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三天之期-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67章 :三天之期

    “他……他拒捕。”陈建军吓得脸色苍白,道:“他还伤了我们的人。”

    “身为一个公职人员,竟然知法犯法。”林川冷冷的看着他,道:“而且,周凯是做好事,你们竟然这么对他?你让我如何跟兄弟们交代!

    ”

    “你……你想怎么样?”陈建军急忙问道。

    “来人呐。”林川喊道。

    “在!”鲁大炮拎着开山刀走了出来。

    “把他给我抓过来。”林川指着陈建军。

    “好。”鲁大炮刚准备动手,一批批警察立刻就把陈建军挡住了,宋晓佳急忙说道:“林川,你别乱来。”

    “宋警官,你若还把我当朋友,那就不要拦我。”林川怒了,这一次,他确实怒了。尤其是看到周凯浑身血淋淋的时候,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周凯抓小偷,做好事,却反而遭了这样的罪?这让自己如何对法律臣服?若法律不能还自己一个公道,那就用道义来说话吧。

    所谓道义,这是个人的最高“法律”,在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江湖道义。当法律不在公平的时候,那就只有祭出自己内心的江湖道义。

    “你疯了?”宋晓佳惊愕道:“你要在派出所抓走警察?”

    “谁敢阻拦,杀谁!”林川就好像是一头陷入疯狂的野兽。他是百兽之王,让现场每个人都忍不住惊骇了,挡在陈建军面前的警察都吞了一口唾沫,他们见识过林川的厉害,也见识过常林厂那帮小青年的厉害。所以,他们有些犹豫了。

    “谁敢。”旅嫣呵斥道:“掏出你们的枪,谁敢上前,嘣了谁。”

    哗啦啦……

    一帮警察立刻掏出了手中的枪,枪口对准了林川等人。鲁大炮吓得急忙退了回来。那黑漆漆的枪口着实吓人。

    “川子哥。”鲁大炮一脸尴尬。

    “川子,别管我。”周凯急忙说道:“为了我一个人,把兄弟们都拖下水,不值得。”

    “值不值得我说了算。”林川冷冷一笑,道:“我常林厂的后生,就没有一个贪生怕死之徒。我们都是站着撒尿的主儿。”

    “没错。”鲁大炮振臂一挥,道:“站着撒尿。”

    “站着撒尿,站着撒尿。”众人纷纷怒吼了起来。

    气势非凡,连宋晓佳都惊呆了,她没想到,林川这家伙的号召力竟然如此之强。振臂一挥之下,竟有如此之多的人响应了他的号召,这倒是让宋晓佳没想到。

    旅嫣见林川打算来硬的,她急忙大喊道:“都给我听好了,如果他们胆敢上前一步,立刻开枪。”

    警员们都纷纷扣下了撞击头,随时可能扣下扳机。对方都是一群没有身份背景的人,就算是被杀了,最终恐怕也会安上一个袭警的罪名。最终恐怕会不了了之。再说了,这帮警察根本就不怕,只要上面有人担责任,只要上面有人背黑锅,他们杀的人也跟自己没关系。上面有陈建军,陈建军上面还有旅嫣。

    “准备。”陈建军也举着手枪。

    众人纷纷握着手枪,一个个将枪口对准了林川等人。

    “别开枪。”此时,宋晓佳飞快的冲了出去,她张开双手拦在了林川的面前,宋晓佳看着陈建军等人,道:“你们疯了吗?真打算把事情搞大?如果真要认真调查下来,你们都要跟着倒霉。”

    那些警员们纷纷收紧了枪。宋晓佳急忙转身看着林川,她拽着林川胳膊到一旁,道:“林川,这事情交给我处理好不好?我知道这一次警方有错,也知道周凯肯定是做了好事。我保证尽快把周凯还回来,而且保证周凯不会受任何的折磨与痛苦。就当给我一个面子,好不好?”

    林川认真的看着宋晓佳,宋晓佳眸子清澈,狭长的睫毛,小巧的鼻梁,樱红的小嘴。眼神里流露出无比的坦诚和哀求。这让林川无法拒绝。林川咬牙道:“好,那我就给你三天时间。三天时间如果我没见到周凯,那我就不客气了。”

    “好。”宋晓佳立刻点头,道:“那我们就以三天为约。”

    林川点头,他缓步走了过去,说道:“大炮,我们撤。”

    “啊?”鲁大炮一愣,道:“川子哥,凯子就在我们五步之遥的地方,我们……我们就这样走吗?”

    “嗯。”林川点头,他看着周凯,道:“周凯,我们都相信你是无辜的,我们也相信警方一定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以三日为限,若警方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案,哪怕你被关进了监狱,我们也一定要拆了监狱把你救出来。到时候,我们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周凯感动的眼眶里泪水打转,牙齿都快咬碎了:“川子哥!”

    人之一生,若能或一个交心之兄弟,便可满足。而周凯觉得自己早已经满足了,自己不仅获得一个交心的兄弟,而且还获得了一群的交心兄弟。他连连点头,内心更是热血。

    “撤!”林川挥手道。

    二十多人依依不舍的从派出所的院子撤了出去。刘程皱着眉头,道:“草,都走到这里了,还不把周凯带回去,我们……我们对得起周凯吗?”

    “听川子哥的吧。”黄波回道:“我我我们还没……还没做做做好万全准备。”

    “嗯。”鲁大炮点头,道:“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我们确实没有万全的准备,真要动起手来,我们这二十多人肯定不是警察的对手。”

    “他林川不是能打吗?”刘程不满的说道:“林川一个人就可以把那些警察放倒,干嘛非得我们上?”

    “你个狗杂碎,你懂什么?”鲁大炮瞪了刘程一眼,道:“川子哥自然有他自己的想法。你瞎琢磨什么?再说了,川子哥对周凯那么好,你还怕周凯会在里面受了委屈不成?”

    “我……”刘程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行了,都别争了。”黄波劝了一句。

    众人纷纷沉默了。返回了常林厂。一帮人都在工厂里抽烟。

    原本热闹的工厂因此而显得冷情,淡漠。大伙都不说话,彼此坐在平时习惯呆的位置上。二十多人散落在这个偌大的工厂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片小世界。林川坐在太师椅上,一个人默默的抽烟。

    “川子。”鲁大炮走到了林川身边,道:“凯子在里面会不会受欺负啊?”

    “他们如果敢欺负周凯,三天之后,我们把派出所掀了。”林川冷笑道。

    “嗯。”鲁大炮点头,他骂道:“一群的,竟然敢对我们下手,实在太可恶了。”

    林川没有说话,脑海中在想事情。

    这一次的事情绝对不是偶然,而是一次必然。自己和陈建军之间的矛盾在逐渐的升级。陈建军自知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他把眼睛放在自己的兄弟身上。这一次周凯的事情肯定是一次必然。这种事情搁谁身上也不可能被抓。法医的鉴定显示,这应该是跟狂奔三公里有关系。急促的运动导致对方脑溢血和心脏病死亡。

    周凯虽然胖,但是,这几个月起早贪黑,吃了不少苦。早就瘦了不少,而且体能也强。三公里的狂奔对他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但是,对那小偷来说却是致命的。

    法医的鉴定让案子有了一个模棱两可的方向。往好处说,周凯是见义勇为,敢作敢当;往坏处是说,周凯的那两脚也许和小偷死亡有关系,属于防卫过当。

    总之,这得看从什么角度去说。而这一次,陈建军算是抓住了机会,打算用周凯来敲山震虎。周凯是常林厂的人,常林厂住着的都是一帮贫民,无身份,无背景。抓着周凯来杀鸡儆猴最合适不过。如果能够把他判一个重罪,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只是,陈建军没想到,林川在这一件事情的态度上竟然如此坚决。

    陈建军有些纠结了,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也想要把周凯放了算了,可是,一想到林川把自己打得那么惨,他就一肚子的火。

    “陈建军,这案子交给我。”宋晓佳冷声说道。

    “不行。”陈建军摇头,道:“这案子是我接手的,怎么能交给你?另外,你和林川关系不简单吧?所以,这案子更不能交给你。”

    “我看过这案子的资料。”宋晓佳笑道:“对方是个惯犯,被警方抓过几次。这一次被周凯撞上,算是周凯倒霉。但是,你也不能把所有的责任压在周凯身上。”

    “哼。”陈建军笑道:“晓佳,这可是故意杀人罪啊。虽然对方只是一个小偷,但是,我们也应该站在法律的层面上保障他的利益吧?就算这算不上是故意杀人,那也算得上是一起激情杀人吧?”

    “你!”宋晓佳急了:“那两脚能踢死一个人?”

    “嘿嘿……”陈建军笑道:“周凯狂追三公里,这不等于是把人给累死的吗?”

    “这就更不能算了。”宋晓佳大怒:“你这样说,以后谁还敢抓小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