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诺基亚手机-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50章 :诺基亚手机

    “有个兄弟,今天出狱。”周凯笑道:“我打算接他出来,接风洗尘。你看?”

    “拿去!”林川立刻把钥匙递给他。

    周凯接过钥匙,欢天喜地。

    江北市监狱,位于城西区的郊区,监狱的位置比较偏僻,一般打车还真没司机愿意去,毕竟,那地方人太混乱了。监狱那鬼地方简直就让人呆不下去,阴森森的。

    周凯驱车赶往监狱,刘程是周凯儿时的玩伴,刘程比周凯大三岁。两人也算是很好的哥们了。只不过,几年前,刘程因抢劫案而判了刑,在里面关了五年。如今,五年过去了,江北市在这五年的时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楼林立,不少路线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车子到了监狱大门口,周凯看了一眼手表,马上就到九点了,应该很快就出来了。

    此时,监狱大门打开,刘程穿着一身灰色的夹克走了出来,手里拎着一个破旧的帆布包。没人接,他看了门口一眼,眼神里尽是沧桑寂寞。

    “刘程。”周凯走了过去。

    “周……周凯?”刘程一愣,平淡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

    “草你大爷,终于出来了!”周凯走了过去,用胸膛狠狠的撞了他一下。

    “呵呵,还是你够兄弟。”刘程叹息了一口气。

    “刘希,锅铲他们呢?”周凯问道。

    “谁知道。”刘程笑道:“兴许早就不我忘了吧。”

    周凯笑了笑,道:“是啊,都五年过去了,五年前的感情早就破灭了。不过没事,你小子不是还有我这个兄弟吗?既然出来了,我做东,给你接风洗尘!”

    “谢谢,好兄弟。”刘程眼眶有些湿润。

    五年过去了,没想到当初自己并不在意的一个兄弟竟然还记得自己,甚至在今天早早的就来监狱门口等着自己出来,给自己接风洗尘。刘程难免会有些感动。

    “上车吧。”周凯笑道。

    上车之后,周凯找了个大排档,两人对酒当歌。一番海吃海喝之后,刘程拍着周凯的肩膀,道:“兄弟,这个世界也就只有你对我最好了,所以,我决定跟你一起分享我的财富。一笔横财。”

    “啊?”周凯一愣,道:“什么横财?”

    “回头你跟我去就知道了。”刘程咧嘴笑道。

    饭后,周凯好奇的跟着刘程前往了常林社区,两人在一颗大槐树下停了下来。刘程转身从周凯的车上取下了一把兵工铲,飞快的在老槐树下开始铲土。

    “刘程,你这是干啥?”周凯问道。

    “横财就在这里。”刘程使劲的铲土。

    没多久,里面露出了一个生锈的铁皮箱子,周凯大惊:“草,这里什么时候藏了宝贝?”

    “嘿嘿,之前的宝贝。”刘程咧嘴笑道。

    他飞快的丢下了铲子,急急忙忙的扒开土,然后把那一个生锈的铁皮箱子搬了出来。打开箱子之后,里面包裹了一层厚厚的防水布,周凯脸上露出了一抹惊讶的表情。

    刘程急急忙忙拨开了防水布,里面竟然是一部部的手机。诺基亚最古老的手机,五年前最为流行的诺基亚砖头机。

    “看到没,这一部手机卖三千块。”刘程擦了擦鼻子,道:“妈的,这里一共有五十多部,总共十五万。咱俩只要找个地方脱手,立刻就可以赚十万以上。你说,这是不是一笔横财。”

    “哥……”周凯眼眶里尽是泪水。

    “别……别这么感激我。”刘程笑道:“谁让咱俩是兄弟,咱有钱一起花,有妞一起泡。”

    “哥……”周凯实在不忍打击他,他一屁股坐在了老槐树下。

    “怎么了?”刘程问道:“你难道没兴趣?”

    “哥,当初你死活不肯招赃物的下落,所以才落了个五年有期徒刑。当初你若把这东西交出来,说不定就是一个两三年。”周凯苦笑道:“你说……你这是何必呢?”

    “五年牢狱之灾,十五万,划算。”刘程叼着烟,狠狠的吸了一口烟。

    “可……可现在关键是这里别说十五万,一百五都不一定有人要啊。”周凯一脸无语。

    “什么意思?”刘程问道。

    此时,周凯急忙从兜里掏出了一台崭新的苹果手机,道:“兄弟,科技在发达,时代在进步。诺基亚都快不行了,现在流行的是苹果手机,看到没,这漂亮的手机,连个按键都没有,都是触摸屏幕……”

    刘程一阵错愕,低头看了一眼铁箱子里装的五十部诺基亚砖头手机。

    “哇……”这家伙当场就哭了出来,大爷啊,五年的牢狱之灾竟然换来了一堆破烂玩意,早知道当初直接招供好了,还能减少几年牢狱之灾,现在好了,大好的青春都浪费了,一出来就二十多了。

    “行了行了,一个大老爷们哭,像什么?”周凯拍了拍刘程,道:“既然出来了,以后就安安心心的跟着川子哥混吧。”

    “哪个川子哥?”刘程抬头问道,鼻涕眼泪一大把。

    “就是咱厂子里的林川。”周凯笑道:“现在咱好歹也有自己的地盘了,咱开运输公司,跑沙子,还把龙五的运输市场给抢了。嘿嘿……刘程,你小子可错过了不少啊。”

    “龙五?!”一提到龙五,刘程都惊愕了:“还有人敢动龙五?”

    “可不是?”周凯咧嘴笑道:“别说龙五,咱还把十三太保的人打了。”

    咝……

    刘程惊呆了,当年,十三太保在道上可是威名四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且,十三太保的势力也绝对无人能敌。如今,竟然还有人敢动十三太保?那简直就是太岁头上动土啊。

    “这林川……当年不是失踪了吗?”刘程不傻,他进去的时候林川就已经失踪两年多了。

    “是啊,这都回来好几个月了。”周凯感慨道:“没想到,几个月的时间,我们几个的人生和命运就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你说……这人生是不是无常啊?”

    “好,以后我就跟你们混了。”刘程急忙点头。

    ………………

    车子被周凯借走了,林川只能徒步上班。

    龙五这些天有些时运不济,运输市场被人夺走了,自己的运输公司经营状况每日愈下。这让龙五实在郁闷。前一段时间,他好不容易说服丰太保对林川下手,可是,丰太保竟然一心想着要把林川收为己用。这让龙五郁闷了好一阵子。事后想想,如果能把林川收为己用也就罢了,毕竟以后一家人,好说话。

    可是,人家林川不领情,不仅不同意,而且还把丰太保手下的一号打手给揍了一顿。

    如今,生意不行,光靠酒吧街的两个酒吧支撑着自己的消费,这显然不行啊。龙五的消费挺大,平日里狐朋狗友一大堆,没事就去清华池走一圈,一圈下来可就是好几万没了。而且,如今酒吧街的竞争大,收入也低。运输市场一年几十万的管理费没了,而沙子市场开放,自己压根就竞争不过别人。龙五只能吃老本了。

    八马茶庄。

    龙五在丰太保的茶室里坐着,他内心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可是,丰太保这家伙不急不缓,小心翼翼的显摆他的茶艺,一套泡茶的流程走完,丰太保笑了笑,道:“龙五,今天找我,又有什么事?”

    “保爷,那林川……”龙五尴尬的说道:“并不愿意被你招安,还把飞刀打了一顿,您……您难道一点儿也补生气?”

    “生气。我当然生气。”丰太保笑道:“可是,生气有什么用?”

    “保爷,如今我这生计是要维持不下去了。”龙五决定开门见山了,他撂下狠话:“我跟这林川不死不休。”

    “为何?”丰太保问道。

    “那林川夺了我的地盘,城东区的规矩也被他破坏了,我这入不敷出,扛不住了。”龙五气恼的说道,说话时,他是不是用手去摸他光溜溜的脑门,噌亮的跟一面镜子似地。

    “就这点?”丰太保不屑的笑道:“就这点儿破事就把你气成这样?”

    “我生计都被他破坏了。”龙五急了。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丰太保端着他价值连城的茶杯,道:“来,喝一口茶,消消火。”

    龙五一脸恭敬。

    “林川迟早要对付。”丰太保笑道:“不过,我听说东北虎和他之间矛盾也比较深。前一段时间,东北虎派人强拆常林厂,被林川带人阻拦了,时候东北虎气得不行,亲自找上门跟他谈了,最后好像不欢而散。”

    “保爷的意思是?”龙五急忙凑了过去。

    “坐山观虎斗。”丰太保笑道:“东北虎的性子我可了解,但凡阻碍他利益的人都只有一个下场,林川这人嚣张跋扈,东北虎眼睛里又容不得沙子,哼哼……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到时候……”

    “英明,保爷英明!”龙五顿时大喜。

    ………………

    丰太保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一向老谋深算。这么多年下来,丰太保的实力虽然不如东北虎。但是,双方却一直还算是和睦相处。东北虎的实力虽然广,却也不敢拿丰太保怎么样。整个江北市,除了东城区一山容二虎之外,其他的城区基本上都只有一个扛靶子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