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一日夫妻百日恩-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58章 :一日夫妻百日恩

    “快,叫救护车!”张文辉一眼就看到刘大国裤裆里流出来的血。

    宋晓佳急忙通过对讲机招呼了救护车。没多久,救护车就急匆匆的赶赴了现场,然后把刘大国带去了医院。

    “这是谁干的?”宋晓佳惊愕道:“这么狠?”

    “还能是谁?”张文辉吸了一口烟,冷笑道:“敢对刘大国下手,可得有非凡的胆量才行啊。”

    “谁啊?”宋晓佳急忙问道。

    “刚刚来的时候,我看到两台飞翔公司的后八轮。”张文辉冷笑道:“而且车子上还搭了人。你猜我看到了谁?”

    “难道是林川?”宋晓佳惊愕道。

    “没错。”张文辉点头,道:“在江北市,和刘大国有仇的也就只有林川了。而且,这事情事发这么突然,哼哼。”

    “这混蛋,我去找他。”宋晓佳怒道:“袭击公职人员,还犯下了故意伤害罪,哼,非把他法办了不可!”

    “你真的那么想抓他?”张文辉问道。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宋晓佳冷哼道:“他林川也得伏法。”

    “你忘记我跟你说过的一些话了?”张文辉笑了笑,道:“再说了,这种事情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插手。他们之间的仇怨就让他们之间去解决。也许他们并不希望我们介入。”

    “可是,我们身为警察,难道就不管不问?”宋晓佳问道。

    “当然不是。”张文辉笑道:“我们还是按照正常的程序走,明天一早就去医院拜访下刘书记吧。看看他的态度如何。”

    “嗯!”宋晓佳点头。

    在一番的交涉之后,两人离开了现场。司机急匆匆的开车赶往了医院。

    经过医院的一番紧急抢救之后,刘大国总算是保住了一颗蛋蛋,另外一颗鸟蛋因为了,所以只能摘除,用专业的术语称之为坏死性破裂,只能摘除,不能保留,否则很容易引起感染,搞不好连另外一颗都没用,甚至还会危及性命。

    从抢救室出来,刘大国被送往了普通病房。

    毕竟只是破了蛋,虽然是最最大的痛苦,但是,这还不至于要了命。

    麻药还没醒,刘大国躺在病床上,跟一头死猪一样。刘大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麻药的效果早就退了,醒来的时候疼得他冷汗直流。

    一旁的司机急忙问道:“刘书记,您……您没事吧?”

    “你说我有没有事?”刘大国愤怒不已。

    “我……”司机尴尬的说道:“林川昨天让我给您带一句话。”

    “什么话?”刘大国咬牙切齿,道:“这个王八蛋,我不会放过他,我要让他死,给我打宋书记的电话,这事情绝对不能就这么放过他。”

    “他……他说这事情如果您敢跟警方说,他……他就要对您在国外的儿子儿女下手了。”司机一脸无奈,道:“他还说,在国外,他有一万种方法让他们死。您看?”

    “威胁,这是威胁!”刘大国怒吼道。

    “刘书记,我看……这事情还是悠着点。”司机尴尬的说道:“不如……不如我们先养病,然后在好好调查林川。如果最后他确实没什么背景,咱随便找几个人就可以把他给收拾了。如果他真有什么背景,我看……恐怕还是不惹为妙。您看?”

    刘大国想了想,似乎觉得有些道理,可是,他又有些不甘心。自己两个鸟蛋已经破碎了一个,就只剩下一个鸟蛋了,这让刘大国十分的难过。根据医学上的统计,损失一枚鸟蛋,就等于损失了半分之二十的性能力。自己的时间本来也就三十秒,这下好了,连性能力都打了一个八折,以后三十秒都没有,恐怕就剩下二十四秒了。

    刘大国一脸痛不欲生,十分的痛苦。

    “王八蛋,这个龟儿子。”刘大国破口骂道。

    上午八点,宋晓佳和张文辉去了医院了解情况。可是,刘大国死活不肯说是被人打的,只是说自己不小心走路碰的。与任何人没有关系。既然从刘大国这里问不出什么情况,两人也就只好离开了。

    从医院出来,张文辉就迫不及待的点了一支烟。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

    “张队,你真神奇啊,你怎么知道这刘大国不敢作声呢?”宋晓佳惊讶的看着张文辉,对他十分的崇拜。不知道从何时起,宋晓佳就开始对张文辉有了一种崇拜的感觉,以前觉得这个邋遢的男人简直糟糕透了。现在却发现这个男人的体内似乎隐藏着一种料事如神的能力。

    “直觉。”张文辉勾着一抹笑容。

    “啊?”宋晓佳一脸错愕,道:“张队,您平时难道就是靠知觉办案的吗?”

    “哈哈,那倒不是,但是,这一次确实是直觉。”张文辉嘴角微微扬起。

    两人从医院走了出来。宋晓佳一直都很纳闷。分明是林川这家伙把他伤了,可是,他竟然不敢指证林川。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一定是有什么东西被林川掐住了。也就只有这么一个解释能够通过了,否则,任何解释也没有办法解释了。

    宋晓佳决定去找林川问个究竟。

    到了淮山南路,张文辉立刻就从车上下来,宋晓佳独自一人驱车赶往了常林社区。林川这家伙恰巧在厂子里,林川坐在厂子里,一帮小弟都围着林川。似乎在聆听老大的训话。

    “川子……”此时,刘程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什么事?”林川问道。

    “条子来了。”刘程是一块老姜,这家伙还未融入到这个大家庭,他有些自己的小算盘,林川也清楚。刘程急忙说道:“肯定是来抓你了,你赶紧躲一躲吧。”

    “我不躲。”林川笑道:“我有什么好躲的,又没抓人,又没伤人,凭什么?”

    刘程一愣,此时,宋晓佳从外头走了进来。这个穿着警服的女子,分外的妖娆。一头齐耳短发,精致的脸蛋,嘴角俏皮的往上翘。英姿飒爽,走进了工厂之后,笑道:“哟,都在呢?”

    “怎么?”林川笑道:“难道宋警官是来抓我们非法集会吗?”

    “哼。”宋晓佳轻哼一声,道:“我才没这个闲情雅致呢,我只是有些疑惑而已。”

    “周凯,你跟兄弟们去忙吧。”林川回了一句。

    “哦,好。”周凯点头,他从一台废旧的机器上跳了下来,并且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挥手道:“兄弟们,走啦,赚钱去。”

    “吼吼吼,赚钱去了。”众人纷纷大喊了起来。

    宋晓佳被那震耳欲聋的声音弄的耳膜都快破了。她吓得急忙捂上了耳朵。

    林川笑盈盈的站了起来,问道:“宋警官,说吧,有什么疑惑?这里没人了,也就只有你我二人。”

    “我只是想问一问你,刘大国分明就是你伤的,为何他不敢揭发你?”宋晓佳饶有兴趣的看着林川,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磨练,宋晓佳似乎也有些成熟了,如果是按照以往的性格,估计她早就大大咧咧的呼喊着要去抓林川了。这次不一样,她竟然学会了要来找林川询问原因。甚至有些不急不缓。或者说,她还没想过要抓林川。

    “你怎么就知道是我干的?”林川好奇的问道。

    “那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宋晓佳轻哼一声,一副胸有成竹的气势。

    “没错,就是我干的。”林川拍了拍胸脯,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这人不推脱。”

    “哼,敢承认了?”宋晓佳勾着一抹诡异的笑容,道:“你就不怕我把你抓了?”

    “嘿嘿,宋警官,你就别开玩笑了。”林川在一旁的太师椅上坐了下来,笑道:“你敢抓我吗?你我好歹是有过肌肤之亲啊。正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说……”

    宋晓佳脸色顿时通红,她怒视着林川,道:“你这个混蛋,你胡说八道什么?”

    “呃……”林川错愕的看着宋晓佳,问道:“宋警官,难道……难道我说错了?”

    “谁跟你有什么肌肤之亲?”宋晓佳怒视着林川,骂道:“请你不要胡说八道。”

    “呃……”林川一愣,哈哈笑道:“宋警官,你难道忘记了?”

    “以前的事情休要跟我提。”宋晓佳勃然大怒,道:“你这个混蛋,你占了我便宜,你竟然还敢跟我提这个?”

    “嘿嘿,我当时不也是无心的嘛?”林川尴尬的笑道。

    “我才不管你有心无心。”宋晓佳怒视着林川,道:“你最好给我小心点。我告诉你,下次如果被我抓住了你的把柄,哼哼,我会亲自给你上手铐,然后把你扭送派出所。”

    说完,宋晓佳气恼的离开。

    看着宋晓佳被自己气得屁颠屁颠的离开,林川嘴角微微扬起,这丫头,心思还是太单纯了。但是,这并不能否认她就是一个好警察。其实,林川对宋晓佳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观。至少从多次的行为来看,宋晓佳确实是一个一心为了百姓着想的好警察。且不说她的判断能力和破案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