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杀进去(周末爆发酝酿中)-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171章 :杀进去(周末爆发酝酿中)

    抵达派出所的时候,他们看到那铜墙铁壁一般的防暴警察,里三层,外三层把院子都包围起来了。陈建军站在最后面的台阶上,看着外头的林川等人,喊道:“林川,有本事你就杀进来啊。”

    “妈的,竟然整了这么多人?”鲁大炮吐了一口唾沫,骂道:“川子哥,我先带兄弟们杀进去。”

    “别急。”林川摆手。

    此时,宋晓佳迎了出来,她一脸尴尬的看着林川,道:“林川,我……我对不起你。”

    “这是我预料之中的事情。”林川笑了笑。

    “林川,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冲动。”宋晓佳尴尬的说道:“他们人数众多,你们人少,会吃亏。而且,就算你打赢了又如何?你与之作对的并非这个派出所,而是整个国家机关。”

    林川吸了一口烟,发现烟已经熄灭了,他把烟头丢在地上,淡淡的说道:“我不想与任何人作对,我只是想把我的兄弟带回去。”

    宋晓佳哑然了,她内心有愧。周凯其实并没有罪,只是因为上级有命令,所以才重罚。而且一直关押不放,内部还在严刑逼供。宋晓佳甚至不敢告诉林川这些真相。宋晓佳咬着红唇,一言不发。

    “你让开吧。”林川把宋晓佳拽到了一旁。

    这一次,宋晓佳没有拒绝,而是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

    林川看这眼前一百多名防暴警察和二十多名民警。他冷冷笑道:“兄弟们,你们怕吗?”

    “不怕,不怕!”众人异口同声。

    “我们的兄弟周凯被他们关着,你们愿意吗?”林川再次问道。

    “不愿意!!”三十多人的声音,却显得气势吞天。

    “很好。”林川点头,怒吼道:“既然上天不愿意为我们主持公道,那么,我们就只能用我们的拳头来替我们自己主持公道。前面有如狼似虎的敌人,你们怕吗?”

    “不怕!!”众人引吭高歌。

    “随我杀进去。”林川冲了过去,一脚踹在了一面防暴盾牌上。

    那名防暴警察猝不及防,整个人立刻就后仰,飞了出去。人则狠狠的撞在了后面的防暴盾牌上。竟然引发了一场连锁反应。鲁大炮,刘程,黄波……一帮人抄着武器冲了进去。速度很快,这一帮家伙绝对不是好惹的。

    哐当……

    黄波手中的斧头狠狠的劈在了防暴盾牌上,那盾牌立刻浮现了一条裂缝。

    撕拉……

    突然,一根防暴叉刺了出来,叉子上两根刺,就好像是两个牛角一样锋利。叉子狠狠的刺在了黄波的胸口上,好在黄波穿了厚厚的羽绒服,羽绒服被撕扯的瞬间,大量的黑鸭绒飞了出来,伴随着那漫天大雪,似乎形成了另一个场景。

    “别打了。”宋晓佳嘶声竭力的大喊道。

    刘程拎着开山刀,绕过了对方的防暴警察,从侧面发动了攻击,两名防暴警察被对方劈翻,刘程勇猛难当,几个防暴警察防不胜防。对面冲击的三十多个小青年已经让他们有些焦躁了,哪里顾得上侧面发动攻击的刘程。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林川的身上。

    林川一身风衣,每一个动作都显得十分的犀利,他仿佛就是那漫天大雪之中舞动的绝世舞者,他用拳头,用双腿演绎一场精美华丽的舞,人头就是道具,鲜血就是那舞台上的背景。每一次的拳头无不让人震惊,每一次的出击都让人窒息。

    面对着几十号人的包围,林川临危不惧。

    “上!”领头的防暴警察左手和左肩扛着防暴盾牌,右手这拎着一根防暴棍,他小心翼翼的靠近林川。其他的防暴警察皆是如此,手中的盾牌就是最有力的防御武器。只要靠近林川,一窝蜂拥上去,必然让他无法动弹。这是他们惯用的伎俩,这个办法不知道抓了多少个穷凶极恶的江洋大盗。

    砰……

    林川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拳头出击。对方的盾牌顿时龟裂。再来一拳,盾牌瞬间就碎了一地。那名防暴警察也当场就被碎玻璃扎伤。人躺在地面上了。

    嗖……

    林川没有停止,而是一个华丽的转身,一跃而起。腿脚瞪在了对方的盾牌上,借着那巨大的反弹力量,他当场就冲出了对方的包围圈,跳到了对方的背后。一轮新的攻击开始了。

    常林厂的那些小弟在经过一轮鲜血洗礼之后,所剩无几了,一半人倒地不起,惨痛哀嚎。

    这帮家伙都是没有经过训练的,而那些防暴警察多数都是经过长期训练,并且长期演练,也有不少实战经验。对付这些社会混子简直就太轻松了。一轮冲击之后,倒下一半。剩下的一半依然在垂死挣扎。对方不仅人多势众,而且还刻意用盾牌把常林厂这帮小青年分开,逐个击破。办法十分管用。

    “该死的。”鲁大炮身上挨了叉子,鲜血直流。

    “妈的,顶不住了。”刘程气喘吁吁,他慌慌张张的躲到了鲁大炮身边,道:“兄弟们都扛不住了,怎么办?”

    “扛不住也得扛。”鲁大炮怒吼道:“周凯还在他们手上呢。”

    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帮小青年从来就没想过冲击派出所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在他们看来,道义当头,兄弟是手足。绝对不能让周凯被关在里面。刘程咬牙道:“成,妈的,我跟他们拼了。”

    刘程一咬牙,拎着砍刀冲了出去。

    此时,一名防暴警察抓着了机会,手中的防暴棍狠狠的朝刘程招呼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刘程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刘程!”鲁大炮惊呼,他抡起开山刀朝防暴警察劈了过去。那家伙一个不注意,胳膊上挨了几刀,手中的盾牌都丢了。鲁大炮的进攻路子很野,打起来毫无章法,那家伙根本就不是对手,三下五除二就被鲁大炮劈翻在地。鲁大炮急忙拾起了地面上的防暴盾牌,疯狂的朝里面冲进去。

    现场情况十分的惨烈。打斗也十分的残忍和血腥。双方都各有损失。只不过,常林厂这帮小子显然更惨烈。反观防暴警察这里,除了林川和鲁大炮干翻了几个,其他的基本上没大碍,每个人顶着防暴盾牌,就好像是身上背着一个乌龟壳,就算是老虎来了也束手无策。

    此时,围攻林川的防暴警察越来越多了。

    林川临危不乱,他站在原地,缓缓的掏出了一根烟,然后不急不缓的点燃。周围的防暴警察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偷袭。因为他们内心都有一些害怕。眼前的这个家伙实在太厉害了,实力卓越,行动迅猛。一招一式之间充满了杀气一般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领头的队长吞了一口唾沫,怒道:“小四,小五,上。”

    两名手持盾牌的壮汉立刻出列。两人从左右夹击林川。

    林川嘴角扬起了一抹不屑的笑容,手一甩,身上的大衣抖下了不少的雪花,而林川也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咝……

    众人大惊,这晴天之下,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消失了。

    “人呢?”队长错愕。

    “找我吗?”一旁,一个声音传来。

    队长大惊,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看到一只巨大的脚掌迎面而来。

    砰……

    这一脚很重,队长摔了一个人仰马翻,他感觉自己鼻子酸酸的,眼泪夺眶而出。他捂着自己的鼻子,地面上的白雪很快就被染红了。他哽咽道:“我……我草,我的鼻子,塌了……”

    鼻梁骨折,鼻子里血流不止。

    “快,给我上,弄死他。”队长怒吼道。

    现场几十名防暴警察蜂拥而上。林川拾起一根铁棍,迎面冲了上去。一面面防暴盾牌在林川的猛攻之下,瞬间爆裂。炸开的玻璃反而让那些防暴警察倍受其害。林川仿佛是一尊战神降临,十步一杀,千里不留人。那些防暴警察在林川的一路猛攻之下,竟然抱头乱窜。

    “妈呀,出人命了。”

    “哎哟,我的头,我的头破了。”

    虽然都是防暴警察,但是,平日里可都是刀子没见过血的,更别提杀过人。面对林川这种常年混迹战场,一口气就屠百人的战神来说,这些人显然不是林川的对手。

    一番激战下来,院子里基本上都倒下了,林川的大衣仿佛是舞者精美华丽的外套,成就了他一生的功名和利禄。

    哐当……

    林川把手中的已经曲扭的铁棍丢下。

    “川子哥好好好好厉害啊。”黄波捂着伤口。

    “还是川子哥牛叉。”黄波吞了一口唾沫,他扭头看着刘程,道:“看到没有,川子哥多厉害。以后别诽谤川子哥了。”

    “哼。”刘程捂着脑壳,从地面上爬了起来。

    陈建军一脸错愕,挡在面前的民警都散开了,连一百多个防暴警察都挡不住他们,更换是自己?

    陈建军傻眼了:“林川,你……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林川缓步朝着陈建军走了过去。

    “你别乱来啊。”陈建军慌慌张张,道:“这里是派出所,你不能乱来。你承担不起后果的。我告诉你,这案子不是我在操纵,是……是李所长让我这么办的,你……你别找我麻烦,林川,这不怨我。你别怪我……我也是听从命令行事而已。”

    【兄弟们,求推荐票。星期六或者周日爆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