,道:“只希望他们接受了这一次的教训,以后不要再来了。”

    “如果他们不来,那就不是西北_狼。”赵忠海叼着烟,道:“篓子捅大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林川吐出了一口冷气。

    虽然惹了麻烦,但是,好在狗蛋救回来了。否则,林川会愧疚一辈子,他摸了摸狗蛋的脸蛋,道:“赵大哥,还好把狗蛋救回来了。否则就算你原谅了我,我也不会原谅我自己。”

    “呵呵……”赵忠海把儿子搂在怀里,生怕他冻着了,看得出来,平日里对狗蛋冰冷冷漠的赵忠海,骨子里还是很疼自己的儿子。

    “上车,我们该走了。”林川回了一句。

    “那……那他们怎么办?”宋晓佳急忙问道。

    “这就是我带你来的目地。”林川笑了笑,转身就走。

    宋晓佳急得在原地跺脚。

    现场的几具尸体只能交给警方处理,有宋晓佳在,林川他们也避免了该有的麻烦。凌晨四点多,警方出动,立刻封锁了现场,并且提取了现场打斗的痕迹,宋晓佳作为现场唯一的警察与对方沟通,编撰了一个连自己都不太相信的借口。很快,省城的警察立刻和江北市警方沟通,江北市的警方连夜赶来省城,调取了几具尸体的dna和容貌图。确定了是西北_狼无误。

    因为涉及到一些机密的东西,所以,警方只能暂时封存这个案子,至于这个案子的定性,还需要两地警方沟通协作。

    好在这事情并没有牵扯到林川和赵忠海。

    当然,张文辉为了这事情也奔走了一些时间。另外,李江平得知这消息和林川有关。他立刻叮嘱陈建军,不让他吱声。

    “所长,怕什么啊?”陈建军急了:“您不是一直想要除掉林川吗?这可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啊。”

    “你知道什么?”李江平瞪了他一眼,道:“珠宝行门口的监控,以及宋晓佳的人证基本上洗脱了林川的罪名。真要调查起来,林川还是一个英雄,前卫化工厂出了那么大的力。这一次,你以为如果不是林川,那几个劫匪怎么死的?”

    “啊?”陈建军目瞪口呆。

    感情这林川还真是个英雄啊?陈建军尴尬的说道:“那……所长的意思是?”

    “这事情不要声张。”李江平叼着烟,一脸肃然的说道:“省委公安部自然会有说法,一切以他们的指示为最高指示。至于林川,与他无干,如果有什么功劳,尽量往我们派出所揽。回头说不定你们几个都能够捞一个二等功。”

    “草,真的?太好了!”陈建军一听,差点儿就一跃三尺高。

    “先别急,这事情还得等省委公安部的说法。”李江平回了一句。

    “是。”陈建军急忙点头,说话时,他悄然的看了四周一眼,然后塞了一张银行卡过去,笑道:“所长,这里是十万块钱,那个……我提副所长的事情……就麻烦您了。”

    李江平不把银行卡收进了抽屉里,笑道:“行,这事情我尽量帮你走一走关系。”

    “好,谢谢所长。”陈建军急忙点头。

    ………………

    没几天,省委公安部立刻定性了,这是一起重大特大抢劫案,对方是活跃在西北和西南边境的一伙穷凶极恶的歹徒。作恶多端,行事诡异。这一次,宋晓佳杀敌有功,特记一等功。

    消息一出,淮山南路派出所顿时热闹了。

    “听说了吗?省委给宋晓佳记了一等功。”

    “一大早的消息吧?”

    “啧啧,真厉害,没想到那个几个劫匪真的是宋晓佳杀的?”

    派出所,众人热闹非凡。

    旅嫣走了进来,听到不少人议论着,她有些纳闷。她好奇的朝着对方走了过去。问道:“什么情况啊?”

    “啊,旅政委。”一名女民警急忙说道:“听说省委给晓佳记了一等功呢。”

    “什么?”旅嫣一愣,道:“她凭什么被记一等功?”

    “捉拿劫匪啊。”小女警兴奋的说道:“晓佳真厉害,一个人杀了那么多个劫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