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滴水穿石-极品美女爱上我-
极品美女爱上我

第322章 :滴水穿石

    “人呢?”林川起身问道。

    “关进了运输市场的工具仓库里。”周凯回了一句,道:“这小子死活不肯招,他不承认这事情是他干的。”

    “是吗?”林川皱着眉头,道:“看来,这小子还是不肯死心啊。”

    “那怎么办?”周凯急忙问道。

    “赵哥,你可是这方面的高手。”林川笑看着赵忠海。

    赵忠海叼着一支烟,笑了笑,道:“那我就试试吧。”

    随后,几人又赶往了运输市场的工具仓库。周凯他们可没有什么刑堂之类的房间,为了审讯反骨仔,他们决定把他关进一个工具仓库里,然后想办法让这小子招供。可是,逼问了一个多小时,这小子始终不肯承认。问什么也不肯回答,把他逼急就骂骂咧咧。不管你打也好,骂也罢,这小子就是不肯说。

    所以,周凯只能回海清池去找林川帮忙。

    等林川等人到来的时候,反骨仔这小子已经被人高高的吊起来了。这小子一副毫不在乎的架势。因为他知道周凯他们不能拿他如何,更不可能取了他的性命。所以,他一直不肯招供,而是一直在等待着丰太保的救援。他相信自己的小弟一定会把这个消息通知丰太保。丰太保得知消息之后必然会派人来救自己。

    “放他下来。”赵忠海挥手道。

    一旁几个小弟急忙拽着绳子把他放了下来,反骨仔受了一些皮肉伤,他开口道:“怎么?不问了?这是打算放我走了吗?”

    “你想多了。”赵忠海笑了笑,道:“我打算用其他的方法来让你招供。”

    说完,一旁的周凯和鲁大炮立刻把这小子用铁链子锁了起来,并且固定在了一张椅子上,不仅如此,脖子上还套了一个铁环,让他的脖子死死的靠着这一张椅子,而且还在他额头上用一个铁箍箍着他的脑壳,让他的脑袋彻底无法动弹。

    此时,赵忠海从口袋里摸出了几个细微的钩子,他咧嘴笑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放开我,快点放开我。”反骨仔怒吼道。

    “嘿嘿,想走,可没那么容易!”赵忠海冷冷一笑。

    “你要干什么?”反骨仔大惊失色,他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而且,这种预感越来越强烈,这种预感越来越不对味。

    “现在给你一次机会,老老实实的交代海清池的火到底是谁放的。”赵忠海脸色狰狞,冷声说道:“你如果说出来,这皮肉之苦倒也就免了,如果不说,哼,我会让你痛不欲生。”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反骨仔坚持不肯说。

    “那你倒是说说看,你在夜色酒吧的时候,怎么就跟别人说是你放的呢?”林川叼着烟,好奇的问道:“这可骗不了我!”

    咝……

    反骨仔顿时深吸了一口气。

    他吱吱唔唔,半天也没敢说出一个字来。他怎么都没想到,在夜色酒吧无意的一句话,竟然就被人听到了,难怪别人说酒吧是一个人多眼杂的地方,看来,这一句话一点儿也不错。

    “我……我当时是胡说的!”反骨仔一咬牙。

    “哼,你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林川不屑的笑了笑,道:“你这么说,简直就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草你大爷。”反骨仔破口大骂:“老子可是十三太保,保爷的人,你敢动我试试!”

    “动手。”林川挥手。

    一旁的赵忠海笑了笑,他深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烟头丢在地面上,脚上的皮靴狠狠的踩了一脚,把烟头踩灭了。赵忠海勾着一抹诡异的笑容,然后红着脸,冷冷的说道:“有你小子好受的。”

    说完,他缓步走了过去,手中的鱼钩穿了鱼线,鱼线的一头绑在了椅子上,鱼钩则钩住了反骨仔的上眼皮。

    “啊!”反骨仔刚要闭上眼皮,但是,上眼皮却被鱼钩死死的钩住,刚闭上眼皮,立刻就鲜血渗了出来。他痛苦的惨叫,道:“快住手,你快点住手!”

    赵忠海压根就没有停手,他用另外一个鱼钩又用老套路钩住了他的下眼皮。如此一来,反骨仔就无法闭上自己的眼皮了,直到两只眼睛都被鱼钩钩住了,赵忠海这才拍了拍手,笑道:“嘿嘿……看你招不招?”

    “搞定了?”周凯胆战心惊的问道。

    这一招确实让人恐惧,尤其是鲜血从眼皮上留下来的时候,简直就好像是恐怖电影里面的嗜血僵尸一样。再配合反骨仔那刺耳的叫声,更是让人感觉到无比的恐惧。

    “还有最后一步!”赵忠海咧嘴笑道。

    “还……还有?”周凯大惊。

    赵忠海从屁股后面的口袋抽出了一支早已经准备好的矿泉水,然后用绳子吊着,悬挂在半空之中。瓶口朝下,瓶盖上弄了一个小洞眼,有水滴缓慢的从往下汇集,然后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啊!!”

    那一滴滴的水滴精准的落入了反骨仔的眼睛里,可是,反骨仔无法闪躲,脑袋被铁箍牢牢的锁定在了椅子上,脖子同样被绳索捆绑着,让他无法动弹。而眼皮更是惨烈,上下眼皮都被鱼钩牢牢的钩住了。

    当那水底低落的时候,反骨仔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想要闭上眼睛。但是,在闭上眼睛的时候,上下眼皮立刻就被那尖锐的鱼钩刺穿,如此往复,反骨仔感觉自己正承受着这人世间最惨烈,最杯具,最痛苦的刑罚。

    “啧啧,高,这一招实在太高了。”鲁大炮看的津津有味。

    周凯等人看得心惊胆战,毛骨悚然,唯独这鲁大炮却一点儿也不害怕,反而特别带劲的围观,一脸笑容,他背着双手,围着反骨仔转了几圈,似乎想要把这一套学会来。仿佛这不是一种刑罚手段,而是一种艺术行为。

    “我招,我招,我说,我全部都说。”反骨仔哪里能够承受得了赵忠海这家伙的手段。

    “哼。”赵忠海冷笑一声,然后说道:“早点儿招了不就好了,非得我严刑逼供你才肯招供。”

    “快点说吧。”林川叼着烟,问道。

    “是我,这火是我放的。”反骨仔急忙说道:“但是,这……这一切都是保爷让我这么干的,和……和我没任何关系,我……我也不想和你们作对啊,可是,保爷的命令,我……我不能不听啊。”

    “所以我让你早点儿招供嘛。”赵忠海不屑的说道。

    “行了,收手。”林川回了一句,道:“接下来,我们该去找保爷问个明白了。”

    ……………………

    八马茶庄。

    十三太保的茶室之中,一伙人正聚集在了一起。龙五赫然在列,身边还坐了好几个黑色西装的小弟。这些人都是在江北市有资产懂得,要么从事贸易公司,要么从事房地产……总之,强将手下无弱兵。丰太保手下的这些小弟一个个都拥有自己的丰厚资产,当然,这一切都是丰太保对他们的恩惠。

    “保爷,现在反骨仔被抓了,可怎么办?”一个西装小弟开口说道。

    “反骨仔被抓,那就说明林川他们已经掌握了这一次纵火的确切证据。”丰太保沉思了片刻,忧虑的说道:“怎么会这样呢?我以为这事情应该是天衣无缝的,怎么会……”

    “保爷,我们得做好后续的准备了。”龙五急忙说道:“林川这小子一旦知道这事情是我们干的,肯定会上门来找麻烦的。”

    “嗯!”丰太保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是啊,确实要做好后续的准备。”

    “那就让各个兄弟调集人马。”龙五咬牙道:“奶奶的,迟早是要撕破脸皮的,晚点儿不如早点儿,早就看这鸟玩意不爽了。”

    “不!”丰太保摇头,道:“现在可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

    “保爷,你该不会想要和他谈判吗?”龙五尴尬的说道。

    “没错。”丰太保点头,道:“现在形势不如以前,我们一旦和林川开战,东北虎必然会坐收渔翁之利。所以,我觉得这事情肯定不能随便来。得悠着点。”

    “那怎么办?”众人问道。

    “以静制动。”丰太保笑了笑,道:“林川不是要来吗?那就让他来。”

    此时,门外一个小弟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气喘吁吁。

    “保爷,不好了,林川带着一批人马来了。”小弟急忙大喊道。

    “该来的还是来了。”丰太保冷笑一声。

    “哼!”一旁的黑色西装男子冷哼一声,道:“来吧,我倒要看看他能把我们怎么样?”

    “保爷,我们是……是下去呢,还是就在这里?”龙五急忙问道:“我这就打电话让人赶紧过来支援。”

    “不必了。”丰太保摇了摇头,道:“我们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继续喝茶。林川要来,那就让他来。”

    八马茶庄楼下,两台金杯面包车装了三十多个人急匆匆的赶赴了现场。

    林川从车上跳了下来,看了看这市中心的这一座古香古色的茶楼,不得不说,这丰太保也实在太会享受了,竟然在城东区最繁华的地方拿下了这么一栋装修得古香古色的茶楼。着实让人感觉到惊讶。